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曾有一個時代,科學不但是理性的進步,還是幻術般的娛樂。

  • 字級

文/達利

曾經有那樣的一個時代,科學不但是種幻術般的娛樂,還是種惡魔般的祕技。

我們常覺得「科學」二字給人的印象又嚴肅又堅硬,總而言之不可親近;科學家們不是不修邊幅的怪丈老頭就是瘋癲脫軌的狂想家,總而言之不會像個正常人;但事實上,「科學」與「娛樂」之間的距離,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遙遠。

不,達利講的並不是 PS3 之類高科技的電視遊樂器或者充份應用硬體設備及族群特性的網路遊戲。

早在電力還沒發明之前,人們就已經利用發條、簧括、齒輪、槓桿等等零件組成機關,應用機械的結構去達成某些動作;這類發明者當中有許多是宮庭當中的機械師,也有不少是民間的鐘錶匠,這些當代最熟悉各類機器構造的人,製造出許多實用價值不高、但表演效果十足的奇妙機器,比如報時的時候會演出全套戲劇的華麗時鐘、會搖頭擺尾發出叫聲的機械動物、會寫字或者畫圖的機器人型,甚至是... 會下棋的機器人。

會下棋的機器人「土耳其人(The Turk)」一七七○年左右在奧地利問世,由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樞密官沃夫岡?馮?坎佩倫;這具製作成土耳其人模樣、坐在桌前的機器人,以高超的棋藝接連打敗不少名人,接著四處巡迴表演,到了一八三○年代,土耳其人還漂洋過海,到新大陸找人對奕(此時的土耳其人已非當初的原型,不過仍由坎佩倫的設計所製成),後來甚至同拿坡崙下過棋(據說因為拿破崙一直故意走錯棋步,機器人氣得把棋子全掃出盤面,逗得拿破崙大樂)。IBM 的西洋棋電腦「深藍(Deep Blue)」在 1996 年初面世時,還被西洋棋王卡斯帕洛(Garry Kasparov)打得落花流水,直到隔年的升級版才扳回顏面;這發生在電腦開始發展的廿世紀末,那麼在連電都沒有的十八世紀,土耳其人究竟是怎麼下棋的?

《土耳其人的咀咒》以這個史實為本,加上作者羅伯特.洛珥豐富的想像力,創造出一個精采華麗的故事;從坎佩倫製造「土耳其人」的初衷到「土耳其人」公開表演帶來的影響、從宮庭朝臣相互的勾心鬥角到當時上流社會的虛華風尚、從角色之間的情感糾葛到私心算計、從人們對魔術般科學的讚嘆崇拜到對科技力量的驚懼害怕,《土耳其人的咀咒》利用這個史上最精巧大膽的騙局,反應出圍繞在權力與慾望周遭的人性樣貌,將其編織成一個流暢好讀的精采故事。故事真正的重點,其實不在土耳其人如何運作的祕密(這個祕密在一開始就說明了),而在應當代表真理的科學,如何造假甚至形成迷信,以及脆弱、不易堅持的信仰與人性,如何在欺瞞當中顯出自己的光輝。

曾經有那樣的一個時代,科學不但是種理性的進步,還是種幻術般的娛樂。

翻開《土耳其人的咀咒》,你將感受到這種奇特的閱讀魅力,懾於機關的不可思議,以及人性的陰暗與光明。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202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