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畢恆達:塗鴉就像街頭表演,創意超乎想像!

  • 字級


畢恆達
(攝影/但以理)

長年研究空間、性別等議題的台大城鄉所副教授畢恆達,也是個塗鴉達人,但他不是拿著噴漆罐晝伏夜出,而是著迷於塗鴉藝術豐富的表現形式,自1986年到紐約留學見到塗鴉後,開始紀錄塗鴉,並潛心研究十多年,日前終於推出塗鴉專書《塗鴉鬼飛踢》

塗鴉鬼飛踢
塗鴉鬼飛踢
「我唸的是環境心理學,凡是跟空間、跟人有關的,都是研究的主題,」畢恆達說,初次在紐約地鐵車廂內看到黑鴉鴉的簽名塗鴉時,覺得氣氛陰森恐怖,後來走在街頭驚喜地發現,原來塗鴉除了簽名,還有泡泡字、模板……等表現形式,此後他開始拍攝街頭塗鴉、大量閱讀相關書籍,「當我認識愈多,愈發現樂趣,恐懼感也自然消失。」

1992年回台灣後,畢恆達從學校課桌椅、公車、公廁的大眾塗鴉開始研究起,他表示,研究大眾塗鴉有個難處是問不到塗鴉者的心理,只能分析文本本身,但這些看似個人行為,集體反應的卻是某個年代的社會氛圍。他訪問一般民眾對塗鴉的印象,普遍得到「破壞公物」的答案,也有人說,某些塗鴉很有幽默感,圖畫得很漂亮。

畢恆達3
Banksy塗掉「ING」字樣,畫上盪鞦韆的小女孩,諷刺人們為興建停車場犧牲公園綠地。攝於洛杉磯(圖/遠流出版提供)

的確,走在街上不難發現,有些政府或企業的廣告甚至比塗鴉醜上一百倍,難道他們就有權破壞市容?「美醜是其次,一模一樣的塗鴉若是商業廣告,就瞬間變成合法的,重點是誰有權力決定空間的樣子,」畢恆達說,郝龍斌市長在選舉前曾出席塗鴉活動,拿噴漆罐在牆上塗鴉,傳達自己也有活力與創意,還在河濱公園設立合法塗鴉區,但他也是首位親自上街清除塗鴉的市長。「這跟台北舉辦花博、聽奧有關,為了城市行銷,市政府認為讓塗鴉絕跡是管理能力的象徵。」

現在,只要有一個非法塗鴉客被抓上了新聞,官方就會說:明明有五個合法塗鴉區,為什麼不使用?「其實並不會因為有了合法塗鴉區,非法塗鴉就消失,」畢恆達分析,塗鴉客希望作品能被更多走在街上的人看見,不見得喜歡合法區的地點,通常只有運動、騎單車的人才會到河堤;此外,空間本身的特殊性對塗鴉來說相當重要,有些創作得克服空間的困難,甚至融入空間,與空間對話,和人群的互動,像是台灣塗鴉客Candy Bird的作品,巧妙地將破裂的牆縫變成盛水的容器,若是在合法區,便少了這種獨創性。

畢恆達1
Candy Bird利用破裂的牆縫紋路,畫出可愛的小船與盛水容器(圖/遠流出版提供)

畢恆達2
遭到清除後,也沒比較好看。畢恆達說,清除的人也很妙,不是整面塗掉,而是只蓋了圖案部分(圖/遠流出版提供)

畢恆達4
畢恆達喜歡帶有社會意涵的塗鴉作品。這是台灣塗鴉客Bbrother聲援樂生療養院的模板塗鴉(圖/遠流出版提供)

「政府清除得太認真,也讓許多很有創意的空間消失了,」畢恆達說,雖然塗鴉客都不希望被抓到罰錢,但是合法化卻不見得是他們想要的,因為那種上街突襲在高壓下創作的刺激感,與歷劫歸來的成就感,便是塗鴉吸引人之處。

「塗鴉就像街頭表演,讓一般人有機會接觸到新的藝術領域,」畢恆達表示,不像花錢去聽歌劇或古典音樂,內容是篩選過的,形式也較能預期;但街頭塗鴉的形式或訊息,可能會不經意拋出一個全新的想法,讓你進一步思考,而且創意超乎你的想像。

〔畢恆達作品〕
空間就是權力
空間就是權力
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2010全見版)
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2010全見版)
空間就是性別
空間就是性別
GQ男人在發燒
GQ男人在發燒
無性別偏見的校園空間手冊?(附CD-ROM)
無性別偏見的校園空間手冊?(附CD-ROM)
找尋空間的女人
找尋空間的女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願意成為同志「好厝邊」嗎?

第17屆臺灣同志遊行訴求為「同志好厝邊」,希望更多人注重性別友善的問題,不管是同性、跨性、多元性向,都需要得到尊重,如果你身邊有因為不了解而抱持仇視態度的人,這幾篇文章或許能夠成為對話的契機。

72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