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進擊的OKAPI】直擊!群學出版社現場

  • 字級


出版社直擊

在這個人人最常讀的書就是臉書的時代,還是有人挺身而出開出版社,不僅在「羅塞之牆」內努力,甚至也還想著奪回「瑪利亞之牆」那樣,把一本本好書創造出來。就讓OKAPI帶著大家闖入這些各有特色的出版社,直擊他們的戰鬥現場!



直擊群學01
群學出版位在工業區的大樓,從入口電梯就很霸氣,整部機車都能牽進去(攝影/但以理)

群學出版有限公司

總編輯|劉鈐佑
同事人數|5人 + 3-4名工讀生

Q1. 來過的人,對你們家的第一個印象是?
「怎麼這麼小?我還以為群學很大間。」來者的第一印象根本無誤,從裡面看,群學很小,從外面看,群學比出版集團還大。我們做的一百多本書,本本連出版集團都只敢拿來做形象,你說群學大不大?

「這麼大怎麼都沒聽過?」唉,這不是你的錯。群學創業以來,力氣大都用在建立學術專業的品質上,所以我們在社會科學界,尤其是社會學的領域裡面很有名,外界的讀者卻不一定聽過。群學挺過了最困難的創業期,目前我們正邁向第二個階段,也就是我們嘗試要讓學術和社會互動,以社會科學為底,用人文敘事的手法,創造出讓大家很容易閱讀,同時可以更深入瞭解台灣社會的「社會書」。這種書超難做,因為大家都沒有經驗,我們只能自己摸索。社會書的路線我們已經走了好幾年了,但只有一本和超商有關的書面世。很慚愧。但後續將會有幾本出現,請期待。

直擊群學02
群學辦公室還義務提供索取與代銷反核旗、台灣農村陣線「農用」書包等物件。窗口上就掛著大大一面旗子(攝影/但以理)

自由之夏
自由之夏
Q2. 最能代表出版社精神的一本書是?
我可以說血汗超商嗎?場景不合?那就《自由之夏》好了。因為這本書,有人稱我們是「思想的軍火製造商」。這個封號是一位在社會運動界很活躍的群學譯者給的,我覺得很有趣就笑納了。其實幾乎群學的每一本書都可以代表群學的精神,我們寧願書少出也不願亂出(但這不能保證銷路!XD)。我也很注意不要被逼到以書養書的困境裡面去。所以我們的書品質相當齊整,這大概是群學粉絲願意相信群學的最主要原因,他們不用擔心品質問題,只需要考慮什麼時候買進就可以了。

直擊群學03
《自由之夏》與兩位責任編輯郭姵妤、李晏甄(攝影/但以理)

直擊群學04
當然有不可錯過的好書《血汗超商》。這個「千手觀音」聽說是群學編輯群的專長之一(!)

Q3. 最近在忙些什麼?
編輯們很忙,忙著把堆積如山的出版計劃一一砍就。我嘛也不得閑,忙著喝茶看書聊天玩臉書噗浪,同時也在思考兩岸服貿協議對台灣的影響,偶而在網路上飆髒字罵那些占盡便宜卻裝委屈、放狼狗進小老百姓家裡咬人卻裝好心說你也可以的,你可以咬回去啊的那些闇黑勝利組集團。

目前我和某位教授合編一本社會學版的「人間異語」,這其實是社會書的另一種出版法,多人論文精華改寫的方式。快而有趣,但很累人。有趣的是我們又找到另一種社會書的製造方法,可以快速揭露這個社會到處都是的暗黑勢力,給予窒息式的擁抱XD。

同事們最近忙著在消化過去選的書。為求品質,我們付出了很可怕的代價,其中一個代價是我們做書超慢,從選書到出版,每本書平均大概三年跑不掉。結果翻譯書被外國原出版社罰得哇哇叫。這不是慢工出細活,因為我們也不想慢,可是扯到品質想快也快不來。卻是,大家看群學做的書很有味道,很多學問很好的學者都樂於推薦好書給群學出版,不知不覺要出的書就多起來了。但因為近來出版生態變化太快,我們也要加快因應的腳步。

直擊群學05
〔從總編輯的座位看出去〕群學空間真的很大,前半類似倉庫的空間與後頭的辦公空間用窗簾分隔開來,空間深度直到遠遠的臨街大窗(攝影/但以理)

Q4. 對你來說,編書或者說經營出版社,最痛苦和最快樂的事分別是?

