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11月讀書日】王定國:任何一位作家和我們獨處的時間,唯有來自閱讀

  • 字級




找書、買書,最重要還是為了想讀書。
其實,「讀書」這件事究竟有什麼特別呢?為什麼這麼愛讀書呢?
也許你也還不知道答案,但你一定已經知道的是,讀書的樂趣所在、知道自己就是愛讀書。

謝謝你,如此愛讀書。

我們一同約定好,每月的27號,作為我們的讀書日,不只在這天才讀書,但讓我們在這天把讀閱樂變成眾閱樂吧?
每月都有一位當月的讀書會召集人,和我們分享他最近在讀的書、和他怎麼和你一樣──就是這麼愛讀書。



2014 年 11月.讀書日召集人
王定國 /
(圖/王定國提供)
1955 年生,彰化鹿港人,定居台中。17 歲開始散文寫作,18 歲後短篇小說陸續獲得全國大專小說創作獎、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小說獎。之後轉戰商場, 長期投身建築,封筆長達25 年,復出後陸續出版小說集《沙戲》《那麼熱,那麼冷》。並以《那麼熱,那麼冷》連獲2013中時開卷年度好書、2014台北國際書展大獎,以及2014金鼎獎優良出版品推薦等多項文學大獎肯定。最新作品為《誰在暗中眨眼睛》
曾任職建築企劃業務主管、台中地檢處書記官、國家廣告企劃公司總經理、《臺灣新文學》雜誌社長,現為國唐建設公司董事長。




Q1. 平時有偏好的閱讀類型嗎?最喜歡讀哪一類的書?
王定國:文學的閱讀較為持久,這是二十歲前養成的習慣。近年來比較重視生態綠能方面的常識補拙,花、茶、陶藝之類有關美學的教養都很喜歡。

Q2. 通常都在什麼時間、地點寫作與閱讀?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怪癖?
王定國:時間有限的閱讀都在浴室,一旦發現好書就特別留在床頭。寫作時間從晚上十點開始,書桌要非常乾淨(自己擦過),門外不許有人走動,最好所有的聲音都在睡覺,一定要讓我覺得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正在熬夜中。

Q3. 您曾封筆長達25 年,但這兩年出版的《那麼熱,那麼冷》與《誰在暗中眨眼睛》筆力不減反增,您如何保持書寫的能量與筆鋒的利度?
王定國:隨時保有那顆心就夠了,雖然不寫,腦海裡倒是常有一些即興而來的句子在翻騰,二十年後想要使用它們時,沒想到一個個爭先恐後,不太需要我複習太久。但所謂的筆鋒畢竟不是銳利的刀,你可以說它是箭,箭要講求準確。你可以隨時調整它的射程,有時也不妨移動靶位的視點。寫作上你擁有這樣的權力,但一旦什麼都準備好了,射出去之後就不要反悔。

Q4. 您說尊重文字如同遵守品格,是極為重視文字的一代,當初決定停筆的關鍵點是?
王定國:那段時間我忙著扮演商人。人生舞台上,我一向把自己從商的角色看成臨時演員,沒想到後來越演越逼真,演到簡直變成了小生,差一點把自己的文學夢斷送掉了。

現在回來寫作很有幸福感,好像來到自己的老地方。

Q5. 在《誰在暗中眨眼睛》中寫盡男女關係百態,對比於其他寫過相同議題的作家來說,同樣是寫第三者或偷情,您的文章深刻見骨卻不刻薄,在用利眼看盡世道後卻維持敦厚的筆調,這與您在商場上見過人性百態是否有關?

王定國:我的自序只有一行字。但那幾個字已經把自己說盡了,本質上我違反人間的現實,卻唯有那樣我才能感到安心。

Q6. 短篇小說寫的精準銳利卻又有溫度,有考慮創作長篇小說嗎?
文章讀本
文章讀本
王定國:太過敏銳的感受,太過凝鍊得像詩,氣質秉性屬於這類文體的作家,若要寫長篇小說那是自討苦吃。」55 年前的三島由紀夫這樣說。

以此作為嚴苛挑戰的咒語,反倒讓我有些心動。創作原本就是無中生有的藝術,一枝筆猶如孤舟航行大海,就算不能抵達彼岸,沿路應該也有很多看不完的風光。

Q7. 能否跟讀者分享目前正在進行的以及接下來的計畫?
王定國:就是因為討厭需要計畫的事務,我才回來寫作。

Q8. 請與讀者分享您最近正在讀或最想推薦給朋友的書。
王定國:馬奎斯《迷宮中的將軍》、石黑一雄《長日將盡》

最想推薦的絕對是《誰在暗中眨眼睛》,這本書熬了三百個深夜,當全世界的建築業者都在熟睡時,只有我為了成為一個更乾淨的人,才回歸到文學這個冷冽角落裡。

迷宮中的將軍
迷宮中的將軍
長日留痕
長日留痕
誰在暗中眨眼睛
誰在暗中眨眼睛

Q9. 關於閱讀,最想跟讀者說的一句話是?
王定國:任何一位作家和我們獨處的時間,唯有來自閱讀。


★每月讀書日當日,圖書、雜誌、MOOK,滿699再95折,看更多本月「讀書日」推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