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楊海英/克服學術難關的良著──解析東突厥斯坦遭遇種族滅絕的《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

  • 字級


@圖說:中共官方將反恐列為重點後,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展開大規模的「維穩」工作。(©美聯社)中共官方將反恐列為重點後,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展開大規模的「維穩」工作。(©美聯社)

歷史學家在撰寫某民族或某地區的歷史、文化、語言和政治的時候,站在什麼立場上,基於何種根據並如何解釋,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維吾爾人的歷史亦不例外。

我從1991年起在東突厥斯坦天山和阿爾泰山進行長達三年的田野調查時,當地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正在動員其御用學者們轟轟烈烈地批判「維吾爾人三本書」。我們做為日本國國家學術振興會調查隊也被迫半強制性地參加了新疆社會科學院舉辦的討論會,親耳聆聽「批倒批臭維吾爾人三本書的憤怒聲討大會」。我們想得到中國痛恨至極的「三本反動書」,儘管當局為了批判而翻譯了這些著作,但整個東突厥斯坦找不到一本維吾爾語版和中文版。我長期以來手頭只有一本《《維吾爾人》等三本書問題討論會論文集》(馮大真主編,新疆人民出版社,1992年)來側面瞭解維吾爾人的歷史觀,直到2019年日本集廣舍用日本語出版其中的《維吾爾人》(吐爾貢.阿勒瑪斯著,東綾子譯)才一讀為快。

中國稱《維吾爾人》等三本書有以下「主要錯誤」:一是作者否認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事實,居然把維吾爾族和我國古代北方諸遊牧民族及其所建立的地方政權,說成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獨立國家」。維吾爾族是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個重要成員,它的歷史就是我們偉大祖國歷史的一部分。……二是作者無視我國歷史上民族關係發展的主流,極力渲染歷史上各民族之間相互敵視,仇殺和吞並的支流,把我國民族關係歪曲成為一部戰爭史。……三是對待我國歷史上的民族關係問題,不做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而是完全站在資產階級民族主義的立場上,去觀察和評價民族關係中的一些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馮大真主編,新疆人民出版社,1992年,2-5頁)。

中國深惡痛絕的三本「反動」書是吐爾貢.阿勒瑪斯的《維吾爾人》、《匈奴簡史》及《維吾爾古代文學》。書名表明,作者認為維吾爾人乃匈奴後裔,傳承的是流行於廣漠無邊中亞世界的口頭文學和優雅的波斯文及察哈台語文學精粹,而與漢語世界文風截然不同;獨特的文化與文明證明維吾爾是中亞民族之一,並不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一員」。歷代中國與源自蒙古高原的遊牧民族關係亦是以衝突為主;文明的衝突導致遊牧民族走向他們憧憬的西方開闢天地,匈奴如此,突厥如此,蒙古和滿洲也不是例外。

我們讀了以上的觀點後,會發現維吾爾人吐爾貢.阿勒瑪斯的視角與日本歷史學家杉山正明(《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八旗文化)和岡田英弘(《世界史的誕生》,八旗文化)以及美國「新清史」的學術觀點雷同。吐爾貢.阿勒瑪斯自1970年代起被中國關押7年,無法接觸日美「外國勢力」的著作。他的著眼點完全源自民族自身的歷史觀,也就是維吾爾全民族的共同史觀。維吾爾人的史觀與中亞各民族沒有任何衝突。所謂的三本書問題,其實就是中原漢人與長城外遊牧民族和中亞世界的歷史觀之對立。

那麼,我在此向中文讀者推薦的熊倉潤的《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又是站在何種角度上寫成的呢?從著者在書名上用了「新疆」一詞即可預測到一定的結論。他首先解釋了對中國來講的「西域」和「新的疆域」(簡稱新疆)的戰略意義,並沒有強調該地區主人翁維吾爾人的故土即「東突厥斯坦」一詞的歷史地理學深奧含義。但這並不簡單意味著者是「親華」、「媚中」學者,他是著力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已降的政策變化。分析1950年代的「反民族右派」,1960年代中蘇對峙中的維吾爾人和中亞各國各民族的關係,以及其後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的民族政策導致了維吾爾人的抗議和鬥爭。而中國從來沒有誠心對待「邊疆少數民族兄弟」,一意孤行地採納移民和屯田,集過去兩千年征服異族的暴戾於一代,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這就是當今國際社會普遍認同的種族滅絕政策。著者正是通過冷靜分析中國民族政策演變,描繪出了種族滅絕慘況之出現的原因和現狀。

