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浮在時空當中、溫暖機智的《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

  • 字級

文/達利

大部份故事,都是圍繞著一個特定主角發生的。

比如說是主角在某段時間裡的遭遇,或者是主角上下幾代之間的事蹟──仔細想想,我們讀過的絕大部份故事,主幹大約都是這樣子的,就算故事的場景設定宏大(像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時間跨越百年(像馬奎斯的《百年孤寂》)、試圖闡明某種主義或者哲學(像艾茵‧蘭德的《阿特拉斯聳聳肩》),甚或是在故事裡濃縮某個時代的樣貌(像曹雪芹的《紅樓夢》或者鹿橋的《未央歌》),我們總還是找得到幾個主角,由他們的經歷帶領我們穿越所有情節。

不過,也有些故事不是這麼說的;比如伊坂幸太郎的《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

《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是伊坂幸太郎的短篇輯,收錄了〈動物園的引擎〉、〈Sacrifice〉、〈Fish Story〉及〈洋芋片〉等四篇短篇作品:〈動物園的引擎〉以主角「我」在電車上無意間聽到的對話起始,回想起十年前與學長及同學一起前往夜間動物園的往事,學長河原崎用一種沒頭沒腦的推理方式將一個睡在動物園、被稱為「動物園引擎」的怪人永澤先生,與當時未能偵破的市長命案聯想在一塊兒,分明半點兒紮實的根據都沒有,許多跡象卻被河原崎的胡說八道一語中的,難道命案真會如此誤打誤撞地偵破?〈Scarifice〉描寫「正業是小偷、副業是偵探」的主角黑澤受託到一個山中小村尋人,聽聞小村中的「獻祭」習俗,更掘出了深埋聚落當中的祕密;在〈洋芋片〉當中,黑澤再度出場客串,這個故事的主角是個叫今村的新手小偷,不但有著奇怪的正義感,還帶著女朋友一起上工,進了下手對象的家門後卻又啥也沒偷、只是窩在地板上看漫畫──他到底想做什麼呢?

四個故事當中,最有趣的,或許是第三篇〈Fish Story〉。

〈Fish Story〉由幾個看似不相干的段落連綴而成:一名富有正義感、晚上開車時聽著一捲龐克錄音帶的男子,當歌曲進行到該曲有名的「空白」橋段時,聽見車外傳來奇怪的聲音;一名解決某個事件後返國的女子,在回程的飛機上,坐在鄰座的男子與她閒聊,提到自己的父母親從小就希望自己長大可以成為「正義使者」;一個紅不起來的龐克樂團,在錄製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時,突如其來地做了某個動作... 這些前後跨越數十年、角色之間甚至不一定有什麼關聯的段落,串到最後居然成了解決某個巨大事件的關鍵,換言之,這個故事浮在時空當中,由東一塊西一塊的事件拼湊起來,絕大部份出場的角色並不知道自己和這宗事件有關,只有跟著作者採取全知觀點的我們,才能綜觀故事的完整面貌。說起來彷彿複雜,但精采的是,〈Fish Story〉在不長的篇幅裡就清楚地交待了一切,讀來輕鬆有趣,到了最後一刻、結局出現時,我們才驚覺伊坂的企圖。

已經熟識伊坂作品的老讀者們,在閱讀這四個故事時還會有些意外的驚喜:〈Sacrifice〉、〈洋芋片〉裡的黑澤、〈動物園的引擎〉中主角的老同學伊藤以及〈Fish Story〉中機上女子鄰座的老夫婦,都曾在伊坂的其他長篇作品中出現過,見著他們的身影,一定會讓我們發出會心的微笑;而如果在從未讀過伊坂作品的情況下拿起《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則會是一個認識這位作者的絕佳入門機會:這些故事輕盈易讀,笑中帶淚,忠實地呈現出伊坂溫暖機智的世界觀(另一本推薦的入門作品,則是短篇連作《孩子們》)。

巧妙的情節安排,溫柔的人性描寫;翻開《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歡迎進入伊坂幸太郎的世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283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