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重灌80年代】一切關乎靈魂與烈火:Lou Barlow與J Mascis軼事小粹

  • 字級


重灌80
 


As you walk away,
think of all the joy we shared
If you decide you need me,
I'll be wondering if I care
Not there to soothe your soul,
friend to tender friend
I think our love is coming to an end
〈Soul And Fire〉,Sebadoh

Lo-Fi風潮要是沒有Lou Barlow和他的Sebadoh不止的熱情,恐怕難吹起任何一粒砂;要是沒有J Mascis把他踢出Dinosaur Jr.,狠狠傷了這位年輕人的心,這些真實如你我身邊的故事又怎麼能夠編撰得出來?

一、高中生小屁孩

Lou Barlow十二歲才從密西根搬到麻州的Westfield,來自外地加上個性內性沒交到朋友,平常都躲家裡聽Dead Kennedys。據J Mascis說,Lou在高中常挨揍;後來他買了吉他組樂團,想和Black Flag、Minor Threat一樣憤怒又帥氣,貼了應徵鼓手的啟事,來試音的是一位被爸爸開車載來的小屁孩。J Mascis的爸爸是當地知名牙醫,典型的中產階級,父母很愛護小孩還陪小孩聽自己不了解的音樂。和Lou Barlow組成Deep Wound之後,J Mascis說服其他人把主唱換成他的朋友Charlie,以結果看這個決定很成功,一群高中生在波士頓闖出名堂還得到Steve Albini(日後因製作Nirvana而成名的製作人)的賞識。

上大學後,他們漸漸不喜歡硬蕊音樂,所以解散了樂團改組Mogo,J改彈吉他、Lou彈Bass、Charlie主唱,還有喜歡前衛搖滾的Murph。不久後J受不了Charlie對麥克風噴口水咆哮警察想將他趕出樂團,但是他很俗辣地跟團員說他想再組一個三人團,這個新團就是被迫改名Dinosaur Jr.前的Dinosaur。樂團當時的團照,J Mascis仍舊穿著Deep Wound的針織毛衣,還是他媽媽親手針織的。

Lou Barlow
除了感嘆父母的呵護,還有當年團員們的好身材和茂密的毛髮……

二、媽媽我要出國去表演
這個樂團起初活動不多,直到Sonic Youth的邀請才有正式的巡迴活動,團員們為能和全世界最酷的樂團巡迴興奮地不能自己。很快地,焦點都聚集在J Mascis瘋狂的吉他solo和滿地的效果器上,不過Lou Barlow似乎沒有什麼太大意見,甚至到了第二張專輯《You're Living All Over Me》才出現Lou寫的歌,他還為了構思這首〈Poledo〉煩惱了好幾個月,他也靠這首歌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這首歌像是我夢中的答案,」Barlow太太如是說。

在這之後,Lou也開始抽一些特別的捲菸,一邊享受創作的快樂,Sebadoh的原型也漸漸描繪出來。另一方面,Dinosaur的第三張專輯《Bug》發行後在歐洲相當成功,但是J Mascis控制狂性格愈發強烈,完全不給團員編曲的空間,嫌隙萌生。巡迴的路上,Murph曾在夢遊中揍了Lou Barlow一頓,J Mascis卻只在一旁冷冷看著。J Mascis曾表示,在交了女朋友之後,Lou突然變成一個自我意識強烈的人,而且會講如「嗯,有意思,有意思……」這類膚淺的話,於是他漸漸遠離了Lou。兩個人在表演時吵架,一個人拿bass瘋狂迴授噪音(理由是向Sonic Youth致敬),一個人則一直大叫他受不了,asshole叫罵聲起此彼落。

靠這首歌結識一生的伴侶,更教人感嘆那個神奇的年代


三、故技重施
兩小無猜之間的紛爭漸漸在媒體間發酵,J Mascis受訪時也避免不了開除團員的話題,含糊帶過。某天心意一決,和Murph到Lou Barlow的家裡說樂團要解散,而Lou也同意。事隔一天,Lou Barlow從朋友那邊得知樂團接下來的新團員、新巡迴的消息,才知道自己是被「開除」。Lou Barlow後來常利用Sebadoh的作品攻擊J Mascis,1990年的七吋單曲《Asshole》,字體封面與設計都故意仿效Dinosaur Jr.早期的唱片;後來的歌曲就是〈Freed Pig〉,字字血淚,The Breeders後來笑嘻嘻的翻唱更是讓整件事顯得有點淒涼。

J Mascis一直未對這一切發表意見,也讓Dinosaur Jr.流失了一些歌迷。不過他的工作狂性格也讓樂團在主流廠牌下得以繼續前進,雖然影響力不像早期深遠,仍為他帶來了家庭和一間屬於自己的錄音室。比起樂團的種種,他人生更大的轉變是2003年的一場火災,他賺來的一切頓時化為灰燼。

四、Over It
2009年,Dinosaur Jr.原陣容復出後第二張專輯《Farm》,一齣演技很爛的大和解,為何依舊感人?


2005年,Lou Barlow接到J Mascis要原陣容復出的電話(應該是經紀人接洽的),比起檯面上種種前嫌盡失,最重要的話應該是「Let's make our money all back!」。大家都步入中年已為人父,需要賺奶粉錢。那場火災真的有改變J Mascis嗎?團員們連絡他都要透過經紀人,甚至連希望Lou為專輯寫幾首歌,都是透過經紀人的電話,而兩人明明在錄音室天天見面。Lou Barlow依然為了寫兩首屬於Dinosaur Jr.的歌煩惱,J Mascis的控制欲也沒有改變,除了因為加入Stoner Rock樂團Witch打鼓,而向Murph請教一些招數。是否一如以往?只能他們自己問自己吧。

如果能夠站得更遠,這些人沒什麼了不起,跟家裡隔壁開影印店的阿三和五樓阿花吵架沒什麼不同,但無論是Lou Barlow還是J Mascis,一旦他們寫成這樣動人的歌曲,哪個稗官又能夠忍住提筆的衝動?津津有味又何嘗有世代的分別?

※本文節錄《Our Band Could Be Your Life》部分內容,並感謝風籟坊的戴子及Slaㄎk Tiㄉe的小帕提供各式八卦!

〔影音館企劃〕重灌80年代,從美好的搖滾樂開始
〔重灌80年代演唱會〕
 
Sebadoh Taipei Concert
日期|2011.09.25 (日)
時間|19:00 OPEN / 20:00 START
會場|TheWALL公館







〔Lou Barlow與J Mascis相關作品〕
Dinosaur Jr. / Beyond
Dinosaur Jr. / Beyond
Dinosaur Jr. / You’re Living All Over Me (Remastered)
Dinosaur Jr. / You’re Living All Over Me (Remastered)
Dinosaur Jr. / Farm
Dinosaur Jr. / Farm
JMascis / Several Shades of Why
JMascis / Several Shades of Why
Lou Barlow / Goodnight Unknown
Lou Barlow / Goodnight Unknown
Sebadoh / Bubble & Scrape
Sebadoh / Bubble & Scrape
Sebadoh / The Freed Man
Sebadoh / The Freed Man
Sebadoh / Bakesale (2CD)
Sebadoh / Bakesale (2CD)
Sebadoh / III
Sebadoh / III

neuva
 




neuva
不知何許人也,也不透露姓名,家裡的吉他像新的一樣,因此就自稱這個名字。安靜少話,得不到榮華富貴。喜歡聽音樂,不求專精,每每聽到會心之處,便高興地在床上玩空氣吉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