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到下一個周日》魏安邑:周日就讓我躺著吧

  • 字級


魏安邑-1
(攝影/趙豫中)

神說
還是去上班吧
雖然往公司的路難以捉摸

──〈早晨房間之神〉,《到下一個周日》

訪問當天是星期一,詩人魏安邑剛下班,心情超級沉重。他說,「星期一要用盡一切力氣去抵抗『要上班』這件事,有點痛苦。星期二就會冷靜一點,會考慮有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為什麼非得在這裡上班不可?是不是社會對不起我?到了星期三、星期四心情會更穩定,終於有開心的事,會有人生比較能發光的事在裡面……」

到下一個周日
到下一個周日
以七天為週期,每個星期無限循環,在上班族的感受中,也能夠分析出每天的不同況味。魏安邑甫出版的的《到下一個周日》收錄44首詩,從上班族的日常生活發想,從星期一到星期日共分成七個部分,在魏安邑跟編輯的巧思之下,詩集採用雙線圈裝訂,如同一本日曆,翻過這天,也就進入下一天。從星期一到星期日,日復一日努力推進。

寫詩有很多主題,對於魏安邑來說,書寫上班族是個再自然不過的題目。他說,「上班是我的一部分,我寫的時候也扮演各種上班族,從業務角度、女性角度等等,寫想像中的各種上班族。寫詩的時候像是進入另一個時間,可以從上班的狀況逃避到其他的情境裡。」是以,魏安邑從星期的概念出發,為每一天尋找適合的詩,過程中,詩句的組合也會帶來屬於那天的樣貌,讓概念更加凝固,讓每個日子的形象益發具體顯著。

於是,在魏安邑的詩裡,從沉重的週一開始,週二略為冷靜,週三的上班族利用童話逃離自己的處境,長出一些甜美的譬喻,讓自己如同苦難童話中的主角,有一天可以逃離。週四有更多思考空間,討論自然與資本的問題,討論人類上班賺錢的必要性。到了週五,則有了空隙談談感情,為了想擁有合格的情人,也要讓自己成為合格的人。

那好不容易才撐到的週末呢?魏安邑說,「週六週日,也不是真的那麼開心,往往堆積了很多想做的事。好像要盡情地去做一些事,讓生活有意義,努力的消費,讓過去一周賺的錢有意義。我最期待星期日,那天沒有力氣,玩也累,工作也累,就只想躺著,接近悟道的感覺。我也不想贏過什麼人,也不需要太多的歡樂,不要太多的苦難,就讓我躺著吧。」以無所事事的週日為準,每一天跟星期天的距離不一樣,魏安邑帶著不同的心情度過這個循環。他補充,「詩集周圍印有邊框,一開始是純黑的,接著漸漸變淡,象徵慢慢的往喜歡的星期天靠近。」

魏安邑寫詩的時候,概念會先出現,常常是想著兩個概念,試圖讓一個走向另外一個,他常在騎車時冒出靈感,再找時間把它寫出來。《到下一個周日》大部分的詩都是他上班的時候寫的,比如工作已經做完,離下班卻還有半小時,他便在空隙中將概念落實成語言。

魏安邑-2
(攝影/趙豫中)

詩中偶爾出現「神」的意象,不同於常人對神的想像,魏安邑認為,這個神可能是政府組織,如同〈商業午休〉一詩中,神明的本尊是「臺北市故鄉局」。他解釋,「人會把想要的慾望推給神,再把祂轉換成未知。神為什麼要這樣做?不可知,人就只能相信不能詢問。我覺得這是把人奴隸化的好手段,也是把自己奴隸化的好手段。只要臣服在神下面,就可以繼續過,不用負責任。」有些人試著逃脫,有些人則逃不了,而魏安邑選擇的逃脫方式是學日文,他笑說,「我想成為譯者,學日文就是我的蜘蛛絲,我想要爬上去,有個希望在那邊。」

一小時的午休時間格外珍貴,上班族魏安邑的中午都是一個人吃飯,還帶上一本書,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在讀什麼,就拿牛皮紙袋裝著,他手邊的紙袋已經有點殘破。《到下一個周日》的外包裝也是從這裡發想,裹著牛皮紙袋,使用日常的用品做設計,他希望讀者可以實際去使用這個紙袋,讓它跟著讀者過日子,隨著時間慢慢磨損破舊。

今年34歲的魏安邑,從大學時代開始寫詩,也一路寫了十幾年。「寫詩很像是我的另一個人格,可以有自己的思考邏輯,也像是朋友,可以教我一些事情,也可以互相幫助,對我而言角色蠻多的。」上班是苦海,是無間地獄,蜘蛛絲又還沒有降到應有的高度,魏安邑以詩為每個日子重新塑形,如同在訪談間他反覆提起的,「寫詩,會讓生活感覺過得舒服一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