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罩在巨大布偶裝下,這世界的某些長相。

  • 字級

文/達利

佗希住在一個叫「卡通布偶城」的地方;在這個城裡,長相可愛是最重要的標準──如果長得可愛,不但可以搬到比較高檔的區域居住,還能替家人爭取到更好的待遇;那如果長得普通呢?那就想法子變得可愛點兒吧──不,不是去整容,只要穿上布偶裝,不就一切 ok 了嗎?而且這麼一來,穿著布偶裝的居民就成了本城的特色之一,還有吸引觀光客的重要用處,真是一舉多得!當然,如果長得很糟的話就得住到不會被外人看見的貧民區去啦,如果更糟糕一點,還會被送進「渾然忘我飄飄屋」,接受思想改造哦?

但是,住在這個巨大遊樂城裡頭的居民們,又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呢?

布偶裝一方面顯示自己在城裡的社會階級較低(因為長得比較不可愛),一方面又是城市的觀光特色;穿上布偶裝後,美醜的標準似乎就有所不同,但不可愛的人並未因此變得比較團結,還是會相互比較各自的真實長相。佗希的樣貌不上不下,所以就得穿上布偶裝,他一面覺得自卑、一面輕蔑別人,一面不確定自己的性傾向、一面在怪異的家庭成員、同學好友之間徬徨度日;他懷抱著某種「我有自己的目標,如果去外面的世界生活的話會有更多可能吧」的理想,但當終於下定決心、毅然決然地離開卡通布偶城後,才發覺外面的世界更加光怪陸離...

這是《寵物裝》的情節──一個從各方面看來都十分特別的故事。

首先,是內容的呈現方式:《寵物裝》將漫畫與小說結合在一起,一格格的框線裡有時是畫、有時是文字,故事的行進有時以漫畫畫面表現,有時以文字方式描寫;再者,是這個故事的敘述角度──初聽這個設定時,心想這要嘛就是個揭露布偶裝及樂園多麼虛偽的現實故事,再不然就是多轉個圈,討論「或許穿著布偶裝反倒是將自己的本性外顯」、「其實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穿著一層虛假的服裝」這樣的議題,但在讀完之後,卻會發現這故事雖然觸及了上述議題,卻將發生的場域更向下拉,拉進一個更加渾沌的象限當中。

在原先的想像裡頭,總有個較光明肯定的面向,來與較黑暗否定的面向對比,但《寵物裝》故事裡呈現的,其實是一團混在一起的灰:沒有太多的亮,自然顯不出直接的暗,只有不好的,與更不好的,灰,以及更深的灰。所有理想其實都是不確定的空談,所有美好都只是暫時的假象;友誼、愛情、慾望、夢... 一切到頭,其實都會成為幻滅的迴圈。

是的。《寵物裝》不是一個最後實現理想、人生一片大好、天際綻放光明的故事。

相反的,它闇暗、混亂、壓迫,令人不安。但也正因如此,閱讀《寵物裝》的時候,得不時停下來喘息,而在這些瞬間,我們會發覺,雖然荒謬可怕,但《寵物裝》揭示了某些讓人嫌惡的人性現實,讓我們慨嘆,或者思索。

翻開《寵物裝》,多少是需要點兒勇氣的。
但當我們閱讀它、思考它,或許,就可能開始窺見,罩在巨大布偶裝之下,這世界的某些長相。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40年前的今天,美麗島事件爆發,有些人的人生從此改變

1979年12月10日的這一天是國際人權日,也是美麗島事件發生的那一天,有人被捕、有人失去家人行蹤,有人逃過一劫但仍惴惴不安,在這一天讓我們聽聽這些人的故事。

119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