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我承認,有時他幻想過頭了,不過卻演活了我們少年時代,那個對規矩和教條不甚耐煩的青春原型

  • 字級

「年青人?你腦袋瓜到底在想什麼?」大人明明自己走過,卻還要問。其實我們腦袋瓜真的沒裝什麼大小事,只是青澀了點、粗率了點,還帶點真實的可愛;時常矛盾和反覆;雖然搞不清楚這世界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大道理,也會跌跌撞撞地體會並走出屬於自己的無悔青春。就像何令,那個在《星期三戰爭》裡頭有點可愛又有點幻想性神經質的少年何令

面對老師,何令會有被迫害式的青春幻想:
●每次只要一抬頭,她就會看我一眼。她看我,是因為她恨我,恨我的膽識。
●貝克太太竟然對我微笑。我開始擔憂。她看起來就像那些邪惡的天才,突然想出一個征服世界的好辦法,幻想全地球的人類在他們的手心裡顫抖。

面對考試,何令會有無奈的青春吶喊:
●貝克太太給我一張上面有一百五十題問題的考卷,內容是《暴風雨》。一百五十題!我告訴你,其中有一半連莎士比亞本人也沒辦法回答。
●她在我的答案上畫個大紅粗斜線。看起來就像我的考卷流血了,快死了。

面對爸媽,何令會有代溝的青春感歎:
●他們不了解自己應該聽懂小孩在說什麼話,你撥動他們的一根弦,卻收到一個走調的回音。

面對生活大小事,何令又會有屬於自己世代的青春感受:
●上帝會在災難發生的前一刻送訊息給你,如果你聽,你就會活下來;如果不聽,你就完了。
●要是有人對你打「我小的時候,日子是多麼艱苦」這種牌,你實在很難繼續抱怨下去。
● 如果你是七年級生,身穿藍色花邊斗篷和黃色緊身衣,屁股上還有白色羽毛,卻還在哭的話,你最好把自己縮起來,死在某個黑暗的巷子裡。
●我告訴你:七年級生的愛恨情仇常在一線之間。

我承認,有時他幻想過頭了,不過卻演活了我們少年時代,那個對規矩和教條不甚耐煩的青春原型。看著他,你會想:我好像也曾這麼傻裡傻氣過。所以共鳴,所以發笑。


《星期三戰爭》是一部典型的校園小說,環繞在師生、學生與家長、教師與家長以及同儕間的互動。書一開頭就點出了故事的主軸:
卡密羅國中七年級所有的小鬼裡,有一個是貝克太太痛恨至極的。
那就是我。
而且,我告訴你,我什麼都沒有做。
就這麼開始了。貝克太太(何令的老師)和何令間的互動成了故事的主軸線,而串連他們的則是莎士比亞。

星期三下午,一半的學生去上猶太教的希伯來文課,另一半的學生去上天主教的教義問答課;何令,一個基督徒,整間教室只剩下他和貝克太太。何令想擺脫老師的監督,貝克太太也想擺脫這個讓人頭痛的何令;但不論安插什麼工作,或以到別堂課重修數學為名,命運之繩還是緊緊地將他倆繫在一起。
最後,貝克太太對何令說:
「胡德胡德先生(何令),我們一直在浪費我們的機會。」
「我們有嗎?」
「我們有。從今天起的每個星期三下午,我們一起來讀莎士比亞。」
老師拿莎士比亞出來,就是要讓學生無聊死。

不過,莎士比亞沒有讓何令無聊死。我想這是你會喜歡作者安排的地方,因為《星期三戰爭》不是一部解讀莎士比亞文學的小說,它是何令的故事。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二月、三月、四月、五月、六月,何令從讀過四次的《金銀島》、一半的《劫後英雄傳》與《野性呼喚中》,走入了《威尼斯商人》、《暴風雨》、《馬克白》、《羅密歐與茱莉葉》、《凱薩大帝》和《哈姆雷特》的世界中。

一個月一個劇本,何令的生活也發生了許多事情:友情、愛情、親情...而師生之間的互動,也從衝突到漸漸了解與認同。從原本一股腦背誦《暴風雨》劇本中罵人詞彙的何令,到帶回離家出走的姐姐後,對於《哈姆雷特》有所詮釋和人生體驗的何令,都讓我們看見了這位少年他的思考、成長、蛻變。

你,也正走在自己的青春之路上嗎?讀何令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15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