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公民不冷血》管中祥:一個國家能否進步,絕對跟社會運動發不發達有關

  • 字級


管中祥-1
(攝影/但以理)

畢業於世新傳播所博士班、現任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的管中祥,長年參與媒體改革運動,2007年,他創建了「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簡稱「公庫」),擔任主持人,透過攝製與訪談,為土地、人權、環境、勞工、媒體、族群等各式社會行動留下完整紀錄,讓公民團體闡述其行動理念,及對社會的關懷,運作迄今,已累積超過1500則影音紀錄,充分體現民間豐沛而強韌的社會動能。

「因為自己參加社會運動,我有一個很強烈的想法──一個國家能否進步,絕對跟這個國家的社會運動發不發達有很大的關係。可是從過去到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的社會運動在媒體裡面的報導不是被扭曲,就是消失,有時消失都比被扭曲還要好。」秉持著「今天的新聞是明天的歷史」的理念,公庫成立之目的在於記錄台灣民主化的歷程,提醒大眾,在爭取自由與公義的崎嶇道路上,是多少人付出了血淚,才共同形塑了當前的態勢。

公民不冷血(經典增修版):新世紀台灣公民行動事件簿

公民不冷血(經典增修版):新世紀台灣公民行動事件簿

甫出版的《公民不冷血:新世紀台灣公民行動事件簿》,則是管中祥率領數名中正大學電訊傳播所的學生共同完成。自2011年起,寫作團隊從召開讀書會、集體討論,及至各別選定主題,獨自撰寫,再相互給予修訂建議,前後歷經漫長時光。管中祥說,「我覺得這是一個內部empower(自我培力)的過程,它是一個集體創作。」

管中祥成長於一個黨國保守的家庭,父親為退役軍人,因就讀政戰新聞系,退伍後遂進入媒體就職。從小耳濡目染,使得他對新聞工作一直懷有很高的興趣與熱誠。當年報考大學時,管中祥選填的科系清一色是新聞傳播類,然而,高中時代曾一度留級的他,大學聯考時又二度落榜,後來才終於考上世新編採科。

1980年代中期,正當他準備重考大學之際,台灣社會運動方興未艾,他坦承,「那時對這些社會運動其實還滿討厭的,在媒體上看到的都是負面形象,覺得這些人破壞社會安寧、社會秩序。」1988年,台灣運動史上相當具規模的「520農民運動」爆發,當時媒體一律將這些農民形塑為暴民,他們開著菜車去抗議,車廂上頭鋪著菜蔬,下方卻暗藏棍棒,一槓上警察,隨即取出棍棒襲警,在台北街頭引爆了劇烈警民衝突。

人在高雄的管中祥對於運動的認知全來自媒體的再現。某天,他的同學拿了一卷錄影帶給他看,此為反對派媒體「綠色小組」所攝。「我打開來看,竟看到完全不一樣的東西,跟電視新聞上看到的報導截然不同。電視看到的是暴民打警察,可是在錄影帶裡看到的是暴警打人民,打著手無寸鐵的老農老婦。」與此同時,他目睹學生在街頭靜坐,警方則以水車噴灑,試圖將之驅離,也親見民意代表奮力為這些農夫求情。「那對我來講是滿大的震撼,原因在於,這不是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發生的事情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從那時開始,他就對政治和媒體產生了很大的疑惑。

管中祥-2
(攝影/但以理)
此前,儘管他受父親影響,對記者一職懷有美好想像,一心想投入媒體,追求正義,踢爆政府弊案,但萬萬沒料想到存在著如此這般被媒體所遮蔽的不公不義。進了世新後,他開始想要瞭解社會運動,動機很單純,「因為以後想要當記者嘛,總是要知道什麼是社會運動。」1989年,他純粹抱持著一個觀察者的身分,參加了第一場社運──鄭南榕出殯遊行。偏偏,這又是另一場具有高度指標性的運動,「我也被那一場嚇到了。」

他跟學長騎著摩托車一路尾隨,想要一睹何謂抗議、何謂群眾運動,一般民眾想像的社運無不與「暴力」、「破壞」等字眼劃上等號,「但那場群眾運動很不一樣,非常肅穆,數千人穿著黑衣,安靜地從士林廢河道那邊出發,慢慢往總統府前進。」在總統府前,他們第一次看到大批警力集結,拒馬橫陳,噴水車在一旁待命;隨後,群眾漸次抵達現場,聚攏了起來,警方便開始噴射強力水柱,民眾見此景況,往四面八方竄跑,管中祥也跟著拔足狂奔,過了一會,聽見群眾裡有人高喊「衝」,他也跟著衝,壓根不知發生何事。

「在前方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就有人燒起來,詹益樺引火自焚,那個畫面對我來講太震撼了!」眼見前方開始冒煙,管中祥也不管是否有危險,一股腦兒跑到前頭,近距離目睹一個人在他面前活活燒死。「這讓我覺得,群眾運動好像不是我們想像那樣子,於是開始思索,為何有人為了言論自由、為了他所認定的民主價值,而犧牲自己的生命?」

參與社運後,管中祥對媒體的想像很快就幻滅了,這也是他往後未從事新聞工作的原因。2006年前後,台灣社會運動又重新蓬勃,他認為,「這波社會運動跟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是比較不一樣的,社會運動的出現一定是來自相對剝奪感或是某種壓迫,過去大部分是屬於政治的壓迫,因為整個政治是封閉的;現在政治的壓迫其實已不存在,或是蕭條了,反而因為八〇年代後期解嚴,市場自由化、經濟自由化之後出現的一些問題所形成的壓迫,以致愈來愈多問題與環境、階級密切相關。」

《公民不冷血:新世紀台灣公民行動事件簿》在議題的選擇上,乃以是否具代表性、特殊性,以及發展過程中較具延續性與影響性為主要考量,近年備受關注的樂生院反國光石化運動皆涵納其中。管中祥說,除卻性別運動,其他各種類型的運動基本上都可置放在新自由主義的框架下去看,顯現了全球化趨勢下,各界發出的激越回聲。

「親臨現場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當你去參加的時候,你會感受到人在這環境裡面的處境是什麼。」當年,管中祥因參與社運而受益良多,甚至因深感自身知識不足,缺乏分析論述的能力而發奮讀書,如今,他會鼓勵學生,若要報考研究所,應當先去參加社會運動。

不到現場,你不曉得有什麼可能就此扭轉你的思維迴路與價值判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人當廚師、有人追蝗蟲,讓OKAPI帶你認識五位「找到一件想做的事,而且用生命去做」的人

他們有人徒步中國、有人用30年紀錄台灣環境、還有人成為業配之王,如何對抗他人的質疑全心投入一件事?他們的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49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