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所羅門的偽證》直視校園霸凌的殘酷現實──專訪宮部美幸(下)

  • 字級


宮部美幸-2
(圖/獨步文化提供)

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套書、不分售)

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套書、不分售)

宮部美幸費時15年構思寫作,於雜誌上連載長達9年,共寫下4700張稿紙,最終集結成三大部的長篇推理巨作──《所羅門的偽證》正式在台登場。本作是宮部美幸睽違5年多的長篇社會推理小說,從一名國中男學生於校內墜樓身亡的事件為開端,書寫日本校園殘酷的現況。在日本出版後廣獲各界讚譽,目前已籌拍電影中。

《所羅門的偽證》是宮部美幸出道25周年紀念代表作,為了將如此重量級的作品慎重引介給台灣讀者,獨步文化於2013年底前往日本採訪宮部美幸,請她和台灣讀者聊聊這部作品的創作始末,並分享長達9年連載工作的甘苦。


採訪時間|2013/12/05
採訪地點|日本大極宮事務所
提問|張麗嫺(獨步文化主編)


Q:我在編《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時,先給封面設計師閱讀書稿,不久後便接到他的來電,向我詢問後續劇情發展,他非常在意(注)

宮部美幸:真的太讓人高興了~也真是辛苦他了。

注:中譯本《所羅門的偽證》第二、三部出版時間分別是2014年6月和10月。

Q:譯者也是,原先一邊翻譯一邊閱讀《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但途中非常在意後續發展,因此一天看完全部。其實我也是這樣,想著好長的作品啊,但最後還是擱置手邊工作,先一口氣把書稿讀完。

宮部:好像妨礙到大家的工作了。這本作品在日本這邊也是用非常厲害的封面包裝、還用厚紙,營造出大作的感覺。我拿到的時候也覺得怎麼會這麼重!

Q:台灣版上、下冊差不多共760頁。

宮部:我為什麼會寫出這麼長的書?!醃東西的時候,這都可以拿來當蓋在上面的工具了。

Q:請老師和我們分享《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在雜誌連載的9年間,有趣和困難的經驗是什麼呢?


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套書不分售)

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套書不分售)

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套書不分售)

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套書不分售)

宮部:在這麼長的連載期間中,我曾經休載過一次。那次是因為感冒還得了肺炎,實在是沒有辦法寫下去。我發燒得很快,還曾燒到40度,只好跟編輯道歉跟請假,暫停一次連載。我就休息那麼一次,可是本來是希望能不休就不休。還有就是每月幫我畫插圖的那位插畫家渡邊先生,真是辛苦他了。連載了9年,出單行本時才第一次見到他,之前從來都沒見過。見過以後才知道他的廬山真面目。當時我有種「原來是這樣的人啊」的心情,有點嚇了一跳呢。我對他9年來的照顧,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還有,連載時雜誌的責任編輯也還很年輕,連載開始時才剛進入文藝部門。過了11年的文藝雜誌編輯生活,陪了我10年。原本是個文藝部門的可愛小新人,在我這個連載的期間她談起戀愛,結了婚,還做了母親。在我知道她成為母親時,剛好連載到「審判」那裡,她因為到了預產期而請產假,大概休了一年半。但那段期間,她還是會每月讀完連載,並和我分享心得。雖然是託別人轉達的,那段期間我們一直有交流,所以我感覺她一直都在崗位上。後來她生下女兒,直到四個月大時我還在寫,她說我們做這本書,等孩子到了14歲,和登場人物差不多年紀時,可以讀這本書了,希望能讓女兒看書時讚嘆「我懂這種感覺」。這段話使我產生了要努力到最後,好好完成作品的動力。

Q:我們出版社的業務也是位母親,有個女兒在讀國中。她說這本書有點可怕,不敢給女兒讀。身為家長果然還是會有點擔心呢。

宮部:國中期間要吸收很多東西來決勝負,也是關乎未來人生的時期。我回想起當年,似乎也是我人生最不安定的時期,但平常都不太會想起自己中學的事。所以開始執筆後,我回想起許多中學時代的事,像是同學的長相、學校的行事曆等,我一邊回憶往事、一邊寫作。

Q:孩子通常都被大人認為不夠成熟,沒有自己的看法。而這次的作品,比方說在第一部結尾,藤野涼子決定要靠自己的力量追查真相。可見對宮部老師來說,這時期的孩子已經有能力處理事情;為什麼會想寫這樣的題材呢?

宮部:這本推理小說的核心主題──如何與他人對話,或是團體中的個人該如何自處,我覺得就算是大人也是相同的。就因為是國中生,被老師告誡「國中生不能做這種事」並阻止,他們就知道不能再依靠大人了,會想靠自己找出真相。如果拿掉「學校」這個框架來思考的話,就會發現學生們是被更有力的特權階級當成弱者了,別人認為他們沒辦法自己解決事情,有不明瞭的地方也無法自己查明。就像是大人眼中的孩子,或是父權社會眼中的女性,組織高層眼中的下屬。在這種階級關係中,強者總是有理由將弱者視做無能為力。但對弱者來說,正因為是切身的事,會想靠自己的力量解決,我認為這種想法就是勇氣,非常痛快;而我想把這種痛快以娛樂小說的形式表現出來。

Q:高高在上的人不覺得我們能達成某事,或要求我們抽手,這種事的確時常發生。最近在台灣也有類似的事件,社會上有些期望民法開放同性婚姻的聲音,但有些家長表示這樣一來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可是我當時正好在看《所羅門的偽證》,就覺得孩子們果然是有自己的意見,不會對父母的話照單全收。我覺得,這部作品正好與台灣的社會現象有所關聯。

