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弄錯女孩了(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弄錯女孩了
弄錯女孩了
珍是一名報社記者,她一名被報社開除的前同事塔克,在星期天一早就來找她訴苦。不過,塔克訴苦的內容並非自己被開除又找不到新工作這些,而是她發現,她透過領養機構協尋且已相認的親生母親,並不是她的親生媽媽。重點是,她不懂為什麼一家合法立案的領養機構會如此草率行事?隨便配對一組想尋親的雙方去團圓?他們怎麼可以這樣漠視人的感情和魂牽了多年的夢想!失去記者身分的她,只好找上還是記者的珍來協助調查。

同一時間,報社臨時派珍追蹤一起剛發生的命案。一名女性在自家廚房慘遭殺害,幸好屋子裡兩個分別為一歲和三歲的幼童都無恙。不過,當警方仔細搜索命案現場時,珍那個的不可公開的警界男友傑克,從臥房的嬰兒床判斷,此戶應該還有一名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問題是,小嬰兒不見了──如果這戶人家真有嬰兒的話。而且原本以為能輕易就查出的死者身分,結果比想像中難,他們在屋內找不到這名死者的證件或郵件之類的,連鄰居們也都一問三不知。

聽起來應該是不怎麼負責任的領養機構布寧根,卻有個女職員在星期日還進公司查檔案,她就是接到塔克質疑電話的艾拉。她進布寧根機構工作不久,不相信機構會隨便幫塔克找一個媽媽相認,可是塔克的抱怨著實令她很不安。塔克認親的案件正好是她的主管莉莉安負責的,她知道莉莉安的辦公室裡應該有檔案,便熱心地在週日偷溜進主管辦公室裡查文件。她不知道的是,這家機構的老闆布寧根剛好也來公司巡視,而且發現她在偷查資料……

熱血的艾拉在取得塔克的資料後,於星期一早上便和塔克相約,她以為已經透過電郵通知主管莉莉安,自己將會遲進公司,只是她永遠不會料到,這訊息莉莉安接收不到,因為莉莉安已經死了──她被發現悶死在自己臥房的枕頭下。

這一切感覺起來都像是領養系統出了大問題,而身為領養機構之一的布寧根更是可疑!不過呢,繼布寧根機構的高級主管莉莉安的死亡後,誰會料到,連機構負責人布寧根本人也很快地被人發現陳屍在自己的座車裡,而他的車,就停在莉莉安家的門前……本來被老闆發現偷資料的艾拉,都差點要被炒魷魚了,卻因公司一連死了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想炒她的老闆),結果不但平安逃過一劫,還順勢接下莉莉安主管的職缺。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別以為珍本身是記者,又有一名當警探的男友,應該是消息很靈通。事實上,她的記者同事塔克就是因為和一名服務於警界的線人上床,才會被革職的,而且是男女雙方都被革職。正因如此,珍和傑克不僅不能大方地公開交往,甚至連講話都要萬分小心,更別說膽敢對彼此互通案情了。而且珍本來是家喻戶曉的電視台記者,由於在某起舊案中抵死不肯供出線人身分,如今才淪落到只能在報社打混。雪上加霜的是,她現在所服務的登錄報還傳出要裁員!珍萬分想跑到一條大獨家,以穩定她在報社的地位,她視這一連串的相關命案為自己取得獨家的好機會。

不過,她才剛使計打聽到同行都還不知情的第一名死者的名字後,立刻就接到一通無法追蹤的恐嚇電話。這股不知名的惡勢力已經連續殺人,再添區區一名女記者的冤魂,又算得了什麼?而傑克不僅一點風聲都不透漏給珍,在得知女友被恐嚇後,連他都站在登錄報社主管那邊,雙方都希望珍不要冒險深入,亟欲拯救事業的珍,陷入了好幾難……

接下集

"Long story short." Tuck folded the afghan over the arm of the chair.
長話短說。」塔克摺起椅臂上的阿富汗毯。

I'll need your piece for the earlies, so chop chop.
我需要妳上篇先發報導,所以趕快動作

Jane's voice. Downstairs. Though Jake couldn't make out the words, he recognized it.
珍的聲音。在樓下。傑克雖然無法聽出說話的內容,他倒是認得出這聲音。

She was a reporter, he was a cop. Should she text him?
她是名記者,而他是警察。她該傳簡訊給他嗎?

She was supposed to go through channels, Mr. Brannigan always said. Snooping through files on a Sunday was not channels.
她理當循著正規管道來,布寧根先生總是如此交代的。在星期天偷查檔案可不是正規管道。

Jane worried she was crossing some line. But Tuck had put her there. "What if you really are Audrey Rose?"
珍擔心她會踩到雷(沒掌握好做人的分際)。可是,是塔克置她於此的。「萬一妳真的是奧德莉‧蘿絲呢?」

"Thanks, Bethany. Let us know if they spill the beans."
「謝啦,貝珊妮。如果他們透漏了什麼,請通知我們。」

"I'll tell if you will," Jane whispered.
你說我就說,」珍低語。
wronggirl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6
交換日記1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04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