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專欄】作家對談:《第四名被害者》天地無限 vs《詭辯》張渝歌

  • 字級

文/冬陽

台灣的推理小說家,總是寫得多、說得少,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寡言不擅表達,往往是為了將有限 的時間(畢竟多數人是兼職寫作)大把揮灑在建築故事迷宮上。除非像是這刻意的安排,兩位作家細讀完彼此最新的作品後,展開一場揉合解析評論與抒發寫作企圖的精采對話。

張渝歌:
閱讀台灣作家寫的推理小說,我滿在意裡頭加入了多少在地性。你過去的作品《第四象限》就曾融入像是為了拯救學生而被蜂螫的老師的真實社會事件,在新作《第四名被害者》則放進了台灣人喜歡看的call-in節目。這讓我想到前陣子傑克葛倫霍主演的電影《獨家腥聞》,也讓我思考偵探在這個時代,該用怎樣的職業來呈現才好。以媒體記者為主角,又只用了五個月時間就完成這部長篇小說,是從很久以前就有這樣的構想嗎?

天地無限:
近幾年來,每當發生了什麼重大的社會事件,鄉民的反應、臉書上的討論及媒體的報導越來越熱烈,進而影響了我採取這樣的寫法。我認為,寫這些讓讀者感覺到親切、有親和力的情境,才是本土作家的優勢,而且需要再更深入地挖掘,不能是作作樣子而已。市面上來自歐美、日本的推理小說那麼多,消費者沒理由一定要買台灣作家寫的,只能靠在地性這樣武器來吸引他們。你的作品《詭辯》也很強調這個特性,當初怎麼會想到選用「舞女」為題材?有做過哪些調查?

張渝歌:
我至今創作量也才30萬字,寫作路線尚未定型。那時想模仿讀來令我頭皮發麻的桐野夏生《異常》,寫一個有邪氣的故事,尤其在心理層面扭曲的描繪。先有了這個設定,接著選定的角色是在酒店上 班的舞女,尤其看過鍾虹《舞女生涯原是夢》一書後,更加深了我想寫這個題材的欲望。

此外,三線敘事中其中一條的主角是法醫,則是源自我大學五年級上法醫學的經驗,在老師提供的大量照片中獲得極大震撼,從而讓我思考:原來在平常生活底下,竟發生了這些事情。

天地無限:
問個簡單卻一直讓我感到好奇的問題,書名為何叫「詭辯」?

張渝歌:
我有個習慣,寫作前得先定書名,才有辦法往下寫。我想寫的角色是個惡女,她一直在為自己的行為做辯解,但都是詭辯。寫到最後,我又加入了其他元素,讓故事另一個角色的行事也像是詭辯,最後讓讀者自行判斷到底是誰說謊。像是開放式結局,給讀者一個更有想像的留白。

不過,在寫作的過程中,我深深感受到要將本土性的題材融入到作品中並不容易,想問問你在取材上有什麼祕訣?

天地無限:
在《第四名被害者》裡,看起來很奇怪的事情其實都真實發生過,看起來像是真實的事情反而都是虛構的。比如故事一開始,死刑犯吞電池自殺,過去就真的曾有人吞電池造成胃潰瘍、敗血症;又譬如臨死前拜酒祭亡魂,酒杯比已知的死者數多一個,這也是取材自某知名死刑犯的事例。在這部作品中,我不想用太複雜的詭計、只討好推理迷式的事件,而用大家熟悉的名嘴角度切入,只是人物的功能性強了些,或許之後可以嘗試安排其他擾亂讀者視聽的「燻紅魚」角色。

在寫這部作品時,比較吃力的倒是在人物的人際關係建立上,無論是職場或家庭,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花了我很大力氣,主要是希望在探案之外營造更多張力,讓讀者能一路順暢讀完故事。

張渝歌:
這提醒了我看過你先前的短篇作品〈政治地帶〉(按:推理雜誌135期),描寫因為流言造成銀行擠兌事件這樣的在地故事。我接下來很想嘗試政治題材的推理故事,尤其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加上自己來自分屬外省與本省族裔結合後的家庭,不過感覺還沒辦法處理得完善,目前正在大量閱讀。不知道你接下來有沒有要寫政治題材的計畫?

天地無限:
每天翻開報紙都會看到政治鬥爭事件,壹周刊也做了不少分析……目前暫時沒有這個想法(笑)。下一本目前暫訂是以長篇敘事套短篇探案的「台灣懸案集」,內容大概是電視台為了製作出更有挑戰 性的新聞節目,所以找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成員,用邏輯推理的方式逐一破解過往的重大社會案件。因為這題材跟《第四名被害者》很接近,所以會起用「阿唐」、「徐海音」這些角色,也可將它視為《第四名被害者》的前傳。我打算讓這一本偏向輕快、明亮的調性,這樣日後有讀者先讀了前傳、再讀《第四名被害者》,震撼程度應該可以再翻倍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95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