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挑戰晶片》杜文苓:別讓消費者的每項3C產品都沾著血汗

  • 字級


杜文苓-1
(攝影/無相生)

進行這篇訪談稿時,我打開MacBook Air閱讀事先擬好的訪綱,用Samsung Note 2 手機錄音。《挑戰晶片》作者群之一、政大公共行政系副教授杜文苓一邊翻看著沉甸甸的《挑戰晶片》,一邊談著高科技產業如何在創造便利的同時,製造出驚人的污染物、危害勞工的健康。

我們必須承認,全球化與電子化帶來科技、便利與希望,也帶來禍害。

挑戰晶片:全球電子業的勞動權與環境正義
挑戰晶片:全球電子業的勞動權與環境正義
我們以使用最新的電腦、電視、手機和電玩為樂,卻沒有多少人將這些電子產品日趨便宜、使用度廣的現象,與第三世界的婦女勞動勞工健康、科技園區空氣或雨水污染的問題聯想在一起。而《挑戰晶片》談的,就是過去三十年來世界各地奮力解決高科技產業造成的職災與環境健康後果的人們,他們用自身的生命和工作寫出這本書。

例如有些勞工長期暴露在半導體工廠的化學毒物下,既無保護措施,也拿不到補償金;有些勞工想組工會,卻遭到雇主刁難或解雇;有些女性因為飲用了半導體工廠滲出的有毒溶劑所污染的水,產下天生有嚴重缺陷的孩子,而住在郊區的窮人或農民,他們的家鄉每天被傾倒數以噸計的電子廢棄物。

就以勞動權來說,杜文苓從台灣最經典的新竹科技園區談起,「竹科員工被稱為科技新貴,但他們工時長、有過勞問題,而資方以配股、發紅利的方式,讓員工覺得自己也是股東,該為了自己的公司盡心力,三餐都在公司裡解決。」

跨海到了以廉價勞工爭取科技加工業進駐的國家,例如鴻海在中國主要的製造基地富士康,「iPhone第一代從第一支到第一百萬支,可能花了一個月,到了第五代,第一支到第一百萬支卻只需要四天,我們很難想像在產季時,工人必須承受多大的壓力,不斷重複機械化生產行為,以在最短時間內產出乾淨、智慧、美觀、好用的科技產品。」這是否為頻頻有工人墜樓的原因?外界不得而知,但當科技產業日新月異,生產模式必須搶得先機時,工人的勞動權益如何被保障令人質疑。

科技產業進步迅速的另一個惡果,在於化學物質的使用無法被評估、提醒與警告。杜文苓說,廠商不斷研發更精巧、品質更好的產品,產製過程所使用的化學合成物到底對人體健康、環境造成多少影響,需要長時間累積觀察,但是科技產品必須快速進入市場,根本無法等待觀察後果,「工程師穿著無塵衣工作,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是要保護產品,他們像是等不到風險評估的白老鼠,只能期待十年、二十年後能確定現在所使用的化學物沒問題。」

可惜許多時候,工程師沒那樣的好運氣,例如書中IBM員工認為自己的癌症與工作有關,或是矽谷地下水遭到高污染,當地婦女長期飲用後,產下罹患先天性疾病的嬰兒。又或是書中來不及收錄的,韓國三星電子員工因在半導體工廠工作罹癌,歷經了幾年的訴訟後,三星董事長權五鉉終於在今年公開道歉,並承諾對罹癌工人與家屬給予適當賠償。

杜文苓-3
(攝影/無相生)
回到台灣,發生在桃園的臺灣美國無線電公司污染事件(RCA事件,自1994年遭揭露後,外界才知道RCA勞工長期暴露在高度致癌風險的工作環境,此外,勞工在廠區喝的飲水機、宿舍用水都非接自來水,而是使用大量暴露在高致癌性有機溶劑的地下水,根據統計,至少有1300多人罹患癌症,受害員工在1998年組成「RCA污染受害者自救會」,如今此案仍在訴訟中,杜文苓說,「但台灣要確認職災很難,要建立因果關係,證明你的傷害來自工作所暴露的化學物上,可是我們的科學研究仍有侷限。」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霄裡溪事件。位於霄裡溪上游的中華映管龍潭廠、友達光電龍潭渴望園區廠,分別於2000年、2002年通過環評,將每日合計3萬噸廢水排入霄裡溪,從上游的桃園縣跨界流入新竹縣新埔鎮,經過社區居民與環保團體抗議多年,友達終於宣布開發出一套廢水可以完全回收的技術,預計明年可達到廢水零排放。還有去年底爆發的日月光廢水污染事件,為了能重新復工,日月光除了重新購置環保和防污設備,也增聘大量環境工程人員。

二仁溪的電子廢棄物問題也讓杜文苓記憶猶新,從1970年代起,二仁溪周邊成了專門處理廢五金回收與提煉的工廠聚集地,不少有毒的酸性化學藥劑與廢水都倒入二仁溪中,岸邊也堆積著電路板、電線等電子廢棄物。雖然2001年開始整治,但直至她在2007年搭舢板參與河川導覽時,都還能隨手在河岸挖出電路板。而近年中國、印度、西非成了全球電子廢棄物的處理地,當地貧民藉由燃燒廢棄物取得珍貴金屬謀生,卻讓環境與健康陷入極大危機。

當電子產業自恃占GDP比重高,對國家政府、土地環境予取予求,並動輒以「出走」要脅時,杜文苓認為政府更該確立國家產業發展方向與環境政策,鼓勵企業轉型,正確運用智慧與科技,負起應盡的社會責任,而非以工作機會與經濟貢獻為名,任意破壞公有財。尤其台灣在全球電子業占有重要角色,人才培育也以此為重心,若能正視科技一面兩刃的真實,享受便利時也停止破壞,如此一來,國際企業也不需擔心設於台灣的下游廠商污染環境導致產品名聲受損,這才是真正的競爭力。

「企業在賣產品的同時,消費者也在檢視產品,我們不希望手機裡有『爭議礦石』,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消費,造成某個遙遠的國家內亂,我們要購買好產品,但也要公平、環保的生產過程,這才是科技來自人性!」杜文苓強調,《挑戰晶片》談的並非反高科技,而是追求兼顧環境、健康、安全與社會正義的責任科技,不讓消費者的每項3C產品都沾著血汗。

如同書中引用人類學家米德(Margaret Mead)所說的一段話:「不要懷疑,一小撮願意深刻思考、全心付出的人能夠改變這個世界。」因工作罹癌、起身對抗IBM的前員工Alida Hernandez是,揭露電子公司污染飲用水的聖荷西的家庭主婦Lorraine Ross是,台灣一百多位堅持向雇主索求公益的RCA勞工是,而身為一個消費者,面對廠商總以二、三年作為產品週期,半強迫地讓你更換手機、電腦、數位相機或任何3C產品時,若你能開始對「丟棄式的經濟」有所質疑,那你也可能成為改變世界的那個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上網一定有風險,科技發展有歡笑有淚水,個資外洩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廣告詞總說:「投資一定有風險,投資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現在我們每天上網按讚分享、查詢資料,每一次點擊、登入和停留,如同投資,不過投入的卻是「個資」,試問每次跳出長篇累牘的法律條文,有誰會真的看完所有條目呢?身為數位居民,究竟有什麼是我們應知道而未知曉的?科技發達是帶給這世界更多美好還是更多紛擾?

65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