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我不是不愛我的朋友,我只是想好好享受說走就走的暢快感!

  • 字級

文/大灑

先前,並沒有特別的計劃一定要到哪裡,一切可以隨緣。就這樣,我啟程了。

就一份地圖,一輛摩托車,我開始恣意探險。我不知道路會有多遠,從花蓮市區一直騎到豐田車站時,一度腦筋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但到達豐田這個日據時代的移民村時,整個人的心便沉澱了。好安靜的地方,一直走到碧蓮寺,一座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日本神社,整個區域只聽到鳥叫聲,完全沒有車水馬龍的吵嘈,除了不遠處豐田國小傳來的下課鈴聲一時打破這片寧靜之外,其他的一切,讓我以為自己走進天堂。神社外的大道兩旁的大樹,開始落葉了,但大片的波斯菊,仍就憤怒地綻放著,我就站在路中央,微風就這麼吹著,我想著,人生走了將近三十年,要到什麼時候,我才可以一直活在這樣的空間裡?

然後,我走入豐田社區文史工作室裡,只一位婦人,坐在門外樹下的椅子上靜靜地編織著,走在日據時代即存在的木質地板上,我好害怕自己激動的腳步聲打亂這幅安詳的畫面。對面剛下課的小學生,突然興奮地衝出校門,他們看起來真的好快樂。

幾天後,路上的風景,從歷史的豐田,轉變成山與海的滿州。說滿州,很多人不知道那是哪裡,說佳樂水,衝浪的人便知道。是的,佳樂水便是屏東縣滿州鄉的一個景點。不偏好玩水的我,於是走入山裡,第一次一個人去爬山,只為了看一眼瀑布。我會不會害怕?會,剛開始進入山中時,只有我一個人,我很害怕,但一會兒,沿路清澈的潺潺水流,早已驅散所有情緒,而後,看到一塊岩石上放著一個背袋以及相機袋,雖不見人影,但我知道有人和我一樣,為了偷一眼無人之境的瀑布而上山探險,我便不再害怕。

又有時,看到地圖上標示著某河流出海處因為強風經年累月的吹襲,使海口處形成一片沙漠,不管路有多遠,騎上摩托車就想到達那片奇想之地。恆春的落山風老遠地吹到這片沙漠,依然強勢的讓人站不穩,橋晃動著,眼裡被這樣的風景震撼著。就在這出海口,河水與海水的交界處有著分明的色調,海水的靛藍與河水的沙黃與河道兩旁的沙漠之地,怎會有這樣的風景在腳下這片地土,而我卻從未撫摸?

我不是一位走過幾十個國家的浪人,我也不是一位不時接受異國文化洗禮的旅者,我更不是一位不願和他人一起伴遊的朋友,但如同舒國治在《流浪集: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所說:「譬似遊伴常是長途及長時間旅行的最大敵人。及你會心繫於他。豈不聞『關心則亂』?」我只是好想好好享受一個人悠閒地行走,想轉彎就轉彎,想打盹就坐下來小憩片刻,無聊時,就坐在路邊看著過往路人的臉孔,或是買份報紙訕笑無聊的新聞。這趟旅行,我走到腳起水泡,曬到皮膚不斷地起紅疹,為了每天有新發現,我甚至忘記吃飯,但我就是開心,就是只不住的想繼續走著。

又過了幾天,我回到台北,而此刻,還在調整情緒,希望能夠回到出發前的樣子,可以工作,踩著快速的步伐,過著忙碌的生活,我希望,我辦得到。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18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