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神行陌路》葉錦添:如果不享受,就移動到可以享受的狀態

  • 字級


葉錦添01
(攝影/陳昭旨)

臥虎藏龍 DVD
臥虎藏龍 DVD
這個世界所認知到的美好,有一部分來自他的決定。

最廣為人知的,當是2001年以《臥虎藏龍》獲得的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獎。葉錦添1986年入行,參與電影《英雄本色》的美術設計,還客串了一個警察角色;1987年擔任《胭脂扣》美術設計,開啓他對電影的種種想像。並非電影科班出身,他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高級攝影專業,畢業後曾在雜誌社擔任攝影記者,對美學的種種想像,多是他自學而成。二十多年的工作經驗,幾乎可以累積成當代藝術史,葉錦添跨足電影美術、服裝設計、舞臺劇、視覺藝術等多元領域,推行「新東方主義」的美學理念。從自身經驗出發,打破東西方之間的藩籬,擊碎時間與空間的限制,追溯創作的根源,葉錦添的獨特美學思維將在《神行陌路》中一一道來。

「我們非常長時間在建立自我、表達自我,一直加東西上去。《神行陌路》要分解現在的世界,不論東西方,都回歸到古老的世界。留下世界的邊就好,裡面什麼都看不見。」葉錦添說,「每分每秒都有機會重塑這世界,重新建立信仰,從人的裡面去找。有可能是我能做那麼多的原因。」不只是關於一本書、不只是關於新東方主義,對他來說是個人思考系統的建立。《神行陌路》其實是繼2008年出版的《神思陌路》之後的系列作,葉錦添探討新的世界觀、新的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如何運用自己的能量。

「我還會寫下去。想出五本,這是第二本。第一本寫了十幾年,這一本寫了六年,第三本叫《神型陌路》,可能要再等五年,第四本會講慾望。」他的工作領域專業且多元,笑稱有煩惱就寫書來解決,以前的作品在後頭緊追不捨,他於是愈走愈快,寫作是他很珍惜的時刻,所以並不急著將這系列寫完。

神行陌路:葉錦添的新東方主義
神行陌路:葉錦添的新東方主義
神思陌路:葉錦添的創意美學(修訂版)
神思陌路:葉錦添的創意美學(修訂版)

葉錦添的祕訣之一,是抱持著「開放的腦筋」。因為不是科班出身,每樣事物都是抓著人去研究,從興趣出發,進而實際操作演練,「面對新東西都是這種態度,慢慢的會長出內行的心得,讓我可以跟內行的人打交道。」書中談時尚、談設計、談城市精神,文字流轉,隨著他的思緒不斷被切換。獨有的敘事和聯想,來自他的學習過程,「我會訂出時間、地點、人物三個座標,如果有喜歡的人,就問:他是什麼年代的人?住在哪裡?哪些東西吸引我?完成之後就排進系統,喜歡的東西慢慢成形、落入座標。構成我對世界的知覺,構成我的脈絡。所以我的東西永遠都是全觀的,不會單看某一塊。」

以全觀角度去觀照世界,讓創作回溯根源,再多艱深的難題,對葉錦添來說似乎都能輕易化解。「商業跟藝術,對我來講不用平衡,我就做我要的東西。商業上加諸我要的想法,出來的就不會是那麼商業的東西;藝術成為我商業的資本,甚至可以影響商業本身。」

穿梭在商業與藝術之間,他如同練有分身術。葉錦添現階段正在跟太陽劇團合作,並跟賴聲川首度合作,為《如夢之夢》設計了四百多套服裝;英國編舞家阿喀郎.汗(Akram Khan)九月即將在臺灣演出的史詩舞作《DESH》,舞臺設計也是由他負責;於此同時,北京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舉辦的《夢渡間》展覽,讓他回歸到最初的攝影師身份。

葉錦添02
(攝影/陳昭旨)

「每天就是享受的狀態,如果不享受,就移動到可以享受的狀態。」

他說,「其實可以沒有壓力,看到不開心的東西會不開心,但不會留下來,看到開心的東西也會過去。要找尋休息的方法。」心靈需要休息,但身體似乎不一定。旁邊的工作夥伴說,葉錦添其實是不太睡覺的。這批人睡了,會有另一批人醒來,像是日夜班的交替,隨時都會有人跟他工作。工作即生活,生活即藝術,打破界限,不斷重塑,每天都像是一張嶄新的畫布,葉錦添笑說,「每天都要有重新玩牌的想法,每天都打開那個牌看看。」


【其他葉錦添作品】
藍色
藍色
赤壁:電影美術筆記
赤壁:電影美術筆記
不確定時間
不確定時間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17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