宮部:我好開心啊。其實,我自己很不喜歡被說「你才沒辦法」。我當然也有無法達成的事;但還沒試過,就被說是本來就沒那個能力的弱者,或被要求把任務留給更厲害的人,實在很討厭。我就是因為這種個性,非常厭惡學校,我很不滿每件事都要給老師決定。

舉例來說,剛剛也提過,在我的年代,學校可是個魔窟,老師也沒那麼多力氣,不太會去細看每一位同學,只會注意特別優秀的孩子或特別需要管教的孩子。像我,既不太起眼也不太需要費心,就像空氣一樣。我自己是覺得好像不太受到認可。雖然都沒事地過去了,但現在還是記得那種討厭的感覺。偶爾對老師表示我這種想法,老師也只覺得我很囂張。在我國中的時候還有體罰,小學時還被打過,到現在對長輩用暴力或權力施壓的行為,還是會感到很憤怒。在別的作品裡也是一樣,只是我自己沒有察覺。

有一次當某出版社的編輯說:「這世上宮部老師最痛恨的,大概就是有誰想控制另一個人,要對方凡事順從了吧?」我才驚覺的確如此。無論是多麼軟弱無能的人,比方說思慮欠周的人、想得不多的人,或經驗不足的人,他們還是會有自己的方向,有自己的考量,有自己努力的目標;每一人都會有這種想法。上面的人卻老說些「反正你不行」、「這個你沒辦法」、「你不要插手比較好」,像這樣子去制止他們。至今我依然非常厭惡這種情形。因為這一切我都很厭惡,結果都無法決定是討厭控制還是被控制了。我對於人被控制就是厭惡到這種程度。這種意識在每個作品裡大概都有出現,但在《所羅門的偽證》中呈現得非常具有代表性。雖然本作連載期間同時也兼顧著其他作品的連載,即使很辛苦,依然能寫下去。

Q:請宮部老師推薦喜歡《所羅門的偽證》的人一些延伸閱讀,日本或海外作品皆可。

宮部:我是閱讀英美推理翻譯小說長大的,很喜歡這類作品,特別是描寫陪審制度的美國法庭推理,每本都很好看。《所羅門的偽證》裡我也參考了美國的陪審制,寫出了非常特殊的校園審判來一決勝負,但美國的陪審制是很獨特的,而且瑣碎的規則很多,我也曾懷疑自己是否大錯特錯,寫這麼誇張的東西好嗎?國外有很多這類的作品,有位叫史考特.杜羅(Scott Turow)的作家,他曾是美國的檢察官,他的法庭推理作品很有趣。如果讀了這本書後,對於這類審判有興趣的話,我推薦可以去看有真正審判過程的推理小說。

至於校園作品的話,就是《會飛的教室》(飛ぶ教室),在本作第二部的開場有引用到當中的內容,它被歸類在童書。小時候看過,長大再看,為了引用我又看一次。我深受感動,這本書裡有相當發人省思的內容。

Q:最後,請教老師都怎麼取材的?

宮部:有時候會靈光一閃,比方說在看喜歡的書、喜歡的漫畫,或是看電影,不是直接被電影的情節觸發靈感,可能是看見了某個場面,例如剛好有個下雨的場景,我看了以後突然想到某個點子之類的。此外,有點意外的是,夢的內容常常成為我的創作靈感。我醒來以後就趕緊把東西寫出來,有時候幾乎可以原封不動地拿來用,但有時候完全不行。

Q:能舉個例子說說哪個作品就是夢裡來的嗎?
樂園-套書(上下冊合售)

樂園-套書(上下冊合售)


宮部:《樂園》這部作品,幾乎和夢裡一模一樣。

我夢到在住處的地板底下,埋著自己在小時候就死去的手足的屍體,他的幽靈就在櫃子裡,是父母藏起來的。夢醒了以後我非常悲傷,但又覺得這可以拿來寫。

Q:最後的最後,請說說您未來的計畫吧。

聖彼得的送葬隊伍(套書)

聖彼得的送葬隊伍(套書)

宮部:我這個月(2013年12月)預定要再出一本新的現代推理小說,是《誰?》《無名毒》登場的上班族主角杉村系列第三作,書名叫《ペテロの葬列》(聖彼得的送葬隊伍

2013年2月跟4月我都出了本時代小說,本來想說今年就當成時代年吧,但就在年末要放假前滑壘出了《ペテロの葬列》。本月的這本書,我在兩年前就完稿了。它在許多地區的報紙上連載,所有的連載結束前無法出書,特別是推理小說還得避免洩漏真相,後來好不容易才出書。2013年出的單行本好像有點多。明年夏天大概會出正在連載的小說,它是時代小說。

Q:我們出版社的編輯也有人很喜歡老師的時代小說。


宮部:好高興啊!但不會有讀不懂的地方嗎?

Q:應該是沒有,老師的時代小說全部都是由她負責的。我之前負責《小暮照相館》,就請她負責所有時代小說。

小暮照相館(下)

小暮照相館(下)

小暮照相館(上)

小暮照相館(上)

宮部:《小暮照相館》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作品,有著很多的感情。

那本書裡也有高中生登場,大概寫了一年半,開始撰稿時《所羅門的偽證》剛好寫到審判的過程,因此兩部作品之間有良好的互相影響。在同一個月內,我一週寫《所羅門的偽證》,一週寫《小暮照相館》,平衡得恰到好處。雖然內容截然不同,出版社也不一樣,但對我來說這兩部作品就像兄弟一樣。



 延伸閱讀 
《所羅門的偽證》直視校園霸凌的殘酷現實──專訪宮部美幸(上)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53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