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好設計】中文書:《濟慈名著譯述》設計概念

  • 字級


濟慈名著譯述-l
裝幀設計/黃子欽(攝影/但以理)

濟慈名著譯述藏詩版
濟慈名著譯述藏詩版
詩句如水波蕩漾開來……
文/九歌編輯部

無疑《濟慈名著譯述》是最完整收錄濟慈詩作的經典,但如何凸顯詩作美感與蒐藏價值呢?工作夥伴們聚焦在余光中教授的手稿,他的筆跡峻麗秀逸,是最美的字跡;於是,「藏詩版」定案,我們希望每位讀者都能夠擁有余光中親筆寫下的濟慈詩作手稿,當作珍藏。

當《濟慈名著譯述》書封設計出來,在書封上方有兩朵大小流雲追隨著。設計師黃子欽以雲朵做為余光中與濟慈的隱喻,他更以柔和飄逸的線條,呼應濟慈詩句的浪漫意境。當余教授看到設計稿時,隨興所至,於濟慈〈當我擔憂〉詩中擷取「Huge cloudy symbols of a high romance」(雲態昭示著高調的傳奇),置於書封,以召喚雲的美妙存在。

濟慈名著譯述-3
「藏詩版」內有《濟慈名著譯述》與黃色的別冊《藏詩本》(攝影/但以理)

相較於《濟慈名著譯述》的沉而安靜,《藏詩本》以熱鬧喧嘩的黃色來呈現兩本書的反差,內頁運用《濟慈名著譯述》的黑、灰、白,黃色與各式波紋交錯運用,詩句如水波蕩漾開來……

要如何包裝厚度不一的二本書,凸顯收藏濟慈詩作的豐富質地與美感?黃子欽參與包裝形式的開會討論後,現場徒手以廢紙盒切割出他心中的紙盒展開圖。反覆尋思後,他以母子盒的概念作為設計的首要條件,紙盒天地切割出約2.5公分的摺耳,包裹固定二書,防止滑脫。《藏詩本》的右側再留約5.5公分的摺耳往內摺,包裹藏住《藏詩本》。最後,對摺交疊,覆於《濟慈名著譯述》左側,裁切延伸能夠包裹兩本書紙盒厚度的書腰,纏繞於盒底,終於《藏詩本》書背處留缺口固定。

濟慈名著譯述-6
 
他書寫了一個新的形象,而且讓「他」成為不朽!
文/黃子欽

濟慈名著譯述
濟慈名著譯述
濟慈(John Keats,1795-1821)是讓人驚豔的流星,不到三十年的生命度量,宛如被一層層的靈光氛圍(outline)包裹 。「巔峰生命的殞落」和「詩人」這個身分結合起來後,好像產生澄澈的化學變化,將「俗」昇華「聖」,而成為永恆的傳奇。

他讓我想起徐志摩(1897-1931),他也是在創作高峰(或青春期)殞落。 肉身消逝換來他們的詩文不朽!濟慈健康狀態一直不佳,但他的作品卻十分浪漫,或許說那種淡淡流露的枯槁感讓人覺得浪漫……這種對生命負面能量的轉換,那位畫出〈吶喊〉的孟克(1863-1944),作品同樣充滿了「無名的恐懼」,那種無可奈何面對生命的無常感,其實隱約的讓觀者感覺到自身完整。

在設計上,用「雲朵」來傳達生命的無常漂泊感,既抽象也具象,用複數的兩朵雲節奏,兩種線條感,簡單耐看。

整體視覺上,收集作家的文本,包括濟慈的兩首名作〈希臘古甕頌〉〈夜鶯頌〉的原文,譯者余光中的中文手稿,把文稿做一個極大值的延伸,將這些抽象的文字實體化(變成硬體)(變成紙)再來包裹書,將詩人的想像力和詩的語言實體化、物理化!來作一種新的文學包裝形式。紙盒中的《藏詩本》是別冊的概念,色彩上用一個明亮的黃,搭配咖啡色系的《濟慈名著譯述》,讓整體更有當代感。

濟慈名著譯述-4
 
濟慈名著譯述-5
 
最早的靈感來自濟慈墓碑上的:「墓中人的名字只合用水來書寫」。
Here lies one whose name was writ in water.
他書寫了一個新的形象,而且讓「他」成為不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