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神小風:說謊只是我生存的方式

  • 字級

(攝影:政彰影像/陳昭旨)

神小風一出現,攝影師就說,好像從日本漫畫中走出來的美少女。她有問必答,手舞足蹈,令人幾乎就要以為她是個開朗的少女。但當然不是。她每天回家的功課是認真悲傷與說謊,並因此寫出誠實到令人心痛的謊言,在小說和網路上,玩著真心話大冒險。

她說,國小到國中都沒有朋友,高中時開始有朋友,但因為不是個聰明的人,卻又念升學高中,所以需要比別人花更多時間唸書,「但總是考最後一名,我就是個笨蛋!」她雙手抱頭說,她沒有少女時代,不會唸書,卻要升學,功課差,很自卑。

姊姊一定很寂寞吧,寂寞的拚命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自己。──《少女核

所以她開始學會虛構,以及說謊,如果討厭真實的自己,那就變成一個全新的人,就像按下電玩的重生鍵,再來一次。虛構,就從命名開始,所以她改叫神小風,並以此獲得新生。雖然新名字來自「神風特攻隊」,而那是以自毀告終。
少女核
少女核
長篇小說《少女核》的書名,意思是少女「一按下去就爆炸的按鍵」,也可以說是不願面對的黑洞。她的黑洞有二,一是家庭,不願提也不想講,另一是傷害別人的事。這本書雖然是小說,但卻是講她自己的黑洞。

這是一對姊妹的故事,兩人到一個陌生的城市重新生活,姊姊「還沒學會怎麼樣才能牽起妹妹的手。」神小風說,她真的有一個妹妹,自己很想要討厭她,如果可以討厭她就會很輕鬆,很乾脆的當個陌生人。小說是虛構的,但她是「半自白的寫,寫小說可以保護我,別人會以為那些是假的。」

現在說出來,不就大家都知道是真的?「對吼~」她又雙手抱頭,她果然不太聰明。無論如何,她只有在寫小說時,可以實實在在面對自己,不能逃避,同時面對自己與妹妹的關係。寫完之後,姊妹關係的確改善了,現在不好也不壞。

高中畢業,她喜出望外地考上大學,並在大三、大四時開始大量寫、認真寫,得了文學獎之後,「這一生,終於發現有一樣事情,自己是特別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38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