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今天,小皮皮死了。

  • 字級

放學回家,家裡好安靜。
靜得讓我受不了,靜得讓我覺得怪怪的。
應該會聽到小皮皮「嗶啾啾啾----」的跟我說「你回來啦!」才對啊。
我衝到鳥籠前,卻發現小皮皮縮著腳,仰躺著,一動也不動。
「小皮皮,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
死亡。你和孩子談過嗎?
最近常被問到:「拉麵(我的小狗)走了的話,你會怎樣?」
我搖搖頭:「不知道。」
會很難過,但「難過」好像無法納進所有情緒。
因為我很清楚,活著的,得繼續往前,繼續笑、繼續哭、繼續過生活,而這一切讓你覺得悲慟、無奈甚至愧疚。
-------------------------------------------------------------------------------------------
我連最想要的大型藍色腳踏車和三十六色水彩筆,都不想要了。
最討厭的牛奶,我會乖乖喝下去,媽媽出去工作不在家,我也可以
忍受。如果----小皮皮可以活過來的話……
-------------------------------------------------------------------------------------------
如果。如果那天我多和他講些話,他就不會想不開了…
如果那天我別讓他騎車上山,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如果」我們常常說如果,責備離開的,也自責活著的。
-------------------------------------------------------------------------------------------
那隻烏鴉把小皮皮帶走了……
我知道他一定會把小皮皮啃得精光,什麼也不剩。
我的小皮皮完全消失了……
-------------------------------------------------------------------------------------------
存在。對於離開的,我們捨不得也放不下。留下一件衣服、一個物品、一張照片、一個墳墓,不是為了離開的,而是因為活著的人需要它們來記得「存在」兩個字。
也許,我們都是在窺見死亡的那一刻,才了解生命的意義。《送你一顆紅蘋果》中的小玲,拿起石頭丟傷了叼走皮皮屍體的烏鴉,差點讓另一個生命也消失,在難過後悔之餘,回想起皮皮帶給他的快樂,才發現記憶是那樣鮮明,份量是如此之重。原來,存在不需要一件衣服、一個物品、一張照片、一個墳墓來印證,只稍閉眼,會發現離開的仍以溫暖的方式,沉甸甸地活在你心中,永遠不會忘記。
當被丟傷的烏鴉醒過來,小玲拿起皮皮墳上的一顆蘋果,讓烏鴉叼走,也學會了如何面對自己的傷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孩子啊,媽媽想跟你說_____

從懷在肚子裡到看著你長大成人,不同的階段我有不同的話想對你說......

10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