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精選專欄

【週四|舊貨滿行囊】簡銘甫:〔開羅〕阿拉知道,Insha'Allah!

  • 字級


簡銘甫專欄
 

坐在候機室裡等待下一班前往柏林的班機,德國新聞頻道跑著穆巴拉克即將受審的字幕,持續關注開羅的政治動盪。距離茉莉花革命,已經半年過去了,埃及社會似乎沒有因為革命而產生巨大改變。人們對於社會現狀依舊不滿,但是他們沒意識到,自己其實就是現狀的共犯。

我確定自己對埃及人毫無好感,從我寫過幾篇數落埃及人的遊記裡便知道。但是Insha'Allah!這一切都是阿拉的旨意呀!從上廁所被騙,到搭計程車被騙、買水果被騙、買門票被騙,一直到買導遊行程被騙、騎駱駝被騙。我想《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裡羅列出來的旅遊陷阱,我全踩上了。難道這些都算是阿拉的旨意?

簡銘甫10-1
開羅近郊的古夫金字塔群

簡銘甫10-3
開羅汗哈里里市場
Insha'Allah是一句埃及人每天掛在嘴上的口頭禪,無論吉凶禍福,眾人皆推給阿拉買單,因為阿拉早知道。

關於宗教信仰,我涉獵不多,太陽神阿蒙跟真主阿拉,到底誰比較早知道,我無權置喙。但是對於當今埃及人道德淪喪,視自己祖先文明如無物,保護古文明的馬虎態度,尤其在對比過柏林博物館島(Museumsinsel)完整保存的珍貴埃及文物之後,埃及需要的恐怕不只是茉莉花革命,連沙漠玫瑰都該一起揭竿起義。

我對於貪婪埃及人的嫌惡,一直要到尼羅河泛舟時,才逐漸雲淡風輕。整段旅程就如同唐三藏取經般,經歷過些許滄桑,也領悟了不少道理。

簡銘甫10-4
Abu Simbel神廟

簡銘甫10-2
開羅的清真寺

尼羅河旅程從亞斯文(Aswan)開始。一連串的神廟之旅,由不同小巴士接駁,每段小巴士從司機到導遊,都不斷在揩旅客的油。某天一早的Abu Simbel神廟之旅,12個人硬被塞進九人巴裡,來回長達10個小時。旅途當中有女士抗議,後來便被安排到大巴士裡。回程時,由於等不到脫隊的兩個人,司機還擅自塞進兩位陌生的遊客。

到了尼羅河岸後,一對法國夫妻跟小孩吵著要先下車,他們再也受不了隨車導遊的安排,決定自己去搭船。導遊跟司機開口要小費,法國媽媽用法語破口大罵,一毛錢都不給,直接朝渡船口走去。司機當時吹了個口哨,跟渡船邊的人比了幾個讓人不寒而慄的手勢,大意是要他們痛宰這一家三口人。

在不斷巴士接駁的旅途上,還碰到被其他巴士遺棄的一對芬蘭老夫妻,他們看來驚慌失措、氣極敗壞。由於巴士要在當地參觀一個小神廟,老夫妻必須再乾等一個小時,我於是決定不去神廟,改陪他們坐在一旁的小賣鋪喝杯茶,安撫他們隨時要崩潰的情緒。老太太說,他們這趟來亞斯文,是來找地蓋房子安享晚年的。老太太嫻熟埃及古文明,想在尼羅河畔跟日月星辰為伍,跟老公一起捕魚種田。難道他們不懂埃及人的詐騙伎倆嗎?他們懂,但是他們一再跟我保證,鄉下的埃及人絕對不是這個模樣。

簡銘甫10-5
尼羅河上曳航的Feluca帆船

簡銘甫10-6
黑傑克船長在炎熱的午後沖茶招待大家

終於,我踏上了尼羅河的帆船Feluca,順流往北而去。芬蘭老夫妻剛剛說過,他們旅途上最愉快的經歷就是Feluca。而我也很幸運地來到黑傑克船長的船上,要在這裡跟他的幽默笑語以及精湛廚藝,共度三天兩夜的河上風光。白天時,大家各自百無聊賴地看著河岸景物變化,或是看看書、打打盹、互相輕聲細語。夜晚時,黑傑克船長就會找個沒有人煙的地方靠岸,開始煮飯唱歌聊天,然後跟大家一起暢飲啤酒、戲說從前。

Insha'Allah!阿拉知道,這該是一趟怎樣的尼羅河療癒之旅呀!我幾乎忘了自己如何在火車上被車掌白眼,只因為小費給得不夠;也忘了如何在夜市裡被小販刻薄,只因自己沒掏出錢來購買Made in China的紀念品。

阿拉知道,我做買賣,懂得行情。阿拉知道,我只念舊物,也只念真情。

簡銘甫10-7
尼羅河上的Feluca之夜,感謝黑傑克的手藝,讓大家盡興地吃飽喝足

〔延伸推薦〕
流傳千年的埃及神話故事
流傳千年的埃及神話故事
築夢金字塔--黑衣建築師與埃及造塔人跨越四千五百年的交鋒
築夢金字塔:黑衣建築師與埃及造塔人跨越四千五百年的交鋒
漢撒橘色:德國博物館散步
漢撒橘色:德國博物館散步

簡銘甫
從事舊貨買賣,魔椅加工廠商店負責人。旅居台北、柏林兩地,喜歡旅行,談天說地。著有《乾杯!柏林大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