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阿杯:若你和我一樣下流,《歡迎光臨好笑刺青店》

  • 字級

(攝影/蕭如君)(攝影/蕭如君)


在阿杯抵達之前,編輯告訴我們,阿杯比較不擅言詞,講話容易跳tone,「常常需要他女朋友(山羊先生)在一旁當翻譯。」阿杯跳tone的程度,當然也延伸到他的創作,「是有點擔心讀者會看不懂他的一些哏。」編輯坦言道。

歡迎光臨!好笑刺青店
歡迎光臨!好笑刺青店
這或許是現今這一世代透過網路、FB等社群網站崛起的插畫創作者共有的特色——畫風獨樹一格,挖掘生活諸多瑣碎,兼以針砭嘲諷社會時事,展開一紙令人拍案叫絕的犀利。看似無厘頭的搞笑之下,埋藏著別有深意的尖銳,讓人捧腹之餘,卻又隱隱浮現像是自己被拆穿了什麼的不安。如Cherng馬來貘溫蒂妮小姐H.H先生掰掰啾啾黃色書刊等等,都是如此。又如阿杯首部插畫作品《歡迎光臨好笑刺青店》所標榜的重點:帶你看透現實人生的荒腔走板。

而你以為這樣的作者可能牙尖嘴利不好親近,什麼事都會不留情面地挑剔個幾句,然私底下的阿杯,一臉純樸憨厚,講起自己的事每每緊張到口拙,反應有點脫線到令人啼笑皆非。本來說好要把家裡中醫診所的小銅人帶來一起入鏡,但前幾天小銅人不小心摔斷了一隻手,「對不起我就沒帶了。」也說好要帶他平常的手繪本,翻出冊子打開卻都是速寫與字體塗鴉練習,「對不起我帶錯本了。」偌大的個子彷彿快被歉意淹沒,卻又時不時搞怪地冒出一個帶有氣音的「耶~」,像個在自己世界裡別有一套邏輯、玩得正開心的孩子。

阿杯說他為了這次採訪,本來特地去剪了和他筆下那位穿著白色小YG內褲的同名禿頭大叔「阿杯」一模一樣的髮型。「前天想想還是算了,就又跑去理掉。」他拿手機亮出之前拍的照片以茲證明,只見手機屏幕摔成一片冰裂狀的蜘蛛網。

為什麼髮型弄了又不要?「我媽看一次念一次,我就乾脆剪掉。」家在桃園開設中醫診所的阿杯,一度在診所裡幫忙掛號,偶爾也下海擔任推拿師。前年閒來無事拿筆隨意塗鴉,開設「好笑刺青店」粉絲頁,打造每天閒來晃去、幾近全裸的阿杯及一群歪扭人物,放大演出你我都有過的日常經驗,大受歡迎,成了新生代插畫家,更接受報紙專訪。爸爸不無得意地將剪報貼在診所布告欄,還要阿杯用塗鴉來布置診所(「但我覺得診所裡畫滿阿杯可能不太適合。」);媽媽則是有點半推半就,欲迎還拒(「我媽會去和厝邊買菜的朋友說『阮囝登報紙了』,算是幫我宣傳。」)「媽媽有時比較沒那麼開放。如果她看我在粉絲團的作品太下流,就會來問我畫這個幹嘛,說會被她朋友看見。」但是媽媽的朋友都會來按讚,就成了阿杯的籌碼,「我就說那個誰誰誰和誰誰誰都有來按讚啊,她就沒話講,只好摸摸鼻子慢慢接受。」每當媽媽對阿杯的創作發表意見,阿杯總是特別開心。就像他沒事會在家裡牆上畫一些動作奇怪的小人,起先媽媽要他別亂畫,「過一會,就看到我媽對著牆一直笑。」阿杯認為,他在訓練媽媽的幽默感。

(攝影/蕭如君)(攝影/蕭如君)

不只訓練媽媽,粉絲與讀者也是阿杯想滲透的對象。大學念視覺傳達、畢業後待過一陣子廣告公司,阿杯對美學別有一番看法。之所以選擇現在這種近似隨意胡抹的隨筆塗鴉,是以《癟四與大頭蛋》為模範。「我喜歡手寫感,有一種特殊的『味』(台語)。」他希望讓創作以最直接的姿態與讀者面對面,「寫錯字我就直接劃掉、在旁邊重寫;一張臉畫錯就塗掉重畫一個,有時忘記修掉就上傳了。」此舉意外保留了繪畫時的痕跡,卻反而感覺和讀者距離更近,阿杯說,「沒有任何迂迴,這樣比較好。」

阿杯承認自己的哏或笑點都很偏,他最常用「下流」來形容自己。「但不是一看就用鄙夷的口吻『呿,下流!』那種低級的下流,而是出其不意地點破他人的祕密、戳穿他人的做作,讓對方當場無法繼續,定格在一個很好笑的瞬間,我也不去化解它。」或許可說是帶著一種動機的下流。「例如,我和文青朋友出去,看見夕陽,我就故意朗誦他之前寫過夕陽的句子,對方就會很尷尬。」在一定的尺度拿捏上,阿杯將這樣的刻意戳破,視為一種面對世界的態度,「有些人認為這樣很沒禮貌,人家明明要遮掩成某個樣子,我卻偏要掀開。但我不喜歡故作陽光正向地看世界,我喜歡的是更直接的正面。」

「如果有讀者看出其中奧義說我下流,我還滿開心的。」對阿杯來說,能夠看穿他那些扭曲怪異的邏輯者,都是他的好麻吉。「整本書的哏都那麼偏、那麼畸形、那麼奇怪、下流,但你還喜歡、看了會笑,那你肯定也是下流的人,我們會是好朋友。」或許,阿杯也想測試看看,透過畫作的理解考驗,到底會有多少人是好笑刺青店的忠實顧客,且和他一樣下流吧。

阿杯認真地畫下OKAPI(攝影/蕭如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原來他們都愛吉田戰車的《傳染》?!這套曾在網路拍賣叫價5000元的夢幻之作,到底魅力何在?

據說許多創作風格大相逕庭的創作者都曾沉迷吉田戰車的作品《傳染》?包括A RAY,Cherng、Zzifan_z、宅女小紅和李桐豪,原來《傳染》式幽默就像通關密語,一開口就知道是不是同路人。如今《傳染》終於推出全新中文版,現在就讓這些創作者們現身說法告訴你他們有多愛《傳染》!

3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