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閱讀珠寶盒】Silent Scream

  • 字級

最近有張男童的死亡照撼動了全世界,《Silent Scream》一書恰巧也有個殺害孩童的開頭,而且兇手們還是一家兒福中心的重要成員,這個本該是失家兒們另一個希望的機構,結果卻成為他們的葬身之地,雖然這兒福中心後來也因故關了門,其員工一一轉職,並以孩童叛逆自行逃跑來掩蓋人口消失的事實,讓命案從無見天日的一刻,但如今,隨著這些老人們一個個被暗殺的下場,終於讓孩子們的屍骨有了出土的一天……

《Silent Scream》《Silent Scream》

《Silent Scream》劇情很曲折懸疑扣人心弦,不過有時我也覺得,讀一本書更可能只是為了和書中某句話相遇。實話說,現今世界很黑暗,據說此時世界有六千萬之多的人口是難民,敘利亞人只是這悲劇中的其中一個族群而已,幸也不幸,一張男童死亡照讓他們獲得了世界的關注,於是,大家都開始試圖了解並救援敘利亞。

敘利亞的政府和反抗軍雙方背後都有外國支持,就如同當年國民黨和共產黨的背後都有外國勢力一樣,請先別急著指責這些外國勢力的介入,國民黨當年靠的是美國;共產黨則有蘇俄撐腰,他們都非常需要外國勢力在其背後撐著,這當中究竟是誰比較需要誰、誰更想黏著誰,還很難斷言。

戰爭結束後,形成分治的兩個中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住台灣的我們自然以為自己是較正義的一方,直到半個多世紀過後,我們才逐漸看清楚國共兩黨的本質其實沒有不同。這,就是敘利亞人的悲哀──原以為反抗軍會是推倒獨裁體制的希望,結果證實不過就是兩組罔顧人命的人馬,在為自己的私心爭權奪位罷了。權力的滋味誘人,即使是充滿改革理想的一顆初心,也抵擋不了這樣的誘惑,短時間內就能質變並同汙了。

可是我們難民般的悲哀,為什麼總是要外國人來人道負責和承受?為何不是無視「救世主」漸漸質變的你?為何不是只想安樂生活卻不理政治的你?為何不是始終都以為民主只是享受自由、幾年投一次票,卻厭惡他人言談不離政治的你?什麼原因讓你覺得老扯政治很煩?「做主」的人民怎可以長期不涉政?你怎能認定民主是一般百姓日常都不用盡責的事?你對字面的理解是哪裡出了問題?

為什麼只覺得難民的結果超可憐,卻罔顧走上結果的那個因?為什麼只想安慰悲傷,卻不提早遏止悲劇的形成?難民,絕大多數都是野心政客互相衝突下的犧牲者,如果我們能面對這個事實,我們就該了悟我們不但要常談政治還要搞懂它如何運作,哪裡跌倒就哪裡站起來,不是不敢直視問題地空口籲和平,無視殺人兇手卻轉怨眾生!我們甚至該提早讓所有的孩子們知道,每個個體都沒那麼重要,領導者本身亦然,所以沒有人該用任何理由要你去臣服或效忠於其權威,你最該效忠的是普世價值,而不是舉著此旗幟的人或團體,因為價值不變人心易變。老是躲避著主因,放縱代理人攬權獨大,我們就只落得收拾不完的惡果。

強者幫忙弱者是美德但不是義務,更何況幫助的方式有百百種,不是舉著某權威的名號去收容接濟才是唯一一途,我們應該都認同,與其供給弱者魚吃,不如教他學會自己釣魚,人人都學會自立,才是有效幫助弱勢的根本之道。要民主,就要讓人人都學會自己掌權做主,不是誤以為自我棄權的效忠就能換得終身免費的魚吃。自己抓魚儘管辛苦,但你得到的魚將會是你的,而不是集團中的權貴們吃剩的魚渣骨,更不是他方能者的施捨或同情,因為你如果從小就知道偷懶放權背後的風險,你就不會因為付命於誰而淪為難民,而寄望著他方忽有忽無的希望。

同時,世界上沉默的吶喊聲還很多,我們的美德該往何處去,或許困擾著很多人。還記得有名將畢身都奉獻給慈善的英國老婦人,最後因為無法對任何一個前來募款的機構說不,只好自己跳河自盡的舊聞嗎?我們世人總會馬後砲地說行善要量力而為,但明顯的,多少人此次為了一張照片而對那些向難民說不的國家無法諒解?甚至還列表比較歐洲各國的慈善度!

這一篇,是我自從寫這專欄以來,寫得最讓我痛苦又傷心的一篇,我不是冷血的人,絕不可能對一個小男童之死毫無感覺,可是我也不認為英國慈善老婦之死就更不重要些。難民如果是全球人類共同的責任和愛,我其實也不懂為何沒怎麼在出力的台灣,能去站在一個至善的高度,去苛責或評比歐洲各國?我感覺到的,是某種濃烈情緒遠多於真善真愛。我其實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資格談論這個大議題。

讀一本書,有時只是為了和書中某句重要的話相遇,《Silent Scream》恰巧在此時給了我那句話:Much as they wished to, they knew they were incapable of saving the whole world─ but sometimes you just had to deal with what was right in front of you. ──不管有多麼地想,他們也知道自己無能解救全世界──但有時候,你就只須幫助你眼前遇上的


〔讀小說.學英文〕

Their methods of reaching young minds no longer work and they are treading water until retirement.
他們和年輕人的接軌之方不再有效,他們只是原地踏步等退休。

'Do you have plans for tomorrow?' she asked, steering their conversation to something less explosive.
「你明天有何計劃?」她問,把話題轉向較溫和的一面

What comes first, the chicken or the egg? It is a question I have asked myself often. Did I feel nothing when my mother rejected me, or did she reject me because I felt nothing?
It is a question pored over by many a scholar. Is a psychopath born or made? They have no answer and neither do I.
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呢?這是個我經常自問的問題。是我無感於我媽對我的放棄,還是她因為我無感才放棄了我?
學者們經常鑽研的一個問題,精神變態者是天生還是後天的?他們沒有答案,我也沒有。

I think Arthur Connop was born bitter. If you've met him you'll know that he is one of life's victims.
我認為Arthur Connop 天生充滿怨恨。如果你見過他,你會知道他是個命運的受害者。

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
惡魔成就大業的唯一要件只是好人不管事

For me, absence has most definitely made my heart grow fonder.
對我來說,小別確實勝新婚

(圖/張妙如)(圖/張妙如)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2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