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當所有人化為一袋白骨時,這些愛與恨,都仍在塵世低語。

  • 字級

文/達利

無論你是不是史蒂芬?金的書迷,閱讀《一袋白骨》都會是個特殊的經驗。

史蒂芬金的作品或許可以粗略地分成兩種:《黑暗之半》、《戰慄遊戲》、《手機》或者《《黑塔》系列》,是帶著奇幻或者恐怖元素的作品;《勿忘我》、《四季奇譚》,則是幾乎不帶這類色彩、但仍直指人類靈魂根柢,讀來精采過癮的小說。

但《一袋白骨》,很難簡單地被歸屬於上述兩類當中的任何一個類型。

光就書名而言,這似乎是個恐怖故事,但這句話其實出自書中的引句,意指所有書中的角色,再怎麼被作者寫得活靈活現,對照起現實生活裡的人物,仍會讓人覺得小說角色血肉不足,直如「一袋白骨」。這個典故由書中第一人稱主角「我」說出口,更顯諷刺──因為「我」,麥克?努南,就是個作家。

故事開始,麥克的妻子喬安娜在一個車禍現場突然昏厥,倒地死去。經過檢查,喬安娜的腦中有個已經成長多時的腦瘤,恰巧在那時破裂,奪走她的生命;但更叫努南訝異的是:喬安娜已經懷有身孕,但卻沒有告訴努南──事實上,因為努南的精子數較少,所以夫妻兩結褵數年,卻尚無子嗣。喬安娜只是想等確認後再告訴丈夫,還是另有隱情?喬安娜過世後的四年間,努南遭遇到寫作障礙,再也寫不出東西來;某日,他開始做噩夢,在夢中回到他已經四年未再踏入的鄉間別墅,在那裡,似乎有什麼正在等待他...

一袋白骨》剛開始的敘事方式,比較類似《勿忘我》或《四季奇譚》這些非奇幻類的故事,在喬安娜猝死的事件當中,藉努南的回憶慢慢耙梳出世事的無常;而在發覺喬安娜已有身孕時,故事開始有了點懸疑的色彩,努南回到鄉間別墅時,發覺喬安娜曾經瞞著他獨自到過鄉間別墅,更加深了這個部份的猜忌味道。努南在鄉下遇見正在與富商公公爭奪稚女監護權的年輕母親,於是挺身而出想要幫忙,構成了一條帶著曖昧情慾與奇妙巧合的支線,而在別墅裡接二連三出現的怪事,則完全回到了史蒂芬?金拿手的恐怖情節。

因為難以歸類,所以我們不確定下一刻會發生哪種情節,於是只好跟隨努南的敘述,一路跌跌撞撞地前進:一下子沉醉在若有似無的新戀情裡,一下子因為對亡故伴侶的回憶而心痛不已,一下子在現實當中對抗神祕瘋狂的富豪,一下子闖進小鎮歷史當中不為人知的一段過去、面對邪惡但傷悲的鬼魅。

直至我們的閱讀到了某個階段,才會發現《一袋白骨》這個故事真正的佈局已經完成:所有先前鋪陳的元素都在不知不覺間,被史蒂芬?金安排到了恰當的位置,彷彿戲已經演到最後的高潮階段,所有演員都已經走到定位,就等著最終的結局到來。也得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安心地告訴自己:史蒂芬?金仍然是我們熟悉的那位擅說故事的人,所有讓我們情緒跟著忽喜忽悲、時而莞爾時而緊繃的情節,都是為了最後這一刻準備的──畢竟,史蒂芬?金的角色永遠有血有肉,不只是一袋白骨。

嫉妒、靈異、憎惡,與真情。《一袋白骨》將會讓你讀到最真誠的愛與最墮落的罪:有些愛情美好真摰得讓人幾乎要懷疑起來,有些罪惡則骯髒低賤得讓人對它視而不見。

讀罷這個故事,你會忍不住掩卷嘆息。

因為你會明白:當所有人化為一袋白骨時,這些愛與恨,都仍在塵世低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23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