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白石一文:我怕寂寞,怕到說起來都有些害臊

  • 字級


白石一文
(圖/皇冠出版提供)

草上的微光
草上的微光

白石一文
直木賞作家白石一文長於文學世家。父親是直木賞得獎作家白石一郎,弟弟目前也從事小說創作。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後,進入出版社工作。2000年推出處女作《一瞬之光》,令評論家讚不絕口。另著有曾入圍第136屆直木賞的《愛有多少》,以及《心中鑲著龍》《不自由的心》《咫尺天涯》《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看不見的門和鶴的天空》《關於我的命運》和《永遠在身邊》等書。
新作
《草上的微光》為自承「最充滿回憶」的作品,故事裡那些泅潛生命低潮的主人翁,亟欲捕捉倏忽即逝的幽微亮光,希望找到以此為繼的生存力量。書中描述從大企業辭職的洪治暗自發誓,至少五年之內不再工作,要碌碌無為地過日子。但在一次生死交關的經歷後,洪治坐在草地上,此時微光閃現,照亮散落一地的記憶碎片與徘徊困境的寂寞靈魂,令他真正了解那些他從不知情的「人生真相」……



Q1.在《草上的微光》中,主角洪治歷經了病痛以及職場失意;《如果我是你…》的啟吾離婚、辭職,人生歸零。不管是洪治或啟吾都常因為深陷困頓的低潮,而對茫茫人生發出「我到底是誰?」、「自我的生存價值是什麼?」或「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等等探問。想請教您為什麼會特別以這幾個問題為主要的核心問題呢?


「我到底是誰?」、「自我的生存價值是什麼?」、「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這些問題的本質其實都相同,而我認為小說就是為了解答這些疑惑而存在的。我之所以寫小說,主要也是因為想更了解自己。

Q2. 在《草上的微光》中,主角洪治厭倦大企業爾虞我詐的機械生活,因而辭去了工作,決心用五年的時間「等候」,除了調養身體,一方面也探求自我。許多台灣讀者也如同洪治一樣,深陷在工作及家庭的壓力,對於生活卻沒有明確的目標,您的作品即使是在2003年執筆,同樣也寫進讀者的心坎裡。像這樣如此能貼近社會大眾的心情,是否跟您的過往經驗有相關呢?

這當然與自己本身的經驗大有關係。人生在世總會面臨許多困境,我們看不見前方,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意外的挫折和屈辱,熱情和絕望都找不到出口,所愛的人也會背叛自己。以上每一種都完全無法預測,也是我們不可避免的體驗。然而,這些苦痛會豐富我們的靈魂,讓內心更堅強。最重要的,就是要學會接受人生中的變化。就算忽視這些變化,痛苦還是存在,如此一來緩慢的煎熬會讓心靈停擺,沒有變化的生活將奪走人的希望。等待很重要,但等待時也必須有所行動,朝任何方向前進都可以。這樣說或許有點難懂,不過所謂等待指的其實是「率先改變自己」。

Q3. 您的作品很能精確表達出主角的「孤獨感」,請問您自己本身是會享受「孤獨感」的人還是怕孤單的人呢?您有提到學生時代雙胞胎弟弟是您唯一的依靠,不曉得出了社會或直至現在,是否心情有轉變呢?

我認為孤獨是人的基本要素,也是生命中最難熬的一件事。這一生,我們都是孤獨地來又孤獨地去,因此才會想和其他人一起努力推翻這宿命,彼此還能互相安慰。我非常害怕寂寞,害怕到說起來自己都有些害臊,不過這寂寞的情緒驅使我主動向外尋求協助,也才可以和其他人發展出深刻的情誼。所以或許可以說寂寞是一把鑰匙,開啟的那扇門扉,帶我們通往冒險犯難的人生。

Q4. 《一瞬之光》的浩介與香折、《愛有多少》正平與晶、《心中鑲著龍》中的美帆與優司、《如果我是你…》的啟吾與美奈、《草上的微光》洪治與曜子,這幾段愛情,您以男性角度書寫不管是以男性或女性的角色,都十分細膩動人。但也發現他們在愛情途中,往往會走了一大圈最後還是會回到原點,最後在故事結尾透出一絲曙光。您想要表達的「愛情」究竟是什麼呢?這幾段愛情中,您會比較喜愛或不喜愛哪一段呢?


