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怪胎同萌會】魔王索倫的回歸,夜訪《魔戒》的咕嚕。

  • 字級

wierd

「嗨,你們覺得我比你們長得醜嗎?但我怎麼覺得你們跟我都是同類?」眼前這個咕嚕正沒禮貌地上下端詳我。是的,《魔戒》早就已經演完了,現在我眼前的難道是史麥戈變身的咕嚕嗎?「當然不是,咕嚕早就充斥在你的四周,你不知道嗎?索倫大業在你們世界裡已接近完成。」他看著我,像我是極少數不知道這件事的人類…

那天我在岩洞裡碰到咕嚕,他邊撕咬著魚肉邊跟我說:「我知道,你們都覺得我粗鄙,覺得我應該像我其他的哈比人一樣不忮不求?但我是學你們的啊,在我還沒喜歡自己以前,就喜歡上很多東西吧,喜歡物質遠比喜歡自己多,不就跟你們一樣?你不知道喔?其實這樣就會變成『咕嚕』喔!咕嚕從來就是種寄生物,當你們沒自信,又嚴重拜物時,體內寄生物就會變主體啊!你連這簡單道理都不知道啊。」他嘰哩咕嚕地往岩洞深處走去,深怕我搶了他的魚一樣。

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完整版 2DVD

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完整版 2DVD

我碰到的這個咕嚕,跟電影《魔戒》中是同一個咕嚕嗎?但他的反應好像到處都是「咕嚕」了,我追上去問他:「喂!你就是『史麥戈』嗎?」

「拜託,很久以前就沒有『史麥戈』了,變成咕嚕後,我們就只是慾望的本象而已,自從魔戒隨火山岩漿融化了,索倫的魔戒根本沒消失喔,它流入無所不在的土地中,繼續滋生中,畢竟物質不滅啊,它化為食衣住行與金錢、權位繼續誘惑你們,嘿嘿嘿。」

人類愛扮天真,來顯得他人很複雜,我當然也有這樣的通病,他遂一付受不了我的愚憨表情,開導我:「你們21世紀的人類,怎麼會覺得索倫真的消失了?每個摩天樓、監視器、與你們已經習慣的互相監視與過多關注,索倫之眼已經進入你們光纖網路中,你們都對魔戒上癮,可不是只有能戴在手指上的就是魔戒喔,史麥戈不是個特例!他有沒有存在過都很難說,你能說說史麥戈變咕嚕前是甚麼樣的人嗎?」

「很難說啊。」我回道。

「是啊,沒有人知道吧,包括他自己,我當年也是一樣啊,時時擔心自己可能會被背叛、被低估,於是先背叛與低估別人,我自己也不知道在人群要扮演什麼面貌,就跟著多數人做一樣的表情,跟《神隱少女》中的無臉男一樣,然後有一天魔戒出現了,它收編了我所有隱藏的慾望,認出我是個沒有信念的空殼,我唯一能忠心信仰的就是我的慾望,那不是跟你們那裡的許多人一樣,在還沒勇氣變得堅強前,就被欲望給寄生了。」他不斷地發出啃咬鱗片的聲音,像是隨時都在飢餓的狀態。

那長期不受光的身體與洞穴中獨有的發亮眼神…,他意識到我的眼光了,「嘿嘿,你也不用同情我吧,我們就憑直覺過日子啊,以前還沒變咕嚕的我,只要一思考就頭痛啊。你們現在也不是無法做完整的思考了嗎?只要能攔截你們思路的事,你們都很歡迎啊,包括電視機、手機,只要能帶你們進入穴居狀況的,不是指不出門的宅喔,是你們一直揹著你們的洞穴出門啊!只要能讓你們抬頭的電視螢幕以及低頭的訊息,你們不是都很歡迎嗎?所謂面對真正的人生,你們跟我們咕嚕一樣,一點都不喜歡呢!

