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2009年度暢銷作家】華文Top1:九把刀

  • 字級

九把刀
攝影/徐家駒(圖:博客來OKAPI)
▇角色很爛,那就完蛋了
寫過五十幾本書,一直以來,我覺得自己的書其實沒有什麼很深的意涵。在我的小說裡面,大部分的主題都很淺。我用創意、主題跟角色三個方法來解構小說,當中最有趣的部分是創意,也是讓故事吸引人的原因。一個好的故事,主題不見得要很複雜,當你閱讀一個故事,笑了,多半是因為它很有趣;哭了,就是作品的主題觸動到你的心,那是很單純,卻也很重要的東西。
 
獵命師傳奇卷十五
獵命師傳奇卷十五
至於角色,則是使故事精采的關鍵。淺白的主題可以用創意包裝得讓人叫好,但如果裡頭的角色很爛,那就完蛋了。所以我的故事絕對不是強在主題,我的主題絕對很平常──告訴你要正義、要為了自己覺得對的事情戰鬥、要捍衛你的家、要孝順爸爸媽媽……我擅長的是創意跟角色,這是我作品與眾不同的因素。
 
而我書中的角色,基本上都是朝同一個方向前進,我覺得這應該是每個作者的天性。有些作家以為他寫的角色是在寫他自己,其實不是,通常是在寫他期望的自己。我也曾經以為我是在用自己的個性寫某些角色,但我們都沒有這麼偉大。我們都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做到哪些事情,只是有很多因素無法做到;或是我在現實生活裡的道德感沒有這麼好,於是我把它投注在角色中,讓角色去完成。那是我嚮往的自己,或是我希望自己能擁有的特質,這些都是書裡比較正派的角色。
 
很多人認為我的作品文字淺白,缺乏文學性。我不否認這一點。只是我覺得,作家的價值決定在讀者。如果有個創作者整天講自己很厲害,但沒有讀者將他當一回事,再驕傲的人都無法維持下去。我的作品百分之百是淺白的,雖然我也曾經以「得文學獎」為目的進行創作(而我也真的得到了),但以得獎為前提與單純愛寫而寫的創作心態,兩者是不一樣的。
 
我會希望自己的文字有效用,但不是所謂的溝通,而是在傳遞。舉例來說,假設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一隻狗被撞,我因為難過而將這件事寫成網誌,如果當時你也在場,看到同一幕,也跟我一樣難過流淚,但你看了我寫的文章之後你沒有哭、甚至沒有感覺,那就是我在文字上的傳達有問題,沒有達到效用。
 
我認為文字有其技術性,我常告訴寫作課的學生,不要抓到一件自己大受感動的事,就瘋狂地寫下一大堆內心話,但其實沒有人跟你有連結。所以,寫的時候,心中一定要有讀者。如果你真的覺得你的創作只為了你一人而存在,你絕對不應該投文學獎、放上網路、甚至企圖出版成書;如果你真心覺得所謂的文學只為了你一人而存在,拜託不要在作品不受歡迎時用「曲高和寡」來為自己辯護。如果你覺得文學只為你一人而活,你就要有捍衛這個自我價值的勇氣。
 
殺手,無與倫比的自由
殺手,無與倫比的自由
我當然也想獲得純文學的認同,所以我才會以得獎為目的而創作;但我更希望自己獲得跟我一樣喜歡看漫畫、看電影的讀者認同,所以我就用我本來的文字,來寫很漫畫、很電影的東西。但是人生沒有全拿的。目前為止,我覺得全拿的人只有一個,就是金庸,而且是讀者替他贏得了地位。以前師長父母認為金庸的小說是閒書,但是現在讀金庸是為了提升國文程度──因為喜歡金庸的小孩子長大了,他們醞釀出金學,為金庸掙下了一席之地。所以我覺得很多事情,不是作者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有天分就能決定的事情。而既然決定不了,那就好好寫吧。
 
三聲有幸—電影創作書(1書+1 DVD)
三聲有幸—電影創作書(1書+1 DVD)
今年我做了一件寫作以外的事,就是拍了部短片電影《三聲有幸》。拍電影跟寫小說最大的差別在於,小說的每一個字,都是我自己獨力完成的,單兵作戰五十幾次之後,真的會自大,覺得自己沒有道理寫不完下一本。但拍電影的整個過程,都是在拜託別人給我力量與專業,電影好看,不完全是我的功勞,而我隨時隨地都會很有信心地說這部片子真的很好看,因為這是替所有的人爭光。
 
人之所以沒有去做一件事,純粹是認為自己沒有機會;一旦機會來了,厚顏無恥很重要,放膽就去做。以我來說,當導演這件事,純粹就是認為:我如果去做那一定會很屌吧!但這幾乎毫無勝算可言──拍得好,人家覺得你翅膀硬了,不過是把小說當跳板;拍不好,人家就說「你還是回去寫小說吧」──這兩種批評,怎麼選也要選第一種啊。
 
對我來說,有兩種職業是備受尊敬的,一個是作家,一個是導演,因為這兩種職業通常都賺不到錢,賺不到錢還要做,人家就會認為你有崇高的理想。只是我寫小說賺了錢,失去了大家對我的尊敬,每個人都覺得我沒有理念,那我就要去當導演。雖然目前我的導演身分還是賠錢的,但我希望自己明年就能被大家唾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