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2007/10月推理藏書閣嚴選《白夜行》:這白夜,深得懾人,卻又亮得刺眼

  • 字級

故事從一棟大樓中,孩子們發現了一具男人的屍體開始。沒有人能想到,一個男孩的童年,也就從此結束了。他是死者的兒子,叫做桐原亮司。但沒過多久,另一個女孩的童年,也結束了,她是嫌疑犯的女兒,叫做西本雪穗。

男孩自此墜入了犯罪的輪迴,開始活得像是這個社會故事的一句廢話,選擇躲在暗處,成為提升犯罪率數字的贊助者。當然,也許這跟他的家庭本來就不健全有關,也或許,在他的心中,良善已經隨著父親的莫名死去,也背叛他而去。

雖然女孩的母親神祕地死後,她被親戚收養,但卻反而開始活得光彩奪目,永遠在別人羨慕的眼神中,自顧地綻放著。雖然她的微笑似乎總是有點距離,她的身世也透著古怪,但母親的死亡卻更像是她生命的養分,讓她一步步走上華麗的人生道途。

一件死亡,引發了兩個家庭的破碎,最後卻讓兩個遺族走上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個是愈深愈深的灰暗夜,而一個是亮得刺眼的豔陽天。這些,都不是平凡的人生,但為何變成他們的選擇?難道說,他們是因為太畏懼死亡帶來的陰影,因此決定操縱╱超越死亡的願力,而成為一個黑╱亮得徹底的人?

在東野圭吾這部他首度入圍直木賞的名作中,他製造出前所未見的謎團,也是前所未見意外的結局,裡面傳達出人類世界前所未見的惡,也充滿了前所未見的犯罪。他並非以真相去解釋犯罪,而是以一個又一個犯罪謎團,去回應犯罪謎團的事實,這裡面的慾望糾葛、人性幽暗,都讓人瞠目結舌,難以卒睹。

更難得的是,在這個橫跨了19年(1973~1992)的故事中,我們看到了近代日本的縮影,東野圭吾運用他的出身地大阪作為故事的舞台,穿插了這將近20年間的科技發展,犯罪者或追緝者,都必須被這樣的時代潮流推著走。

當然,就像一般推理小說中常會見到的,犯罪者總是能運用新的科技手法,完成他們的犯罪。但在此同時,東野圭吾也透過這個故事讓我們思考到,在科技發展的同時,人心又該如何?人心會透過時代或科技的發展而得到進化?還是道德終將會崩毀於真正的機械文明,甚至是數位文明的黃金時代?透過推理小說這個故事容器,我們看到了東野圭吾不斷追問的那個問題:

人性,將會是我們最後的救贖嗎?還是,
人性,才是毀滅我們得到最後救贖的真正兇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89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