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千年禁錮,仇恨是唯一的救贖?--紐伯瑞文學獎銀獎《木屋下的守護者》

  • 字級

二十五年前,一場雷擊鬆動了老樹下的幽禁,一段禁錮千年的仇恨即將爆發。地底甕中的生物蜷伏等待,訴說著:「我的時候就要到了….」承諾是人世間最不可靠的言語、背叛的心碎才是真實的感受,復仇!是她唯一的救贖。
啊!拉彌亞,半蛇,半人。
流著冷血,也流著熱血。
是蛇。
也是人。
愛上亞當之子,脫去黑得發藍得閃亮鱗片並披上光滑柔軟的人皮。
獻出真心卻換來背叛。恨。是她的一切。
恨那個也披上人皮投入鷹人懷抱的女兒,恨他們的愛。
孫女是我的。必須是蛇族的。

二十五年前,一把來福槍,打破了一個男孩的臉,也打碎了一個男孩的心,他走入森林,把父親給他的真名刻在樹上,從此遺棄。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森林裡。心碎是真實的感受,復仇!是他唯一的救贖。
要小心這個冷酷的男孩,小心這個黑暗之子啊!恨。是他的一切。
恨這世間的愛。獵殺,是證明自己存在的方式。


一隻被短暫愛過卻被拋棄的花斑貓,懷著身孕徘徊在古老森林裡,一隻尋血獵犬的憂鬱歌聲打破天敵的自然法則,兩顆心,靠近。一隻花斑貓、一隻曾經逼退美洲獅卻因為一次心軟而被永遠囚禁的尋血獵犬、兩隻貓寶寶,互相依偎在木屋底下,生存著。
不要哭,不要怕….
在每一破曉時分,我會守護著你們玩耍。
小心那個破臉的男人,要小心,在木屋底下最安全。

愛,緊繫著木屋底下的四隻小生物,但一次貪玩,卻毀了這僅有的美好。那個破臉的男人,那個在二十五年前從此遺棄真名的男人,窺望這群活生生的誘餌,沒有愛,只有獵殺。活生生的花斑貓是獵殺古鱷魚王的最好獵餌。

僅剩年老軀殼的尋血獵犬能否實現守護家人的承諾?破甕而出對世間懷恨的古老生物,對這一切是漠視?是廝殺?還是有其他的救贖之路?

《The Underneath》,是一本精采的小說,三條故事軸線交互穿插,帶出了悲傷、愛與恨,最後交織出一段關於救贖的故事。作者創造了兩個帶著仇恨的角色,卻給了大相逕庭的結局,不論走向毀滅的,或是走入重生的,都讓人唏噓感嘆:「如果,能重新來過,或許,他們都會擁有美好。」但這份感嘆,或許你能和我ㄧ樣,在那條用盡最後一分力來捍衛的尋血獵犬,以及為了家人,不離不棄的小花斑貓身上,獲得舒緩慰藉。仇恨或許可怕,但愛,卻能救贖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29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