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那麼,請你翻開第一頁,觀看這些書中人。

  • 字級

文/大灑

471年彼得‧范‧赫斯完成〈對奕〉,畫中三名人物分別為倚窗閱讀的貴婦碧翠絲,以及兩名對奕的棋士──歐斯坦堡公爵費迪南?奧頓赫芬與騎士羅傑?阿拉。然而,五百多年以來,似乎從來沒人發現過,死於1469年的羅傑?阿拉,為何出現在彼得‧范‧赫斯的〈對奕〉裡。

法蘭德斯棋盤

法蘭德斯棋盤

五百年後的西班牙,身為藝術品修復師的胡莉雅因為修復彼得‧范‧赫斯的〈對奕〉,有幸獲悉與〈對奕〉相關的資料,原本以為和以前一樣,這只是另一個責任重大的修復工作,但從畫作的X光片當中,她意外發現埋藏在油彩之下的祕密。是誰在畫布上留下「QUIS NECAVIT EQUITEM.」(誰殺了騎士?)這句話,再以層層油彩掩蓋?除了畫家本人之外,別無他人,但為什麼?范‧赫斯想說什麼?或是,他想控訴什麼?

為了解開這道謎題,胡莉雅鼓足勇氣拜訪舊情人阿爾瓦羅,尋求更多與畫作相關的歷史背景。最後的謎底,藏在畫中的棋局裡,胡莉雅收到范‧赫斯想傳達的訊息。〈對奕〉的價值,更因這詭譎的密語而水漲船高,直接點燃畫作相關人士之間的自私與欲望,畫主、拍賣商、仲介、修復師以及為了解答畫中棋局而加入這道謎題的穆鈕茲,都陷入其中,甚至為此葬命。十五世紀時,畫中那盤棋延續至今,還沒結束,20世紀現實裡一位隱身棋士,正藉由下一步棋,暗示下一名死者的身份。

對於胡莉雅而言,〈對奕〉裡那盤棋以及范‧赫斯刻意留下來的隻字片語有股迷人的吸引力。然而,身為一位讀者、這個故事的局外人,《法蘭德斯棋盤》所傳達的價值反而不是埋藏在畫裡的那道玄機,而是作者貝雷茲-雷維特對書中人物性格、慾望的刻劃。如故事裡的古董商西瑟,是一位男同性戀者,也是一位時尚雅痞,他的周遭無時無刻存在著自己的生活美學,陪胡莉雅逛著零亂的跳蚤市場時,他打心底厭惡這類環境髒亂的市集,但為了維持個人風度以及莫名的生活美學,彷彿施惠般有始有終地走完市集;或是,無論置身何種場合,脖子上總是圍著代表個人風格的領巾;甚至會不失優雅地諷刺被他傷害的人、不失禮貌地承認自己並非迷糊或失去理智而犯下錯誤。或者像那名優異的棋士穆鈕茲,抿著嘴不發一語,棋局之外的他永遠辭窮,但面對棋局時,眼神卻散發著熱力與光茫。〈對奕〉或許只是個媒介,無意間彰顯了這些人的七情六慾,他們各自盤算,擘畫自己的棋局,或是蓄勢待發,耐心等著屬於自己的契機。

如果你期待的是一則動作片式的懸疑故事,享受那既緊張又刺激的氛圍,那就直接走進電影院吧;如果你好奇的是這些虛擬書中人的真實個性,想要一窺裝飾前的原始人性,那麼,請你翻開《法蘭德斯棋盤》第一頁,觀看他們的存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15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