認真一點看,出版是一種媒體,做出版就是想辦法讓各種聲音跑出來,每一本書都有一種聲音。而做出版最痛苦的事是你透過書想講的話,沒有人要聽,甚至連放出噪音來干擾你也不幹,就這樣乾淨地把你忽略掉。於是你會心疼:我把一棵樹變成垃圾了。從「聲音」的角度來看,出版講求的社會影響力,當所謂的純種媒體崩頹時,身為最傳統的媒體,出版就變成文化界和學術界發聲的重要管道。這也是我們為何逐漸加強與NGO非營利團體合作,想辦法協助他們,讓各界聽到從他們嘴裡講出來的弱勢老百姓的聲音。

當然,群學還很小,幫不了什麼大忙。但群學基本上就是一個操場,我們盡力讓學術界和文化界有想法的人來到這個操場,利用我們,將他們的理念實踐出來,和這個社會產生互動。讓學術從象牙塔裡走出來,從社會的土壤中汲取力量,找到學術存在的意義,幫助我們的社會找到方向,同時,也讓無聲的社會階層站出來保護自己,共同保護我們的社會。這一切都像烏托邦,我也不知道我們能做到什麼地步,基本上,我們都是靠自己的腳走路,這是我最驕傲的一件事。但有一天,我會累,我會老,希望我的夥伴們堅持下去。這世間的存在沒有永遠不滅的,但至少我們自己知道,我們曾經這麼努力過。

我沒講到最快樂的事,是吧?平常我就覺得,做我們這種出版,賺大錢沒有,至少要讓自己快樂一點。有時我覺得我好像一直在創造些什麼,而不只是做書、出書、賣書、殺書、埋書、焚書……這讓我很容易快樂。但最近各種人為禍害在破壞整個出版生態的願景,我快樂不起來,連腳步都很沉重。這大概也會影響我的同事。我應該戒沉重才對。

Q5. 最近你們辦公室最常放哪一張專輯?或誰的歌?
同事們會用手提收錄音機放電台的古典音樂。我個人也喜歡古典音樂,尤其是貝多芬晚年寫的的弦樂四重奏。但辦公室是開放的,我不想影響同事,只在家裡聽。

Q6. 〔點歌時間〕當你在趕校對、趕進廠、找不到作者/封面設計師而焦慮時,你最常聽什麼歌?
我好像沒給這方面的壓力。同事們焦慮時大概都是回家失眠吧。


〔日常工作場景〕
直擊群學06
群學的庫存書架
直擊群學07
四周的書架上擺滿了參考書
直擊群學12
 農用書包
直擊群學13
NO NUKES!

直擊群學10
還是有幾個小小的享受與堅持:一把好椅子,和最後一代麥金塔Power Mac G5
 
〔群學的庫存書架〕
直擊群學11
庫存書架就在辦公室裡(攝影/但以理)

〔群學的紓壓小物〕
直擊群學14
躲在OKAPI書包裡的烏龜小娃娃,它有個名字叫「丹青」(攝影/但以理)

直擊群學15
但群學最強的紓壓小物是這個:譯者的女兒!(攝影/但以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發達資本主義時代下,社會底層的人有何種生活樣貌?

資本主義發展下,貧富差距逐漸拉大,某個人一餐的花費,可能就是另一人一週的生活費。而貧窮衍生出哪些問題,該如何解?看幾位作家透過閱讀找尋可能的解答。

153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