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2016/9月|推理藏書閣嚴選|你的痛苦是我的快樂──這就叫作《惡黨》

  • 字級



在推理小說的世界中,凶手通常一定得受到懲罰,要嘛被警方逮捕歸案,要嘛被受害者的親友追捕,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但是,這個仇要怎麼報?就地正法,一命抵一命怎樣?聽起來似乎很公平,然而仔細一想,受害者的家庭其實也跟著毀了,家中成員有的崩潰發瘋,有的走向極端, 使盡洪荒之力也要把凶手揪出來。就因為如此,一個好好的家庭從此分崩離析,快樂的日子再也回不來了。以此觀之,就算殺了凶手報了仇,一命抵一命還是不划算,更何況這樣的「非法正義」於法不容,還得付出更多代價。

另一種情況是加害者落網被捕,檢察官會加以起訴,法院會酌情判刑。那麼,要判多久年的徒刑才合理?必須坐幾年牢才叫做公道?歸根究柢,一條人命到底值多少?15年?還是20年徒刑?如果加害者尚未成年,基於《少年法》的規定,法院必須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於是這些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的「惡黨」,也許只關個兩三年便可出獄。看見可恨的殺人犯走在陽光下,呼吸新鮮的空氣,這對受害者家屬來說真是情何以堪。

惡黨

惡黨

正義女神手中的天秤,一邊是罪,另一邊是罰。問題是,罪與罰真能量化?受害者真的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審判?2005年「江戶川亂步獎」得主藥丸岳發表於2009年的作品《惡黨》, 便是探討這個嚴肅的主題。故事的男主角佐伯修一背負著沉重的過去,15年前他的姊姊遭到3名惡少姦殺,成年後的他當上警察,卻因對罪犯不當施暴而被革職,最後只好進入徵信社工作,並接受一對老夫婦的委託,前去調查當年殺害兒子的凶手出獄後是否洗心革面。

他一邊進行「犯罪加害人的追蹤調查」,同時決定追查當年殺害姊姊的凶手如今是否已改邪歸正。在小說前半段,作者用短篇連作的方式,引導讀者看到犯罪者與犯罪被害人遺屬之間的內心糾葛;到了故事後半段, 已承辦多起調查案的佐伯修一入了心魔,急欲復仇的怒火眼看就要把自己吞噬了,他會不會越過善與惡的界線,變成與罪犯一樣的惡黨?這是本書最大的高潮、也是最扣人心弦的懸念。

「惡黨」之所以為「惡」,除了他們作惡多端之外,即便出獄後也不曾向被害人遺屬登門道歉。這樣的人能被原諒嗎?藥丸岳透過書中角色自白:「沒辦法原諒吧。惡黨自己也很清楚,所以也不去想、不去奢望能獲得赦免這種麻煩事。不過,惡黨一樣清楚自己在奪走他人所愛時,自己同時也會失去寶貴的東西。即便如此還是做了壞事,所以才叫作惡黨。

既然如此,坐牢會是有意義的懲罰嗎?更生人真的會知過能改,以贖罪的方式展開新生?這恐怕也是大哉問。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加害者若真的想贖罪,餘生勢必得殫精竭力才行。《惡黨》雖然探討了深沉的社會議題,叫人讀完之餘不免掩卷嘆息,但仍不失為一本娛樂性頗高的犯罪小說,是值得向大家推薦的傑作。


     藥丸岳其他作品     

友罪

友罪

天使之刃

天使之刃

闇之底

闇之底

神之子(上)

神之子(上)

神之子(下)

神之子(下)





黃羅
台北人,從影像、文字和音符當中吸取大量養份,最後集大成於推理文學。待過出版界十餘載,從事過推理小說的行銷、編輯、翻譯、選書、評論,以及撰文導讀等工作,自認為只差一項任務便可完成大滿貫的成就,餘生將盡心盡力於補足那最後的一角。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10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