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A Wicked Snow(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A Wicked Snow
A Wicked Snow
由於我是個挪威媳婦,我很自然地讀了不少北歐的作品,有一天卻猛然驚覺,我好像還沒讀過我所居住的城市──西雅圖作家的作品?就是這個機緣讓我開始尋找西雅圖作家,Gregg Olsen 便是我第一個找到的作者,他事實上成名於 non-fiction 的犯罪紀實作品,這本《A Wicked Snow》則是他完成的第一本虛構小說。

我對外國姓名沒什麼概念,不過大王說,儘管是生長於西雅圖,作者 Gregg Olsen 這名字卻像是挪威名,不僅如此,小說的內容幾乎是在美國很出名的挪威女殺人魔 Belle Gunness 的翻版。1859 年,Belle Gunness 出生於挪威,然後移民美國。1900 年,她為了保險金殺了自己的老公和兩個孩子(她總共有四個小孩),此後便展開一連串的殺人生涯──她有座農場,她利用登報找臨時工的手法,吸引多數同是來美發展的挪威人,一陣子過後,她會殺了他們,竊取他們身上的旅費或在美賺得的財物。有時,她也會假裝徵婚,吸引財力相當的男子前來,當然這些人之後也都一一成為她的手下亡魂。1908 年,在 Belle Gunness 開除了一名傭工沒多久,她的農場失火燒成平地,現場除了找到她被燒成焦黑的孩子之外,另有一具無頭女屍,此外還有無數個受害者的屍體被發現埋在農地四周!她殺人的總數至少四十名。這起案子並未真正破案,因為現場無頭女屍的身高和 Belle Gunness 實在差太多了,警方從沒能肯定 Belle Gunness 本人死於火災,更多人則寧願相信她早就改名換姓,逃到其他州另起爐灶了。

《A Wicked Snow》很明顯是利用了這個著名真實案件的雛型來創作。書中的殺人魔叫Claire,丈夫已故,她獨自撫養一女兩子。Claire 經營一座聖誕樹養殖農場,就在平安夜當晚,女兒 Hannah 無意間聽到母親和一名男工不尋常的對話。過沒多久,農場起火,Hannah 是全家唯一倖存的人。火場裡也有具僅半焦的無頭女屍,但警方一樣懷疑這並非 Claire 的屍體,農場裡挖出大約二十具男屍,個個牙齒都被拔個精光,且多數是獨身退役老兵,估計都是 Claire 登報引來的受害者。男工以縱火罪被重判二十年,Claire 生死不明。

時至今日,我們當然已經有 DNA 科技可以鑑定那名無頭女屍,糟就糟在,Claire 的姊姊在警方還沒搞清狀況時便來領屍火化,可貴的線索就這麼毀了。唯一的倖存者 Hannah 被母親的妹妹一家收養,住在一個相當與世隔絕的小鎮。Hannah 始終沒明白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雖然回想過去點點滴滴,她知道媽媽應該是殺人狂無誤,她也知道,農場裡的那個男工和母親有曖昧關係,甚至可以說是迷戀媽媽,他坐了二十年牢卻始終沒說出當晚的細節,也絕口不提 Claire 的生死或下落。

Hannah 如今也為人母了,受過創傷的她,現在是個專門處理兒童家暴案件的調查員。正當她某日忙著解救一名受虐的小女孩時,竟收到一個不具名的包裹:當年她兩個弟弟的舊鞋!Hannah 當下天旋地轉,同時聽聞當年那名男工已經即將刑滿出獄,Hannah 的心湖再次起了波濤,她想去監獄見他,她想要徹底了解當年的那個謎底……

(接下週)

A woman with bird legs and a unibrow checked her in and gave her a room key.
一個有著鳥仔腿一字眉(連心眉)的女人辦理她的入住手續並給她一把房間鑰匙。

He was "half man, all evil."
徒具人樣卻充滿邪惡

She sat with her arms folded, to conceal her budding breasts. No one had thought to bring her a bra.
她交疊著手臂坐在那裡,遮掩著發育中的胸部。沒人想到要幫她帶個胸罩來。

I saw her picture on the news and the next thing I knew she was standing in line with me waiting for the change girl at the Laundromat.
我在新聞上看到她的照片,接著就在自助洗衣店發現她和我一起排隊等著換零錢。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grabbing a bit of glory for yourselves?!
你們到底在做啥……只知道為自己爭點功?!

Give yourself time. Lots of time. If we don't put it out of our minds, even just a little, we'll never be able to do anything but relive it over and over.
給你自己時間。充分的時間。如果我們不設法忘懷這件事,即使只是一點點,我們將除了不斷重歷此事外什麼也不能做。


Graves was a pleasant fellow with a moon face speckled with acne scars.
Graves 是個有月亮表面臉但討喜的傢伙。(既有青春痘疤又圓臉。)

awickedsnow
(圖/張妙如)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雙胞胎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個人網站:www.miaoju.com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7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