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博客來2001出版全觀測:〈博客來首屆年度選書獎〉出版之星──鍾文音

  • 字級

專訪/趙啟麟

推薦理由:
去年新生代作家中,鍾文音以整體表現,引人注目。她去年共出版家族史散文《昨日重現》、短篇小說集《過去》及旅遊紀行《遠逝的芳香:我的玻里尼西亞群島高更旅程紀行》等三本書,不僅在一年之內橫跨三種文類,甚且都有優秀的表現;5月時舉辦畫展「風景—凱瑟琳迪拉薩vs.鍾文音詩與歌的對畫錄」,展現繪畫方面的才能。她在前年10月離職之後,果然展現了旺盛的創作力,成為一名傑出的全職創作者。

生平簡介:

淡江大學大傳系畢。一九九五年曾赴笈紐約學生藝術聯盟習畫,以近兩年的時間攜回了約百幅畫作。被喻為九O年代後期崛起的優秀小說家,兼以散文之筆寫家族寫旅行寫島嶼,是近幾年全國重要性文學獎的常勝軍,多次囊括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長榮華航旅行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第一屆劉紹唐傳記文學獎、世界華文小說獎和國家文藝基金會小說創作補助等。

畢業初期曾進入侯孝賢電影工作室,游牧於電影場記和劇照師等工作,黑白照片是她的另類擅長。曾擔任記者一職,現今專事寫作和繪畫創作。

博客來專訪:

鍾文音離職之後,把艾蜜莉的詩集放在床頭,告訴自己寫作永遠不會孤獨。她去年寫這三本書的收入,竟還不如得個文學獎首獎,不過不重複自己和不再參獎這是「必要的道德」。除非今後有新設或從未參加過的文學獎大獎很吸引她之外,大體上參加國內例行大報文學獎的傳統方式,她已經完成且告別階段性的任務了。

從1997到2000年這三年她共得了11個獎,大都用來還母親房貸,說來似乎有點悲哀。不過不參獎,寫作的自由感好,成為自由者很棒,就是奈波爾說的「文學不能有個老闆」很重要。也曾有政客拿大筆錢要她寫傳記,但是這離自己的生命太遙遠而拒絕。雖然在台灣,閱讀已不成為主要的樂趣,但她還是想做自己想做的,很多文學作家都跟她一樣有被時代拋棄的感覺,生不逢時,沒經歷到純文學的風華時代。

去年對鍾文因而言是「很奇異的一年」,有兩個月在大溪地和上海,在紐約時和去年都是在遊蕩,但是在紐約時是無產階級者,處在純粹的邊緣,出門不用帶手機,是一個沒有身分的人。現在有了房子算是有產階級,處於社會的核心,成為作家,是一個有角色的人,買一個包包刷信用卡簽名時,售貨小姐竟也知道她是作家,這跟有名無名沒關,而是提醒她是一個有角色的人,是個提筆的人,再也不是個無根者。

她剛回國時身上只剩十美元,賣了五幅畫,只拿五萬元,以後不會再做賤賣這種事,出版書已經很社會性了,繪畫不想也那麼社會性,書可以不斷再版,但是畫永遠不可能重複,「賤賣畫作比鬻文維生還殘酷」。出門面對他人時,鍾文音大都帶著微笑的表情,其實內在是波濤洶湧甚至驚濤駭浪,只因獨處時可以在繪畫上找到黑暗的出口,文學和繪畫對她都是接近一種靈魂的治療,只是文學向外對話,繪畫像私密後花園。

現在她正寫一個長篇的家族史,可能兩三年後會出版,視寫作狀況而定,寫長篇的時間就寫些短篇小說和散文,長篇小說就像是場馬拉松,而短篇小說和散文則是中間設立的涼亭站。已經寫完旅程紀行的下一本書--上海,主題鎖在旅途所思所見和寫張愛玲與阮玲玉等人,預計今年三月出版,今年還會去法國,寫西蒙波娃和莒哈絲。

她非常不喜歡旅行作家這個封號,因為旅行不是她的專業,旅行只是對外觀望的方式,且她很容易迷路和丟東落西的。去旅行,是要關注人在地理和歷史文化的活動,旅行作家這個辭讓她覺得不稱,「一向不喜名不正言不順的事物或稱號」。

旅行對她而言是過程,不是終點,旅行是養分不是目的,除了在散文紀行裡記錄時間留下的刻痕外,她更多是藉旅行來養日後的小說,讓小說走出世界。

離職後發現面對自己最難,很容易沒有目標,無所事事。她會在「盡可能的懶散中去積極」。很像貓,發呆窩居,但也常常出去野嬉。她一旦動起來會像一隻豹,集中地傾瀉所有的爆發力,所以她沒辦法天天規格化的寫作,必需醞釀沈澱,甚至大量地觀看發呆,必需有感覺和感動,寫作於她最怕成為日常的規範,若是失去生活的感覺,喪失了感動,沒了自由,敏銳度將顯粗糙,這對文學創作是一種不好的狀態。

要在文學的這口井裡時時保有水,她說。

作品如下:
《昨日重現》,大田,2001
《過去》,大田,2001
《遠逝的芳香》,玉山社,2001
《從今而後》,大田,2000
《裝著心的行李》,玉山社,2000
《寫給你的日記》,大田出版,1999
《台灣美術山川行旅圖》,新新聞,1999
《House》,大田,1999
《Flower》,大田,1999
《Dream》,大田,1999
《一天兩個人》,探索,1998
《女島紀行》,探索出版,199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海明威作品好看嗎?看各方作家怎麼說──

個人意見:「《老人與海》寫的是人生」;但唐謨:「我其實是先從電影中認識了海明威。」;何曼莊:「海明威是(不能)沒有女人的男人。」李桐豪:「海明威太在乎當硬漢了,不管小說裡的人物,或者真實的人生。」

80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