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博客來選書|10月】《琥珀眼睛的兔子》|張惠菁:微雕的故事

  • 字級





琥珀眼睛的兔子
琥珀眼睛的兔子
2013年10月選書///
《琥珀眼睛的兔子》
作者|艾德蒙.德瓦爾(Edmund de Waal)
譯者|黃煜文
出版社|漫步文化


〔博客來推薦理由〕
什麼會被記得,為什麼會被遺忘?

〔專業推薦人觀點〕
微雕的故事
文/張惠菁
台大歷史系畢業,愛丁堡大學歷史學碩士。著有傳記《楊牧》,小說《惡寒》、《末日早晨》,散文《雙城通訊》、《活得像一句廢話》、《給冥王星》、《步行書》、《你不相信的事》、《告別》等,最新作品《雙城通訊》。曾獲中國文藝獎章、時報文學獎、臺北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

這是一本由真人、真事、真物構成的傳記作品。

真物,是264件由日本到了歐洲,輾轉在一支猶太大家族成員間轉手,經歷戰火而保存下來的微雕工藝品——「根付」。

真人,是擁有這批「根付」的伊弗魯西家族。十九、二十世紀初,直到二次大戰爆發之前,伊弗魯西家族是歐洲富可敵國的穀物進出口商、銀行世家。在維也納、巴黎擁有豪宅。伊弗魯西家往來的名流之中,有正在寫《追憶似水年華》的普魯斯特,也有受家族贊助的畫家雷諾瓦莫內竇加。他們的身影,甚至曾出現在這些印象派畫家的畫作中。但猶太身分加上令人眼紅的財富,也使家族的許多成員,在戰爭中流亡甚至死於集中營。

至於真事,那自然是環繞著家族的起落,這批日本「根付」收藏的流傳史。寫作的艾德蒙.德瓦爾是家族後代,當代陶藝家,也是這批「根付」現在的擁有者。他的故事寫作歷程、與家族尋根之旅長達兩年,足跡遍及東京、倫敦、巴黎、維也納、奧德薩,他家族曾經生存過的空間。你可以感受到他在蒐集、整理家族史的過程中,流露深陷其中的情感。對二十世紀的那場戰爭,身為猶太人的認同,前人曾遭遇的命運等種種。

但你也會感到,他在講述這個故事時,持續存在的抵抗:他不願讓這個家族的故事,被刻板印象的猶太悲情淹沒,成為另一個千篇一律的故事。他彷彿在講故事的同時,還一再把手放進口袋去觸摸一枚「根付」、親手確認它獨特的質地與紋理般,謹慎又節制,追尋著獨特的故事手感。

作者艾德蒙.德瓦爾在〈序〉中寫到,他決定寫這本書的起點:長期以來他都知道這批「根付」大致的流傳史,包括它們如何戰爭中被忠誠的女傭藏起來,日後又交還原主的故事。「有天晚上,我在晚餐時跟幾名學界朋友講述我知道的『根付』故事,我開始對自己講述內容的四平八穩感到有點作嘔。我發現自己在娛樂聽眾,而他們的反應也說明了故事內容。這已經不只是說得流暢順口而已,而是故事已經變得越來越淺薄。我必須趁現在好好整理這些故事,否則總有一天它會消失無蹤。」

這是個謙卑而實在的,說故事的起點。

艾德蒙.德瓦爾從物品的觸感開始,講他的故事,他去親眼確認過建築物的空間,從物件擺放的方式揣想它們被觸摸的狀態……

這些細節,事物的相對性、光影、顏色,細微的差異,使得故事能得到更多細節與景深,而不再是以飯後話題的方式被講述,讓故事從淺薄化的危機裡被挽救出來。

於是,雖然我們讀到的這個故事,充滿了「大」。在二十世紀初那個大時代,伊弗魯西家族的事業很大,豪宅很大,從巴黎、維也納到東京的「根付」流傳史跨距很大,但作者德瓦爾(由於他對家族史,家族前人,與這批根付故事的戀眷不捨)卻是以近乎微雕的工藝,細微地注視並呈現,這個隱藏著無數細節的故事。



博客來10月選書完整清單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跟爸爸訣別、跟媽媽出櫃,李屏瑤如何長成「台北家族裡的違章女生」?

「身分證數字開頭為2,非典型女生樣,過30歲不婚不嫁,其他人都以譴責的目光望向你,這樣的我,感覺像是大家族裡的違章建築,容我以鐵皮加蓋的角度,寫冷暖分明的成長觀察。」作家李屏瑤回望從小到大的成長經歷,書寫家庭、性別、性向帶給她的不同捶打與滋養,彷彿對我們說著:不如世俗期待,又怎樣呢?

187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