我在想,戀愛真的有所謂好與不好嗎?就算是痛苦到極點的分手經驗,我仍認為沒有什麼挫折會比在戀愛中所受到的挫折更高尚。戀愛可以說是個人歷史的「全部」,當然我們並不只活在個人歷史當中,同時也是漠大歷史洪流裡的一份子,盡著自己的本分……
也許最棒的戀愛,就是可以細水長流的愛情吧。瞬間綻放燃燒殆盡的戀愛也很美好,但唯有長長久久地愛著一個人,這樣的感情才能給內心帶來真實的平靜,悟得超越死亡的真諦。
這樣看來,結婚似乎就顯得相當重要了。誠心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伴侶,然後步入婚姻。

Q5. 想請問您的創作靈感是取材自哪裡呢?

關於我為何存在這個世上,這個不可思議的神秘現象的所有細節都是我創作靈感的泉源。

Q6. 請問哪些作家或作品影響您最大?您的父親與弟弟都同樣在創作,彼此是否會影響或交流呢?

年輕時,和父親與弟弟見面時的對話就僅止於小說。然而我父親很早就過世,和住在福岡的弟弟也很少聯絡,因此對於小說,現在是我獨自正面迎戰。影響我的作家,嗯……該怎麼說呢?小說我真的讀了很多,但無法舉出特定的作家,但作品倒是有一部影響我特別深,那就是卡謬的《異鄉人》

Q7. 請問您最滿意的作品是哪一部?為什麼?

對作家來說,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所以說不出自己哪個孩子最可愛,因為每個都一樣疼愛。不過,最近在講談社出版的一部上下集長篇小說《拔出深深插在胸中的箭》是我相當喜愛的作品。那是我花了一年的時間,掏空自己內心撰寫而成,是相當重要的一部。

Q8. 在您的作品中,常會描寫商場的黑暗、人性的鬥爭與社會的公義,甚至會被歸類是「職場小說」、「商戰小說」,想請教您這方面題材資料如何收集?是否真有其事呢?


我在報導性雜誌《文藝春秋》待了二十多年,這期間採訪了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因為有這樣的經驗當作基礎,也才讓我擁有了「洞察社會的銳利雙眼」。真多虧那一段上班族生活,對於「權力的真實樣貌」、「組織中的個人」這些議題,我自認為了解得相當透徹。

Q9. 請問您接下來的寫作計畫?

現在正在寫一部稍微短一點的長篇小說,這應該是我得直木賞之後,第一部非連載的小說,小說的主題探討的是,人是否有權利為了自己的幸福而傷害別人。今年我的身體一直不太好,幾乎很少動筆。好不容易覺得狀況好多了,所以打算明年開始要增加一下工作量。

Q10. 最後想問您是否有其他想對台灣讀者說的話呢?

由衷感謝各位願意讀我的小說。其實我一直想拜訪台灣,然而我的體質不好經常生病,而體弱的緣故讓我患上恐慌症,不敢搭飛機,各種因素都使我裹足無法前往。我有很多朋友很喜歡台灣,甚至迷上台灣的電視劇。現在我身體好多了,正在考慮2011年初就讓台灣之旅的希望成真。如果真的有機會造訪,我想我的新作描寫的一定會是台灣,敬請期待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電視劇正熱播!《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製作幕後與原著作者專訪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改編自吳曉樂的同名作品,來自一名家庭教師對不同家庭的近身觀察,描述現代社會的親子關係、考試如何綁架家庭。全系列由陳慧翎導演,編劇群為蔣友竹、簡士耕、洪茲盈、夏康真、費工怡、馬千代,成為《茉莉的最後一天》、《媽媽的遙控器》、《必須過動》、《孔雀》、《貓的孩子》等五個故事。

63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