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Eva's Eye(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Eva’s Eye
Eva’s Eye
等了很久的卡琳佛孫(Karin Fossum)終於又有新書《Eva's Eye》了!這回平平無奇的開頭,一開始還真讓我有點失望──女主角Eva是有個女兒的單親媽,但是她不知怎麼地,活得非常低調,甚至鬼祟,一開始可以說就是她的內心戲,覺得女兒太胖、太多話、太愛吃;覺得自己遇人不淑(前夫的錯)、懷才不遇(世界的錯。Eva是個賣座很差的畫家),總之,可以說她是有點怨天尤人、不討喜的類型。這也就算了,一開始附近出的兩個無關連的小命案也都不具任何吸引力,我實在深深為卡琳佛孫擔憂,不解她何以盡用爛蘋果當原料?這種開頭完全劃不出一個重點來啊……不過,熬過四分之一本後狀況完全改觀,簡直可以形容為「化腐朽為神奇」!

附近出的兩個命案分別是:一名性工作者在自己的公寓被人以枕頭悶斃。另一個命案是河岸浮屍,死者是個有妻小的普通中年男。這兩個命案不但不吸睛,還都沒有什麼明顯線索可追,警探Sejer一如往常悄悄在事件中登場,他去拜訪了浮屍死者之妻,據死者妻子表明,丈夫失蹤那天是要去賣他唯一的一輛車──這家人經濟狀況並不好,所以賣車換現金並非是什麼不尋常之舉,只不過,他就此一去無回。這個太太是個為日常生活勞碌還帶著一個小兒的家庭主婦,她沒花心思去特別注意老公的私事細節,所以當天是誰連絡要看車,她一無所知。

警探Sejer自己有個小男外孫,所以他向來對小朋友很友善,當他在對浮屍之妻問話時,儘管小孩已被支開,不過在結束訪談後,他還是不吝嗇花些時間和小孩玩玩聊聊,就是因為這樣,他意外從這小男孩的口中得知,他老爸有把看車者的名字和電話抄在一張紙條上!小男孩親眼看見爸爸把這紙條塞進工作服的口袋。只不過,這工作服如今也是下落不明,而當時不在場的媽媽自然是不知道此事。

Sejer還懷疑兩件命案可能有關連,儘管同事們都覺得這想法實在太牽強,但Sejer覺得兩名死者的住處相當近,近到值得懷疑一下。說這一整段故事連我都覺得無趣了,可以想見這本書的開頭有多麼平凡無奇,幸好,熬過這一段總算出現吸睛的──浮屍死者的小兒子在他爸爸車庫中找到那張看車者的紙條,Sejer依號碼打過去,連結到的是Eva的爸爸的住處,Eva,這個低調奇怪的無名畫家居然和兩件命案都微有關連,她利用探望父親的期間化名連絡看車,而在另一性工作者的命案中,她是該名死者失聯了25年的舊友,她死前才剛剛和Eva在街上巧遇,她們才剛剛連接了中斷了25年的情誼。

Eva不是個好搞的女人,儘管她總是在上演自己的內心戲,但現實生活中要她開口坦誠告白卻不是容易的事,並不是說她一定是兇手,而是和兩案都扯上一些關係的她,是連配合警方問案都沒意願的,更別說是主動前去提供她所知道的片段。可是在此,Sejer更絕,我們總預期看到警方丟出證據,然後蕩氣迴腸地質問嫌疑人「現在你要如何解釋!?」,可是Sejer不,他簡直就像「北風與太陽」中的太陽,只是靜靜地出現在那兒,旅人就只好脫衣了!看到這裡我實在激動,雖然整個故事和人物都是那麼悶與平凡!!!我實在不懂佛孫是如何辦到的,悶得我激動得無法自己,整顆心都要爆邊!卡琳佛孫我真得說她是個鬼才作家!

之後就是Eva長長的告白了,那名性工作者Maja是她兒時唯一的好友,她倆之所以會分離是因為Eva舉家搬走了,本來說好要書信聯絡,但又酸又苦楚的Eva無法面對並接受這樣的斷離,所以她選擇眼不見為淨,沒回過Maja半封信。這段友情一中斷就是25年。25年後,Eva結婚生女又離婚,無名畫家的職業讓她過得非常辛苦。遇見Maja那一天,Eva是拿著一瓶畫作保護漆去商店退貨的,身上只剩一百多挪威克郎的她,早已被通知說會斷電斷話,她真的走到連下一餐在哪兒都不知道的處境。這時她遇到Maja了,25年後的Maja是個單身無後的性工作者,Eva當然很驚嚇,可是她發現Maja並不以為恥,而且她已經賺得一大筆錢準備去南法實現自己的夢想。

Maja對Eva很慷慨,一得知好友Eva的處境後,馬上拿出一萬克郎買Eva一幅畫,這場久別重逢後的盡訴心中情也相當有意思,你以為Maja是出賣肉體,可畫家Eva賣的,卻可能是靈魂……


〔接下集〕


Once in a blue moon she sold a painting.
極難得地才會賣出一幅畫。

He could barely see out over the dashboard, even if he craned his neck.
他幾乎無法越過車內的儀錶板而看到外面,即使他伸長了脖子

"And all those nice smells," Sejer grinned, "oil and petrol and suchlike."
「那些好聞的味道啊,」Sejer笑著說,「機油汽油和諸如此類的。」

"Anyway, Grandad's waiting. Perhaps he's made dinner, and we mustn't ruin our appetites."
「總之,外公在等著我們。他大概已經做好晚餐了,我們不該壞了食慾(現在就吃太飽)。」

He picked up his mobile and dialed the number of the household he'd just left. He got the engaged tone.

他拿起手機打了他剛才步出的這戶人家的電話。他聽到嘟嘟聲(打不通之聲)

"A perm? Yes, that's no joke, takes about two hours," Sejer said knowledgeably.
燙髮?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得花個兩小時吧,」Sejer有見識地說。

It didn't take her breath away or make her panic, she was used to living hand to mouth, they'd done it for years.

這並沒有讓她吃驚或陷入恐慌,她習慣了過一天算一天的生活,她們這樣過好幾年了。

"It gives me the chance to carry on and develop so that sooner or later I'll be able to stand on my own artistic legs!" That hit home.
「這給了我繼續並深耕的機會,所以有一天我能靠著自己藝術家的雙腳獨立起來!」那擊中要害
(口語一點的意譯就是,帶點賭氣地告知對方:你(說這話或做這件事)的目的達成了。
妙140
(圖/張妙如)

Do you think we girls ought to kind of save ourselves up for the love of our lives, that sort of thing?
Do you believe in the love of your life, Eva?
你認為我們女生該為真命天子守身如玉,這之類的嗎?你相信真命天子這種事嗎,Eva?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21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