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這是一首關於南方女王的寇里多,就從鈴響的剎那開始哼唱...

  • 字級

文/達利

墨西哥女孩德蕾莎的腰際圍了一圈肥皂泡沫、站在浴缸裡刮腿毛時,電話響起。浴室裡熱氣蒸騰,但她光裸的肌膚卻馬上泛起一層雞皮疙瘩;因為鈴響的瞬間,她想起男友魁羅曾經這麼說過:「如果有天這支電話響了,就代表我已經死了。所以,妳一定要逃跑。」

「電話鈴聲響起時,她知道自己將會被幹掉。」──《南方女王》的故事,於是以這句話為始開展。

假使單就簡介來看,我們很容易把《南方女王》想像成一個「女主角介入國際販毒網絡,最後居然成為一方之霸」的故事,從女主角德蕾莎的逃亡開始,到她終於掌握了大西洋兩岸的運毒路線、成為「女王」為止。這條傳奇般的敘事線索,自然是《南方女王》故事的一部份,但這個故事之所以「好看」,其實並不只是如此這般似乎可以信口胡云的野史奇譚。

例如我們可以把焦點放在德蕾莎身上:她的男友魁羅性喜冒險,工作是駕駛小飛機替毒梟運送毒品私菸,但在某回任務中,因為私運貨品,所以被毒梟殺害。根據行規,德蕾莎也會被一併除去,但德蕾莎憑藉著勇氣及運氣,賭上自己的命,因而幸運逃出生天;接下來,她經歷了親自運毒、坐牢、充實知識以及開設合法貨運公司以掩護非法走私行動種種階段,一次一次地將自己朝上拉拔。作者雷維特讓我們讀到德蕾莎如何對抗自己的無助、武裝自己的脆弱,在男性權力高漲的地下世界,一步一步地劃出自己的事業版圖。雷維特並不諱言,在成長之後,我們的內心深處仍然藏著恐懼與猜疑,也因此德蕾莎的成長故事變得真實而且可信,從德蕾莎的角度閱讀《南方女王》,彷彿是閱讀一則關於女性如何在充斥危險男人的環境中,努力掙出一片天地的成長故事。

又例如我們可以把焦點放在故事中因運毒網絡而產生的種種敘述上頭:墨西哥、哥倫比亞、西班牙、義大利... 這些我們印象中可能是古文明遺址所在、咖啡的大宗產地、藝術家故鄉或者旅遊渡假聖地的國家,其實全是國際運毒路線的重要接點,那些風光明媚的海景港灣,也在月黑風高的夜裡吞吐著大宗毒品與私貨。關於毒品如何流通、運送者如何躲避追緝、所得的款項如何漂白等等,在《南方女王》裡都有詳實的描寫,就像是一部精采的犯罪小說。

或者例如我們可以把焦點放在「寇里多(Corrido)」上頭:寇里多是美墨交界處流行的傳統歌謠,曲式精簡,常被用來歌頌歷史事件,墨西哥北部的歌手常用寇里多傳唱罪犯及毒梟的人生,風行一時,三分鐘唱完一段波瀾壯闊的人生,被稱為「販毒歌謠」。寇里多在《南方女王》的故事中不時出現,除了帶出濃濃的墨西哥風情之外,也與發生的情節相互呼應(比如一開始德蕾莎接到電話的時候,就正好在聽一首歌頌女毒梟卡美利亞的寇里多,唱道『背叛與走私,是無法相容並存的。』);故事的最後,主述者「我」也感嘆自己沒有填詞譜曲、將故事濃縮進三分鐘音樂的才能,只好把故事寫成一本印刷本的寇里多。

這個主述者「我」,其實正是《南方女王》的最大特色:「我」是一個四處蒐集資料、打算將德蕾莎的故事寫成書的記者,整個故事就由「我」與許多角色的訪談以及用第三人稱敘述的德蕾莎事蹟組成,讀起來一面很有小說的趣味,一方面也很像記實的報導文學;尤其是在故事的開始,「我」講述了自己去拜訪德蕾莎的經過,這個章節就接續在德蕾莎開始逃亡的章節後面,但在前一章才逃離住處的女孩,在這一章已經成為「南方女王」,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便成為讓我們追著文字繼續往下讀的動力,更過份的是,「我」在離開德蕾莎寓所時,暗示著當天稍晚還會發生一件大事,所以不僅「之前發生了什麼?」讓我們好奇,「接下去會怎麼樣?」也讓我們充滿期待。

翻開《南方女王》前,我們以為會讀到一個如此這般的故事;讀完《南方女王》後,我們會發現,自己讀到的比想像的還要多出許多。《南方女王》既具備懸疑小說的概梗、也具備女性自覺及成長的橋段,既充滿國際運毒內幕架構的描寫,也充滿著國內翻譯小說較少見的中南美洲異國風情。

準備好了嗎?一切就從德蕾莎接起電話那刻開始。

她現在踏出浴缸、走向電話,沿途滴下一排水漬。電話仍在響著,她伸出手去... ...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從《使女的故事》與《證詞》聆聽未來「倖存者的獨白」

「無法否認,女權總是與民主一起殞落的。每一次對暴政的忍讓、每一次對於自由、平等、人權的輕忽,隨時會將所有生命──絕不只是在歷史中被壓抑湮沒的女性──推落萬劫不復處境。……」

114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