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用本格推理戳破謊言的時刻來了

  • 字級


米果專欄

聽那些有權有勢決定事情的政治人物說話時,如果沒有經過本格推理小說的訓練,沒有對邏輯和證據的探求,只靠基本教義派的「愛意」支撐著,那就非常容易上當。賠上的,不只是一次選票的幾年任期,還有那種在謊話被打臉之後,自己仍堅信不移、拒絕知道真相,倘若可以帶著這樣的堅信不移走入棺材,那也就算了,就怕發覺遭到背叛時,可能連手腳癱軟都不足以做為生理心靈的表態。很多時候,甚至沒有勇氣承認那些曾經的信任原來如此脆弱,只好繼續矇上眼睛摀上耳朵,拿小確幸來度日。

因此,閱讀本格推理小說是必要的,尤其在這個大說謊的時代。昨日的承諾,經過一晚媒體標題的歌頌與背書,今日再公開宣稱,沒有那回事,這正是本格推理最鄙視的破綻。

沉船的王妃
沉船的王妃
2005年,本格推理小說作家有栖川有栖在書展期間來訪時,我還在一家流行資訊雜誌負責一個書訊單元,因緣際會之下,成了有栖川先生在台灣第一名訪談者與紀錄者。訪談內容其實已經忘記了,該流行資訊雜誌業已停刊,甚至當時邀請有栖川先生來訪的出版社也結束營業了。然而,這幾年之間,有栖川仍創作不斷,可是中譯本卻很少問世,直到2013年底,《沉船的王妃》終於出版,久違的有栖川有栖及其筆下相當活躍的臨床犯罪學者火村英生,再次於台灣書市露臉。依舊是不生硬也不艱澀,甚或穿插小趣味的本格推理,一直以來,我對有栖川先生這般書寫風格很有好感。畢竟,對於艱澀的本格推理,我總有些惰性,實在很不應該。

殺人案的解謎,其實就是在一堆線索和謊言之中抽絲剝繭,一個謊言,會被許多謊言包圍,線索有時是真相的證據,有時是凶手故布疑陣的痕跡。有栖川的本格推理分成犯罪學者火村英生和大學生江伸二郎兩大系列,前者有一位推理小說家有栖川有栖在其中,後者則是一名也叫有栖川有栖的學生。小說中的角色火村英生甚至在日本獲選最受女性讀者喜愛的偵探,不過在2005年那次訪談中,寫出火村英生這種英雄角色的作者有栖川有栖卻直言,「才不想跟這種人當朋友咧!」

《沉船的王妃》以威廉‧雅各布斯的短篇小說《猴手》(The Monkey’s Paw)做為背景,貫穿前後兩篇中篇。傳說中,只要向猴手木乃伊祈求三個願望,都會成真,代價是以發生不幸的事來抵償。貌美的主角妃沙子因為擁有猴手木乃伊,雖然逞強辯駁,她一次都沒有用過,但是與她相關的兩個人卻相繼死去,凶手到底是誰?死者是否曾向猴手木乃伊許願,並達成了願望,因而付出了代價做為抵償?

藉口和謊言,透過邏輯的推演,一一破解。逞強主張自己無罪的凶手對著臨床犯罪學家火村英生狡辯說,「別再進行讓駱駝通過針孔般的推理了」,但火村英生仍然鑽過針孔一般的瓶頸,提出證據,迫使凶手啞口無言。

我實在告訴你們,財主難進天國。我再告訴你們,駱駝穿過針孔,比財主進天國還容易。

這段話,來自《新約聖經‧馬太福音》第19章,耶穌告訴前來問道的少年財主,必須先將財產變賣分給窮人,然後才來跟從祂。少年財主因捨不得那些錢財,於是離開了,耶穌因此講了這段話。

不知為何,我不斷出聲複誦,內心滿是感慨。

許多人一生追著錢財、利益與權力,就算踩踏在弱勢者的身上也毫無反省和悔意,最終又希望捐點錢做些善事,乞求得以進入天堂,不至於下地獄。我們或許沒辦法透過科學實證得知死後的世界究竟有沒有天堂與地獄之分,實際見證過的人也沒辦法回來告訴我們真相為何。天堂和地獄無疑是給活著的人某種提示,那些欺騙的話術,某些時候可以讓自己圖得短暫的安心,同時強化謊言的脆弱感,只是聽著這些謊話的人,請以本格推理的精神,把話術背後的線索用力抽出來,如此才有辦法將正義還給那些被謊言壓制的真相。

用本格推理戳破謊言話術的時刻來了,這不是意有所指,但歡迎對號入座。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83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