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最需要共同意見的8件事|03】面對強大的鄰居,是要直視他還是無視他?

  • 字級



文╱黃秀如(左岸文化總編輯)

最近南海很紅。不久前的5月31日,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在亞洲最大的軍事論壇「香格里拉對話」中,挑明了要中國停止在南海島礁填海造陸。中方不甘示弱,隔空抨擊美方對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和權益說三道四,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還記得教科書上有載,中華民國的疆域最南到達南沙群島的太平島?沒錯,我們也是聲稱擁有南海主權的國家之一,不過我們只擁有一處前哨站。還有哪些鄰居擁有前哨站呢?馬來西亞五處;菲律賓八處;越南四十八處。那麼中國呢?他們比周邊鄰居更加積極──直接在各島礁填海造陸,一年半之間便已超過八平方公里。八平方公里是什麼概念?整個南沙群島七百五十多個島礁的陸地面積加起來也不過四平方公里。

對比於近期中國在南海海域的動作頻頻,此時回顧2003年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與溫家寶喊出的「中國和平崛起」,聽來格外刺耳。「中國和平崛起」這句口號是針對「中國威脅論」的回應,意思是要亞洲鄰國和美國不要把中國在經濟與軍事上的發展視為對區域安全的威脅,不僅如此,各位好鄰居還會從中國的茁壯當中得到莫大的好處。口號當然不是喊喊而已,在接下來的數年間,中國確實努力展現對東南亞諸國的善意,不僅加強了軍事方面的交流合作,也增加了彼此之間的經貿往來。

正是和平崛起的這種氛圍(還記得2008年的北京奧運多歡樂呀),使得中國的鄰居甚至全世界都放鬆了戒心,其中最歡欣鼓舞迎接這個新時代的國家,大概就是台灣了吧。已經西進的台商以及打算西進的產業,都把中國當成淘金的天堂,透過台灣接單、中國(低廉勞力)生產的模式,造就了鴻海這樣的代工帝國。龐大的商機迫使陳水扁修正李登輝時期的「戒急用忍」政策,到了馬英九任內更是擴大兩岸的經貿交流,ECFA的簽訂,成了他不時拿來說嘴的政績,服貿、貨貿、自由經濟示範區更是他誓言推動的政策。

就在我們轉換模式之間,中國領導人換屆了。按照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的看法,習近平被選為第五代接班人,「就是要為一個在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內期望會日益強大、日益自信的中國來發言。」習近平一上台就喊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個口號,內容包含三大目標,其中第三個目標聽在中國鄰居耳中好不驚駭:「追求富國強兵,民族尊嚴,主權完整,國家統一,世界和平。」「中國夢」的提出宣示了「和平崛起」的結束。「中國威脅論」重新成為思考中國問題的參考架構。

問題是: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愈來愈密切,中國已經是台灣第一大外銷市場、第二大進口來源、最大的出超國。同時,台灣與中國的互賴度也愈來愈不平衡。以雙邊貿易總額計算,1990~2013年間,台灣對中國的依賴度由4.2%逐年增加至21.6%;同期中國對台灣的依賴度,則先由5.5%逐年上升至最高點7.2%,再逐年遞減至4.7%。這些數字顯示中國作為台灣的貿易夥伴,其地位愈來愈重要,而台灣作為中國的貿易夥伴,則反之。

這種不平衡所造成的對中焦慮,在去年立院審查服貿協議的過程中大爆發,進而演變成從318到410的太陽花學運。對於戒嚴完全沒有記憶或解嚴後出生的新人類來說,「我是中國人」或「我是台灣人,我也是中國人」的答案已經不是選項了,接下來要問的才是重點:面對強大的鄰居,是要直視他還是無視他?

一中各表:台灣知識界回應中國挑戰的二種方式(與中國無關+第三種中國想像 兩冊套書)

一中各表:台灣知識界回應中國挑戰的二種方式(與中國無關+第三種中國想像 兩冊套書)

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吳介民在「機會論」與「威脅論」之外,另提了「第三種中國想像」。他認為前兩種態度都是冷戰時代「威權發展主義」的衍生物:第一種中國想像害怕失去商機,第二種中國想像害怕被併吞。於是前者一味擁抱中國,後者避之唯恐不及。情是,擁抱中國並不保證台灣的經濟繁榮(如今已經證實),逃避中國也不保證台灣的安全。因為事情看不清楚,就會心生恐懼,只有對中國社會多一分了解,我們才能解除自身莫名的恐懼,進而理性、從容地應對中國帶來的機會與威脅。

在中國深耕多年的專欄作家范疇則提供了另一套心法:面對中國事務,不比大小並且以簡馭繁。他反對台灣凡事都要跟中國講「對等」,跟中國比大小,比力氣,台灣穩輸;而是要講「平衡」,也就是創造出一種態勢,任一方都感覺其他方沒有絕對的力量來快速改變現狀。另一方面,台灣人既不能只看熱鬧以致戰火波及自家,但也不必太追求細節搞到正事都別幹了。范疇認為面對中國最優雅的態度是:不管它多大、多強、多複雜,永遠用一種「就台灣論台灣」的非關中國原則來打交道。

與中國交往是一條路,去中國化也是一條路,然而台灣作為在列強夾縫中的民主小國,我們的命運,我們可以選擇的空間,其實在很大範圍內是被擺布、被限定了。我們固然有壓倒性的「台灣人認同」,但是在面對中國這個強大的鄰居,這樣就夠了嗎?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不是都已經補償了,還有什麼要做的嗎?」「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解嚴將近30年,卻彷彿才過去沒多久,一切都沒有論定,在臺灣提到「轉型正義」,人們的立場往往針鋒相對。另一方面,那也像是真的過了太久,久得我們只剩下鮮明的標籤,而想不起那個時代的細節。

254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