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永遠年輕,永遠在路上,也永遠熱淚盈眶的《背包十年》

  • 字級

「一個人迷失在異地:孤獨、掙扎、喘息、?喊,並能夠在一瞬間做出判斷存活下來,便是生為一個人所特有的潛能,便造就了這人。」——安藤忠雄
上週末筆者剛從巴黎回來,分發小禮物給同事們的時候,有人問是自助還是跟團?巴黎好不好玩?唔,第一題很簡單:自助。第二題讓我有點猶豫,因為旅途一直到被扒前都算好玩,但是被扒時心情就大受影響,那幾個小時不好玩。

有些朋友聽到我被扒的經驗,說以後去歐洲都還是跟團好。我好想告訴她們其實沒那麼嚴重,跟團或許不用遇見地鐵的扒手,但未必不會遇到偷兒;或許無需直接面對點餐時比手劃腳的尷尬,卻也大大減少了與當地文化貼近的機會。而這種機會,正是人在年輕時最需要去攝取的養份。

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曾在書中寫到,他的建築想法皆是自學而來,而自學的其中一種方式便是「旅行」。他說:「沒有什麼比透過自己的五感來實際體驗空間來得重要。『旅行』,可以讓人遠離日常生活的惰性循環、加深思考的深度,促進個人與自我的對話,不管是從實際的旅行或者是思索的旅程當中,我都學習了不少。」

就像從借個背包出發,到頻頻甩掉八份工作上路,《背包十年》的作者小鵬在十年裡沒幹過啥太正經的事,除了旅行。他用最節儉、最自助、最深入的旅行方式,將半個地球通通塞進了背包。

小鵬在書中以編年體的方式,陳述了他在十年間到陽朔、丹麥、瑞士與印度等地自助旅行的日記。沒有一般遊記的景點描述,只有一個背包男孩抱持著對世界的熱情,記錄著在路上的苦辣酸甜。

例如,他在瑞士日內瓦遇到海關刁難,當其他背包客很快被放行時,只有他被要求裸體搜身。他如實地陳述著,卻讓許多自助旅行者不禁心有戚戚焉。因為語言不通,或是某種程度地將亞洲人與恐怖份子、毒販畫成等號之故,我們在國外總是特別容易被「另眼相看」。不是行李過X光機時總被點名去旁邊再檢查,就是海關人員老要多看你幾眼,甚至特別把緝毒犬帶過來你身邊聞……。

隨著出國限制放寬與所得增加,中國人《文化苦旅》的年代已然過去,《背包十年》象徵著內地年輕一代較老一輩對世界的熱情不減反增,他們迫不及待地想用實際的行動去探索、以開放的心情去體驗,並樂於將所看到的一切在網路上與眾人分享。

「我從三毛、格瓦拉、凱魯雅克、路人們那兒獲得了夢想和鼓勵,我想告訴那些走在我後面的年輕人,人生不只是房子車子,應該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這是小鵬給讀者的話,台灣的年輕人或許也應該好好聽一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詩集、繪本、料理書和旅遊書,這些書籍是怎麼做出來的?OKAPI帶你直擊設計現場

讀詩、讀散文、讀小說、讀繪本、讀漫畫、讀科普新知、讀財經商管.......我們在閱讀不同書種時的心境、感受和需求都不相同,「書籍好設計」的定義也會隨之改變。那麼對於不同書種、文類的創作者和讀者來說,什麼樣的書籍設計會令人愛不釋手呢?

65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