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恐懼並享受著,讓我們一夜幽談】張萬康:半夜進入辛亥隧道,只盼早點脫離

  • 字級


幽談
 
幽談
幽談
恐怖,那麼遠,這麼近!日本怪談作家京極夏彥的《幽談》,就要以八篇詭異幽玄的現代怪談,帶我們看見日常中令人又懼怕卻又忍不住想笑的恐怖。

而當心中的恐懼來襲時,你會如何面對呢?來看米果、小葉日本台、張萬康、青小鳥、曲辰、tizzy bac惠婷一起來「幽談」,分享獨門抗魔撇步!



Q1. 如果你在床底下發現了一張陌生的臉,每日與你相伴而眠,你將會如何與他相處?找驅魔師趕走他?拿殺蟲劑攻擊他?和他搭訕做朋友?或是……?
張萬康:以前NIKE有個CF廣告,一個NBA球星LBJ(綽號劉寶傑)對著鏡子說,我每天一早都被自己帥醒。更早些個年頭,蔡琴的一首歌這樣唱:「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張破碎的臉。」看來,臉實在很重要?臉書不就有個臉字。

我這個人比較內心戲,對臉不是太重視,曾有一次電話詐騙集團打給我,對方的聲音讓我難忘,而我並未看到對方的臉。當時電話語音說我被士林地檢署起訴,我按進去,接電話的女孩開始接待我。但我很緊張,「呃……」了老半天開不了口,對方大罵我變態,然後跟身邊的人驚呼說她遇到一個變態,於是另一個女孩把電話接過來,我還是很緊張,「呃……」對方亦是咆哮:「變態!真的是變態!」掛了電話後我很悲傷。如果我是變態,床底下發現一張陌生的臉,我應該會將這張臉覆蓋在我的兩腿之間。

Q2. 除了電梯、學校,你覺得生活中還有哪些場所其實很恐怖?

張萬康:服役的時候,半夜站哨。哨所在山坡上,夜裡時起漫天浩霧。時常感覺自己才剛開始打瞌睡,清醒過來後,卻發現自己被「搬」到離哨所三十多公尺遠的地方。這種情形不止一次,昏沉沉中只感到狐疑,事後才會感到「怪怪的」。後來營裡一個中年大叔的士官長抱著兩顆大西瓜前來哨所開壇做法,事件才告落幕。

除了哨所,隧道也讓我不安。平常回家的路上會通過台北辛亥隧道,這裡傳說甚多,如果半夜驅車進入,只盼早點脫離。一次半夜正要進隧道,機車突然壞在隧道口的第二殯儀館大門口前,只好推車通過。沿途冒熱汗還是冷汗無法分辨,隧道變得很長很長,口中反覆唸佛號……

Q3.你自己平常會預先做好什麼準備,以免遇到魔神仔?
張萬康:出發點上,我不會想到如何避免遇到魔神仔或遭妖妄纏擾。我只會想到如何把自己做成一個端正的人,讓神願意重視我。

有個女網民曾夸夸自稱無神論者,不認為有神的存在。我說,我不否定妳的看法,愛因斯坦也認為《聖經》那些是迷信,是捏造的。但無論神之有無,以及宗教的可信度或其形成、價值種種,妳對這個領域並沒稍微花時間去研讀和學習,凡事只靠自己「我認為」、「我覺得」,這讓人感到妳很淺,很笨,她聽了感覺受到很深的傷害,認為我自大可惡。總之我常被女生誤解(~攤手)。然後我又說,妳這樣辜負妳是北一女畢業的,她整個大崩潰。(我這樣講話好像很賤,但我是說實話~)

Q4. 你最喜歡的日本恐怖小說(或電影/漫畫)是?印象中哪一段最讓你感到恐怖?
七夜怪談 西洋篇 DVD
七夜怪談 西洋篇 DVD
張萬康:《七夜怪談》的貞子,她讓我感到恐怖的是指甲。那個灰指甲醜噁,也可憐。基本上相關電影或書籍沒什麼讓我感到恐怖的,主因可能是都找美女參與演出,感覺很假。以前很喜歡看到仲間由紀惠的照片,有一種吸引人又不忍打擾她的蒼白孤清,但也不會想去看她演的鬼片。除非她拍AV(日本式驚呼:吔!~~~~)。

總之,國內外大多數女藝人在我來看很少有正的,生活中在街巷間才會看到吸引人的女生。也或許一旦女人上電視或走綜藝圈,氣就開始歪了。這是偏見吧,也離題了,謝謝再聯絡。

Q5. 當你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暗巷,前方路燈忽明忽滅,你突然感到背脊涼颼颼,這時你會在如何心裡哼什麼歌轉移注意力?

張萬康:每到這個時候我的絕殺祕技,就是京戲《秦香蓮》包公的這個〈駙馬爺〉經典唱段。要高八度唱開,破音也沒關係,這樣更嚇人。請看幾年前非洲人郝歌先生,在內地參加星光大道的一段特別演出。(他很會唱中文歌,這次乾脆扮起包公來了一段~)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為什麼出軌的情境都這麼像?難道有間外遇學校招生中?!

該如何面對婚姻與感情中的背叛與被背叛,或許沒有標準答案,但從他人的經歷中或許能找到讓自己走出來的一絲指引。本特企精選個人意見五篇談論外遇的專欄文章,他藉著閱讀走出情傷,希望這些內容也能幫助有需要的人。「收乾眼淚要靠自己,但有人遞給你一包面紙是一種偉大的溫柔。」

149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