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只要做自己就夠了!三浦紫苑談《哪啊哪啊神去村》創作經過

  • 字級


三浦紫苑
 
「小時候,我的祖父在三重縣從事林業工作,明明不用每天進公司,仍看到他忙進忙出來回奔波。我一直很好奇:『從事林業都在做什麼呢?』一棵樹的長成需要100年的時間,想必一定不簡單。我回憶著祖父家位於山明水秀之地的同時,也萌生了寫這樣一本書的念頭。」

哪啊哪啊 ~ 神去村
哪啊哪啊 ~ 神去村
才華洋溢的三浦紫苑常對外宣稱自己是「腐女」,不少小說作品也改編成漫畫,《哪啊哪啊神去村》雖然同樣以年輕人為讀者群,卻因為主題健康、故事貼近心靈,吸引了很多熟年讀者。生活在都會日久,三浦小姐看著讀者群中的許多年輕人漫無人生目標,或硬逼自己努力追求職涯上的功成名就。她想透過這個故事幫助年輕人釐清工作價值是什麼,難道真的只要爬上高薪職位,人生就沒問題了嗎?

三浦小姐認為,不管任何工作,能感覺到有價值的都只是一瞬間而已,大多數時候都是覺得「啊!好辛苦」、「不想幹了」。所以她讓主角平野勇氣在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先做再說,雖然也會遭逢痛苦與艱辛,但後來能找到意義與價值感,而有了樂在工作的動力。

開始寫這本書,是因為徳間書店的文學雜誌(《本とも》)邀她做為期一年的連載,這個感覺很親切卻又不了解的題材對三浦小姐來說很有吸引力。為了寫這個故事,她大量閱讀資料,到林場調查。訪問了林務局的職員、林業經營學的教授,並回到祖父住過的村中,向還在從事林業的老爺爺們請益。故事舞台「神去村」是個虛構的村子,但就是以三浦小姐的祖父住過的「美杉村」為雛形。連載結束後,她還以後續採訪的形式,前往林業興盛的尾鷲及松坂,參觀現場並訪問了許多人。

因為實地感受過,故事裡的人物相當有存在感:粗獷大哥前輩與喜(阿斧)、領導者型的清一,還有那隻與大家打成一片的小狗鋸子,每個人都有鮮明的性格。三浦小姐說:「祖父家的鄰居養了一隻獵山豬的白狗,平常沉穩安靜,打獵時卻威猛無比。山上的人們就是如此,我喜歡這些平常看起來很普通,遇到自己專長的領域,又能立即施展長才的人。這些人在林業領域中閃亮發光,擁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獨特能力。」

至於平野勇氣,他就像我們身邊隨時會出現的率真傻氣又帶著認真口吻的18歲少男,他的敘事讓整個故事讀起來明亮開朗,許多讀者都反應讀完令人神清氣爽。作者說:「我不想講又臭又長的故事。如果我氣氛很陰沉,就無法傳達林業的趣味了。事實上,從事林業的人,個性多數都很開朗呢!因為,放不開的個性恐怕很難勝任這麼吃重的勞動。這個工作很需要團隊合作,豪邁、溝通能力強的人才合適。像與喜這樣的人在山上真的很多,平日爽朗又風趣,一旦開始工作,表情就會驟變,變得認真又熱心。」

書名上的「哪啊哪啊」,其實是方言,意味著「慢慢來嘛」,這是作者虛構的語言。她原本想設定為日本的「三重腔」,最後自己捏造了一個方言,想透過這個步調緩慢的語感,呼應林業以100年為循環、經營的價值觀。當人們只著眼短暫的成功與享樂,常常會突然感到人生沒意義。而三浦小姐希望將這個以自然為師的平實故事,獻給對自己未來沒有想法、沒有目的,甚至感到人生沒意義的人。她希望大家讀了換個角度思考:「不對,我只要做自己就夠了!」

好些入戲的讀者問,平野勇氣今後會持續從事林業嗎?作者說:「作品中並沒有明說,但應該會這樣吧!這樣的話也很好。」確實,只要生氣盎然的活著,做自己就夠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周成林、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1667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