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再說一個秘密》林達陽:用很輕的文字,寫出很重的感情

  • 字級


(攝影/蕭如君)

再說一個秘密
再說一個秘密
「或許有人不習慣閱讀重的文字,但我相信每個人一定都有很重的感情。」林達陽簡單一句話便道出這幾年寫作風格的轉變,以及新書《再說一個秘密》的主軸。

從去年的《恆溫行李》到今年的《再說一個秘密》,寫詩的林達陽如今以療癒散文樹立起「恆溫系作家」的風格。提起這個稱號時,只見林達陽露出些許尷尬的笑容,但他表示,近年確實是有意識地往溫暖路線書寫,同時也坦承改變創作風格,對過去身為文學獎常客的他而言是一種突破與挑戰。

「我曾經很快速地得到許多文學獎與好評,後來意識到,那不是我最想要的,
恆溫行李
恆溫行李
也不是我對文學的想像裡最重要的一部分。多數和我一樣有文學獎背景的創作者,要寫悲傷或是批判性的文章相對容易,可是我覺得描寫幸福快樂很難,尤其要寫得不落俗套。我還是相信文學就是說話給另一個人聽的方式跟藝術,而我也相信真的能說服人的並不是論述批判,而是情緒跟故事。」

而這本新書,便是林達陽對青春的各種情緒與故事的忠實紀錄。

「我覺得青春期的價值觀在台灣過分膨脹,但沒有被重視,即便到處都看得到關於青春的紀事,卻都很樣板。我希望能寫下青春期那種有些畏懼卻又渴望成長,對一切極度樂觀卻也極度悲觀,耽溺自我情緒卻也願意自我發掘的狀態。我希望從這個角度出發,盡可能化成大家比較能接受的文字。」

呼應這樣的創作初衷,林達陽一開始設定的書名為《備忘錄》,以此做為給自己與讀者對青春記憶的提醒。但其後編輯建議將書名改為《再說一個秘密》,林達陽也認為這個書名頗貼近他書寫的情境,畢竟書中文字確實極為個人且私密,而他希望透過分享這些秘密,拉近與讀者的距離,帶給讀者溫暖。

「當我跟你說了一個秘密,從此我們就有了共同的秘密,我們就更靠近一點。各種對話的可能與對世界的好奇,都能重新獲得提醒。有人認為,訴說秘密的過程是種自我治療,但我更相信閱讀別人的秘密會有被了解的感覺。就算備感孤單,一旦透過別人說出口,當下就會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孤單。只是如此書寫,需要大量暴露自己,過程中有時會感到困擾,甚至不舒服或擔心害怕,但我的初衷是藉由文字來傳達溫暖,在這個前提下,那些不舒服的感受就不是那麼重要。」

然而近年來,林達陽不只改變書寫風格,甚至轉換了創作文類。當問起過去以詩作聞名的他,何以近年獨鍾散文。他直言,身分轉換是一大因素,脫離學生身分後,在兼顧工作與創作效率間的考量下,散文是較適當的書寫形式。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比起相對個人化的詩作,散文更能表達出他現階段企圖傳達的主題與價值觀。

雖說是散文,《再說一個秘密》書中收錄的數十篇作品,篇幅大多更為輕巧,有時甚至僅簡短兩三句,讀來更像詩。提及這點,林達陽坦言,為了讓讀者能更容易進入文字,他刻意收短篇幅及句構,但他也承認,寫詩的經歷依然影響他的創作。

「我其實是個對文類和結構冷感的人,我認為,創作者的責任就是創作,要怎麼分類那是評論者的事情。當然以前對詩的創作跟訓練,內化後一定會影響到我日後的創作以及看待事情的方式。但我渴望的是以自由的形式,透過文學技巧,比較匍匐前進、不動聲色地靠近我想述說的核心。這些技巧確實是詩賦予我的。」

身為一名華文創作者,在面對台灣出版市場前景,華文創作者的處境似乎日益艱難的環境下,文字與言談間總充滿正面能量的林達陽又是如何看待?

「我常參與校園活動,直接面對學生,藉此讓他們了解現代華文創作已經不再是課本上那種無聊的文章,而是有了新的樣貌,鼓勵他們讀看看。我會介紹一些同輩,甚至更早期的作家的作品給他們,一些自己成長過程中曾經仰望過的作家,好比羅智成,盡可能向他們介紹一些奇特的、叛逆的、課本不會收錄的作品。」

lin
(攝影/蕭如君)

那如果拋開大環境的現實,回歸私我,林達陽對於創作又有什麼樣的自我期許?

「我希望不要讓十七歲的林達陽失望,我想把當時自己得到的善意、給予的能量,還有當時的希望一一保留下來。這就是我的備忘錄,這就是我這個年紀在想的事情,而且我真的在乎。我渴望透過這些事情影響更多人,給更多人力量。如果能夠改變世界一點點,或者靠近真實的自己一點點,我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親愛的十七歲】張西、不朽、張嘉佳、肆一、HowHow想對17歲的自己說什麼?

你記得自己17歲的模樣嗎?如果有機會回到過去,你想對17歲的自己說什麼呢?

20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