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在俯拾即是的殘酷裡,才能真正體會擁有幸福的苦澀。

  • 字級

事實就是這樣,我在這裡太久,早已無法體會何謂幸福。但透過《長路漫漫:非洲童兵回憶錄》的作者伊實美?畢亞所經歷的真實故事,才真正了解「日常」、「平常」這些字眼,是如此珍貴。




故事描述九○年代,在非洲獅子山爆發內戰期間,當年才十二歲的作者與其他五位少年在內戰期間的真實經歷。從逃亡到成為政府軍的一份子,從無助的少年到能夠熟練地使用AK-47步槍殺人,他們被迫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理解人性,被迫在應享受玩樂的少年時期,即見識真實世界的殘忍與無情。



對從前的他們而言,在非洲這片土地上,雖然屬於不同族群、說著不同的語言,但來者是客,彼此可以敞開胸懷歡迎對方。然而,戰爭無情地扼殺了所有坦然與信任。沒有所謂的朋友、沒有所謂的敵我不分,只要不是居住在這個村裡的,都是敵人。當他們漫無目的地走到一個陌生的村落,只會被認為是匪軍的童兵,因而被拒絕進入村裡,甚至被捆綁起來嚴格地逼問,任憑他們如何解釋與澄清,也無法令對方相信。他們從未經歷過何謂「不被信任」,但在這場戰爭裡,他們經歷了。



在如此真實的世界裡,沒有所謂的心理準備。這六名少年在一個如常的夏日早晨,啟程到另一村,參加朋友的才藝表演,這些玩樂,如此一般,因而他們沒有向家人告別,也沒說明目的地在哪裡,因為他們以為,馬上就可以回家。然而,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內戰卻爆發了,也開始了逃亡的日子。一切死傷,來得如此突然,連倉惶的情緒都來不及表達、恐懼的心情都還來不及凝聚,死亡、流離失所已經來到他們眼前。



這些日子裡,唯一能夠讓作者的心靈不至於過度扭曲的,是與家人曾經擁有的幸福回憶。被母親擁抱時的溫暖、與媽媽一起到學校接小弟下課時的愉快時光、外婆所住村莊的傍晚時分,猴子在樹林間跳動的景象,這些彷彿只是昨日的記憶,支撐著作者伊實美在那戰爭的年代裡,殘缺的心靈。



對我而言,伊實美筆下的字眼,情緒太過從容,卻能讓讀著的人感到淒惶,讓安逸太久的心靈驚醒,真實了解戰爭所賦予人類的,只有屠殺、血腥、恐懼與空洞的結局。這些經歷,透過一位少年兵的描述,因為太過誠實,顯得人性如此斑駁、狂暴、自大。閱讀這段故事,不是一種享受,卻能體會世界的另一種血腥樣貌,而那個我不曾親身經歷的樣貌,掌控者即是我們自己,我們可以避免為其著上任何顏色,而以更溫暖、包容的心抹去那幅殘忍世界、等待血腥的素描畫。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我們都是許涼涼,我們都是徐錦文,謝謝李維菁帶給我們的每一位女主角

作家李維菁於今日(11/13)病逝。「你幻想唱歌的人是只用喉嚨嗎?不是,是全身,只是用聲音表達,難道做雕塑的人只用手創作?不是,是用全身。寫字的人也是用全身,每一個創作都是全身。」讓我們一起回顧李維菁談創作時的神采。

1886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