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60年卻不遙遠的東京「家族」「物語」

  • 字級


米果專欄

60年前,小津安二郎的電影作品,《東京物語》;60年後,擅長以下町人情為背景的山田洋次,以《東京家族》向小津安二郎致敬。

相似的腳本,不同的時空背景,以電影作品向電影導演致敬的模式,超越了時代,卻驗證了家族之間的羈絆,根本不會因為歲月經過而有所改變。

幾天之內,兩部相隔60年的電影,披著黑白與彩色的外衣,像時空來去的一組密碼,穿越昭和與平成兩個年代的東京,就觀賞電影的經驗而言,足夠寫進珍貴的番外篇了。

小津安二郎系列之《東京物語》DVD
《東京物語》DVD
東京家族
 東京家族

60年前,小津導演的故事裡,仍舊留有二戰的殘影;60年後,山田導演的故事中,有311東日本地震海嘯的陰霾。60年前,飾演二媳婦的原節子,60年後,飾演三兒子女友的蒼井優,某些對話與情節在她們兩人之間重複,也就有了時光回溯與重生的意義。

橫山家之味 DVD
橫山家之味 DVD
如我這樣,習慣侯孝賢導演的電影節奏,也愛是枝裕和導演的敘事方式,侯孝賢說他深受小津安二郎的影響,是枝裕和則說,侯孝賢是他的電影啟蒙。我十分喜愛侯孝賢的《咖啡時光》,也愛是枝裕和的《橫山家之味》,那種喜愛看似毫無緣由的將電影所有元素當成生活的某種基本養分,為何這樣?我在小津安二郎的電影裡面,終於得到解答。

也許因為時代背景不同,也有演員表現方式的改變,電影背後的技術支援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但是故事枝幹類似,關於家族的情緒相同,小津導演的腳本與電影敘事方式卻沒有歲月老去的痕跡,反倒有歲月醞釀的甘醇。山田導演雖然重拍了小津導演的經典之作,卻用了自己擅長的口氣,重新將故事添了時代的色澤。相隔60年,兩部電影竟然有了奇妙的連結,充滿淚水的後座力。

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小津安二郎人生散文
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
一對廣島老夫妻,輾轉搭船搭車來到陌生的東京探視子女,在東京擁擠的建築內,老夫妻顯得那樣客氣而孤獨。老爺爺穿著西裝戴著紳士帽,老婆婆刻意準備和服,顯示他們在意這樣的家人相聚。

60年前,陪伴兩老搭乘觀光巴士遊覽東京的任務,交給守寡的二媳婦,60年後,則是交給熬夜打工的三兒子。60年前,觀光巴士帶他們去了銀座和光百貨店,60年後,他們見到剛剛開幕的晴空塔。60年前,當醫師的長子與開美容院的長女一起出錢,打發他們去熱海泡溫泉,60年後,他們住在橫濱昂貴的飯店,看著閃亮亮的摩天輪,一樣無法成眠……

相隔一甲子的家庭故事,已經不是電影了,而是掏空記憶底層的觸媒,我彷彿看到童年時期,從鄉下搭乘省道客運來到台南城內探視兒孫的阿公阿嬤,阿公也是戴著紳士帽,阿嬤穿著衣櫥裡面最華麗的碎花台灣衫,兩人進到屋內,講話小小聲,沒人陪伴的時候,就看電視,也不轉台,最後坐在沙發上,睡著了。

因為阿公阿嬤偶爾來訪,阿伯阿叔阿姑阿姆阿嬸阿丈等等大人,跟隨一陣陣門鈴聲,漸漸將屋內填滿大人氣味的交談;與我同輩的小孩們,再把那些大人尚未占領的空間,以奔跑嬉鬧的模式填補空隙;而阿公阿嬤,只是微笑,沒有太多意見,也沒有刻意想要表達什麼,然後,他們就提著隨身行李,又搭乘省道客運出城,回他們熟悉的住居環境,養雞,養貓,或在三合院大埕,坐在矮凳子,打盹。

電影當中,那些似曾相識的對話,或僅僅是踩踏在住家地板的腳步聲,讓我陷入又黏又稠的……關於家族的思念。

電影原聲帶 / 東京家族
電影原聲帶 / 東京家族
60年前的《東京物語》,60年後的《東京家族》。劇中,母親過世的早晨,父親出外透氣,看著破曉晨光,那樣雲淡風輕說著,「好漂亮的早晨啊……」

60年前,劇中那位穿著日常浴衣的父親對著守寡多年的二媳婦說,「今天應該又是個炎熱的天」,60年後,穿著西裝褲與毛線背心的爸爸,在醫院頂樓,跟三兒子說,「媽媽,過世了啊!

家人,不就是這樣嗎?生離死別,哪一次不是這麼深刻,但總有辦法以彼此都習以為常的話語互相提攜,走回日常。那也許是小津安二郎透過電影留給世人最甜蜜的價值吧!




台北.同棲生活
台北.同棲生活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最新作品《台北.同棲生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6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