這讓我想到柏拉圖講過的「地穴寓言」(一群囚徒從小被關在洞裡,一生只看過遠處火光投射出來的影子,並以為那些影子才是真實的),當下我無從反駁,問道:「你本來是我們人類吧?」「是啊。」他舔著魚骨頭說,發出嘖嘖的聲音,連一點牙縫中的肉都要舔乾淨,他說:「我一出生,桌上就堆滿了東西、店理就排滿了東西、電視就充滿了我沒有,但社會允諾我將值得擁有的東西,於是我一直吃、用、買,不斷地吃到飽,但吃得愈飽撐就愈害怕,因為我知道我鈍得可以了,我的把柄顯而易見。

「難道你都不想充實心靈?」(好,我知道我問了一個蠢問題。)

「咦,難道你不是活在現代嗎?你不知在裝忙與窮忙的時代,靜下來閱讀有多難嗎?如果物慾是我們時代運轉的核心,我們就會像滾輪上的老鼠一樣,你覺得那樣可以閱讀與聽歌嗎?只要不在物欲的神聖運轉邏輯下,其他文化之類的是搭配品,文化一沒有,就沒人知道如何思考,而且強獸人一直也在你們四周啊,以非常野蠻的方式慣養你們,你們並沒有真正所謂飼養動物的地方,到處都是你們宰殺的廚房,你們之中已有好多是強獸人與咕嚕,你不知道嗎?」他看著我,好像我是白癡,「所以你不知道現在是索倫治國了?」換成他有點在同情我了。

「但我們還有文化…。」我說。

如果那些文字還沒變成金句書、超譯版與小語選錄佈滿世界的話,當然,這些斷簡殘篇不會提供任何思辨的益處。」他有點後悔講了這麼多,「我原來不是應該只是物質填不滿的黑洞而已嗎?原來我還有這面啊,但我跟史麥戈一樣,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因為對我們來講,比起物質,人更不可信。我們沒信念,照出的別人也是一樣。」

他不斷地摔打魚,彷彿我已經沒有在那裏了,索倫之境啊,「那魔戒遠征軍還有殘留的勢力嗎?」他露出一口黃牙笑道:「有啊,化為一首詩歌、一篇文字,四處流浪。」咦,他現在看起來比以前神經質的他平靜多了,他瞧出我的心思,笑說:「當然,你沒現在沒聽到四周都迴盪著『My Precious、My Precious.』嗎?我們咕嚕現在是主流啊,那句話是現代的教義。」

當然有聽到,我內心也有一個咕嚕,他每天跟我面面相覷,就像剛剛一樣,我將它當作一場夢。至於「魔戒遠征軍」則在現實中成為一種傳說,傳說曾有一些人很愛看書、愛寫文章、愛聽與做音樂,如果你有看到他們,請告訴他們,即使天寒地凍,前景似乎人煙稀少,但也請務必走下去。

我們的內心都有一個咕嚕。我們的內心都有一個咕嚕。


《魔戒》的咕嚕

《魔戒》的咕嚕-咕嚕(Gollum)原名史麥戈,為英國作家J·R·R·托爾金小說內的虛構角色,《魔戒》中的主要角色。在電影《魔戒》的第一部《魔戒現身》中有提及咕嚕的身世,他原本是哈比人史麥戈,在史麥戈生日當天,他和親人德戈到格拉頓平原釣魚,德戈被魚拖進河流,發現了魔戒。史麥戈要求德戈將魔戒送給他作為生日禮物,德戈拒絕了這要求,史麥戈遂勒斃德戈,強取魔戒,史麥戈為了魔戒做出很多惡毒行為,很快便被人們驅逐,他遂在迷霧山脈一個洞穴裡居住,被魔戒本身的魔性扭曲了他的身體,加深了心魔,但讓他壽命長達600年,這個詛咒性的生日禮物,直至比爾博·巴金斯出現才易手。而索倫(Sauron),則是以法力製造魔戒的魔王。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與《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情的機器人與無情的人類,誰才是真正的人?

我們創造人工智慧,讓他們與人類有著相似的外貌與學習的能力,但又怕他們太聰明、太像人類。當人類與人工智慧的共同生活的那一天到來,你會感到安心或害怕?

93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