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2011/07月推理藏書閣嚴選《新參者》:遺忘與遺物的故事

  • 字級

這一年來有幾部大受歡迎的日本電視劇,像是台灣觀眾已經能夠看到的《仁醫》系列、《鬼太郎之妻》,還有跟在日本《仁醫2》同時段播出、卻異軍突起一路緊咬著收視率,最後一集竟然飆破23.9%收視率的《Marumo的守則》,讓人不禁好奇,1990年代日本電視劇的榮景,難道又要再現了嗎?最新發行的《日經娛樂》雜誌(2011年8月號)針對這個現象作了一個專題,最後發現真正的關鍵在於,這些日劇擺脫了大牌與偶像演員的迷思,重新讓戲劇的故事成為真正的重心,也就是回到早期依照故事決定演員的方式。因此《Marumo的守則》的主角是台灣觀眾陌生的阿部貞夫跟兩個小童星,《仁醫》的主角大澤隆夫,其實已經八年不曾擔綱日劇的主角了,反而因為這些戲劇的故事精采,帶動了他們的人氣。

日劇的成功之道在此,推理小說又何嘗不是?雖然推理小說的世界中,名偵探是讀者關注的焦點,從福爾摩斯開始就是如此,而這往往也是推理小說迷所投注感情認同的主要對象。但福爾摩斯作為倫敦的燈塔,其真正的意義在於,他夠勘破當代人所無法理解的謎團,提供針對理性的解答,而破解的過程與情節,又能讓人拍案叫絕。也因此,這些推理小說黃金時期的作品,除了我們熟悉的那些名偵探與邏輯推演外,更重要的在於,它們透過屍體、密室、不在場證明等各種元件,建構出推理小說的神祕(mystery)本質,也就是,一個令人驚奇具有濃厚興味的故事。

而從這幾年日本推理小說的發展,也可看出這樣的一個趨向,不論是東野圭吾、宮部美幸、伊?幸太郎、恩田陸,他們的成功之道,就是在於他們跨越了類型的藩籬,將故事重新迎回推理小說的核心。即便是如東野圭吾這樣,已經經營出幾個系列偵探的作家,不僅試圖另闢蹊徑創造出如《白夜行》、《單戀》、《信》等高度故事導向的犯罪書寫;在原來已經塑造出明確偵探形象的湯川學、加賀恭一郎系列中,他仍是試圖擴大偵探的魅力,召喚出現代讀者所感興趣的故事型態,更加豐富偵探的血肉。所以原來有點像是現代思考機器的湯川學,必須在《嫌疑犯X的獻身》中與自己唯一的大學摯友數學天才石神對決,更在最後遭遇的人性的衝突,陷在道德與真相的現實罅隙中,見證人間情愛這個無法邏輯化的終極謎題。

而加賀恭一郎系列延續著《紅色手指》中家庭劇場隱含的日常性與戲劇性張力,在《新參者》中更聚焦於城市區域的地理。沒有華麗的詭計與謎團,也沒有偵探與犯人的鬥智,它從一個「被遺忘的母親」開始,這個剛搬到小場馬町的新居民,每日往來人形町的街道之中,一個大家都還不熟悉,沒有建立起多少記憶的「新參者」,卻已經悄悄在這個素樸的庶民區域中,留下了各種遺跡,在與他人的往來中,交織出各種「遺物」。然而,這個母親為何而來?又為何會最後孤獨地死去?她日日穿梭於人形町的街道上,誰目睹了她的存在?而她又目睹了哪些個家庭不為人知的祕密?而那些遺物,正好證明了她的被遺忘,最後能夠把它再串連回死者的生命圖景的,唯有同樣也是「新參者」,對這個土地陌生的名偵探。

在《新參者》中,東野圭吾讓名偵探不僅要面對一個死亡案件,更要去穿越人形町中一個又一個被祕密鎖住的家庭密室,唯有在解開之後,他才能到達真相的身邊。但這些家庭祕密,隱藏的不是善與惡的對決,而是人生在世的悲歡離合,是一則又一則被眼淚浸潤過的感人故事。而這讓《新參者》不僅在說故事的方式上獨樹一格,也讓加賀恭一郎的偵探形象,開始散發出溫暖。

因此,東野圭吾像是在回歸古典/本格推理的最重要核心,一則精采的故事,一個偵探在不同地理秩序上的「冒險史」,是故事帶來偵探豐厚的血肉,是名偵探能夠成長與轉變的首要條件。但他也似乎試圖在證明,最好的本格,不需要華麗的詭計與謎團,即使場景是發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但因為人的介入,即使是在素樸的街町,故事自然會沿著這些日常生活中的暗角與祕密,無限地生發與繁衍下去。而也就是這樣的推理故事,才能讓讀者繼續感動,在故事中獲得安慰與繼續生存的能量。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99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