@圖說:中共教育系統針對下一代維吾爾孩童的系統性洗腦更有加重趨勢,除以漢語為教育方針,現亦強化家長的約束懲戒。(©法新社)中共教育系統針對下一代維吾爾孩童的系統性洗腦更有加重趨勢,除以漢語為教育方針,現亦強化家長的約束懲戒。(©法新社)

ジェノサイド国家中国の真実

ジェノサイド国家中国の真実

著者在分析表達中國種族滅絕政策時的手法時,與當事人(即維吾爾人)不同。比如說,我與維吾爾人于田克里木共同著作的《種族滅絕的國家:中國的真相》(ジェノサイド国家—中国の真実,文藝春秋,2019年)是先詳細報告種族滅絕的現狀,即關押近百萬人的集中營,強姦維吾爾婦女,控制維吾爾婦女出生率,強行移民等;然後再基於歷史來探討中亞民族與中原漢人之間不可避免的「文明的衝突」。我們不認為中亞突厥斯坦東部是「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認同中亞民族是「中華大家庭的成員」。很簡單,所謂的「中華」即漢人從來沒有有效統治過長城以外的草原地帶。將突厥斯坦的東部並入帝國系統内的也是滿洲人和蒙古人,而並非漢人。維吾爾人與滿洲人的君臣關係,隨著大清帝國的閉幕而得以解除,接下來的是民族自決的潮流。中國的種族滅絕政策再次證明,各民族的民族自決的目標遠遠未能實現。

聰明的讀者也許發現,如果將維吾爾人一詞換為臺灣,那麼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幅「黨中央對臺政策」。亦即「臺灣自古以來是我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臺灣人民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一員」等等。如此這般的中共語言不但與歷史事實不符,而且已無法解決國際關係。任何一個「民族問題」其實都是國際關係問題。維吾爾人與中亞各民族同文同種,血肉相連的中亞各國不會無視漢人永遠推行種族滅絕政策。因此,希望包括臺灣在内的中文讀者們以後不要再使用「維吾爾族」或「滿族」、「蒙古族」等中共語言,更不要粗暴地簡略成「維族」和「蒙族」等。這與臺灣人若被稱作「臺族」的話一定不高興一樣。

一個民族的歷史,不可能也不應該當作任何別人的「一部分」來篡改。學者站在客觀的角度撰寫當代史時困難很多,而熊倉潤的著作克服了這一難關,值得一讀。

@圖說:2022年7月,習近平於12至14日再次前往新疆首府烏魯木齊考察。(©新華社)2022年7月,習近平於12至14日再次前往新疆首府烏魯木齊考察。(©新華社)

【延伸書單】

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

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

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有去無回的地方:一個維吾爾女孩在新疆「再教育營」的真實經歷

有去無回的地方:一個維吾爾女孩在新疆「再教育營」的真實經歷

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後蒙古時代與世界史的重新構圖

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後蒙古時代與世界史的重新構圖


作者簡介

1964年出生於南蒙古鄂爾多斯高原。蒙古名字俄尼斯.朝格圖,蒙譯日文名大野旭。畢業於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日本語系後,留校任助教。1989年赴日留學。修完國立民族學博物館綜合研究大學院的博士課程,獲博士(文學)學位。文化人類學專業。
現為日本靜岡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部教授。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世界難民日 難民是一種「狀態」,不是一種身分

    每年的難民數持續增加,加上近期他國戰火衝突不斷,更讓人感覺到「難民」離我們不遠。失去家國的狀態若難以想像,這幾篇文章能帶你入門,畢竟在全球脈動息息相關的今日,我們都無法排除成為難民的可能。

    2250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世界難民日 難民是一種「狀態」,不是一種身分

每年的難民數持續增加,加上近期他國戰火衝突不斷,更讓人感覺到「難民」離我們不遠。失去家國的狀態若難以想像,這幾篇文章能帶你入門,畢竟在全球脈動息息相關的今日,我們都無法排除成為難民的可能。

225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