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2013/8月推理藏書閣嚴選《倒錯的歸結》:對哪個號、入誰的座?

  • 字級

文/冬陽

讀完折原一《倒錯的歸結》,讓我想起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與愛德華.D.霍克(Edward D. Hoch)。這三位作家的共通點,在於「獨沾一味」的寫作堅持:霍克絕大多數的作品是短篇故事,卡爾幾乎只寫密室推理小說,折原一的創作則多以敘述性詭計為核心。

三人當中,霍克應該是最好理解的,從篇幅字數便能簡單看出;卡爾也不難識別,事件(多數是命案)緊扣「上鎖的房間」(locked-room)及其變形。這兩位早躋身推理名人堂的已故大師,亦可從他們的創作生命(卡爾寫了近五十年,霍克則是五十三年)顯示其難得與偉大,值得讀者敬佩的,是他們豐沛的好奇心與不懈的多方嘗試,因而寫出量多且質精、影響後世甚鉅的作品。

說起來,這帶點病態的寫作堅持,很容易碰上「老狗玩不出新把戲」的枯竭危機,或陷入公式化而造成讀者的不耐、流失,於是,基本形式之外的變化與新元素的加入,便是作者不斷努力精進的課題。

同樣的創作特質,在折原一身上也能看得到,只不過,他肯定較卡爾與霍克更為辛苦,因為敘述性詭計使用的是書寫結構與敘事觀點上的誤導,讓讀者不知不覺地「對號入座」或「誤入歧途」,同時也得保留一定的線索維持解謎推理小說應具備的公平性,這對寫作者而言需要更高的專注度與更縝密的布局能力,才能說好牽一髮動全身的故事。

在《倒錯的歸結》中,《上吊島》加《監禁者》二書合一的結構大剌剌的顯露在外,「請君入甕」的挑戰感不言而喻;故事裡的諸多角色曾在《倒錯的死角》與《倒錯迴旋曲》登場,人物的行動與互動亦造成另一層謎團;最後,將三部曲發生的時序、事件的演變做一全盤的思考分析,「敘述性詭計」的奇異感與顛覆性才徹底浮現──

身為讀者的你,究竟對上哪個號、入了誰的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171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