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紀大偉讀同志文學史

【週二|台灣同志文學簡史】紀大偉:《失聲畫眉》的情境式多元情慾

  • 字級


紀大偉專欄

《失聲畫眉》從1990年面世一直到今日所引發的各種議論,不外乎是台灣本土的純良文化怎麼會跟妖冶的女同性戀情慾並存。按照一種常見的詮釋,《失聲畫眉》中歌仔戲班女子參與了「情境式同性戀」。也就是說,如果這些女子並不是在歌仔戲班這樣形同封閉的環境中討生活,她們就不會參與同性戀活動了。

類似的說法也常在許多教育界專家口中聽到:女校之中的女同性戀是情境式的,言下之意她們並不是真的同性戀,只要脫離女校就可以跟男性正常交往了。

AsiaPacifiQueer: Rethinking Genders and Sexualities
AsiaPacifiQueer: Rethinking Genders and Sexualities
我在此的重點並不是要「挑戰」這個邏輯──長久以來不少人已經對這個邏輯提出精闢的挑戰──而是要「延伸」這個邏輯。台灣戲曲專家、中研院副研究員司黛蕊(Teri Silvio)在〈Lesbianism and Taiwanese Localism in The Silent Thrush〉(〈《失聲畫眉》中的女同性戀立場與台灣本土立場〉,收錄在 《AsiapacifiQUEER》、亞太酷兒馬嘉蘭等人編,伊利諾大學出版社,2008),針對《失聲畫眉》的電影版,指出「歌仔戲班導致情境式女同性戀」的說法,不但在一方面意味本土傳統的歌仔戲讓女人變成同性戀,在另一方面也暗示同性戀女子造就了歌仔戲,也因而進而造就了福佬文化──說得白話一點,女同性戀證明了歌仔戲的力量,而歌仔戲向來被認為可以代表福佬文化的力量,所以女同志也是台灣本土文化中不可忽視的要素。

也就是說,「情境式同性戀」的說法一方面可以藉著歸咎給情境(女校、戲班等等)以便打發同性戀,在另一方面卻也可以藉著肯定情境和同性戀之間的交纏。前一種態度是要想要輕忽同性戀的,後一種則是重視同性戀的。所以我們也可以說,女同性戀是女校的特色之一,而女校是台灣(和許多國家)的教育傳統之一,所以女同性戀在國家教育中也是不可忽視的歷史資產。

情境與慾望,是互相定義的。

同時,我也想指出:情境並非只會造就單一的情慾;就算是同一個情境,也會造就出多元的情慾。回歸《失聲畫眉》的小說,不但女同性戀可以說是情境的造物(而女同性戀的存在證明了情境造就情慾的能力),多種異性戀關係也是情境的造物。人們愛說同性戀是情境的產物而不常說異性戀也是情境所造成,言下之意是同性戀是迫於環境而不得不然,彷佛忘了世間無數異性戀也是環境左右的結果

《失聲畫眉》小說版之中,陳列的情慾不但是情境式的,也是多元的。書中的多組一男一女露水鴛鴦,終究是被戲班的環境制約──並且被戲班成全。甚至書中也包含了讓人聯想到男同性戀的一組忘年之交。

書中有個次要角色,叫「大箍仔」(應指台語的「大塊頭」),是戲班中的男演員之一。(也就是說,戲班中的女人並非跟男人隔絕;有些女人就算是成天跟男人相處,也不見得會選擇男人。)在舞台上扮演奸臣的大箍仔在戲班的地位比眾女角低落,他看起來未經性事的模樣也惹來男性同儕訕笑。有一回戲班到了新竹鄉下,「店仔」(雜貨店)跟戲班紮營處之間有段距離,而大箍仔樂於幫大家跑腿到店仔買「舒跑」和「蠶豆酥」(看起來這兩種商品在1980年代的流浪藝人之間流行)。女人們訝異大箍仔怎麼這樣好心,才有人說大箍仔跟店仔的頭家(雜貨店老闆,男)很好、頭家都泡茶請大箍仔喝茶講話。

怎知他跑個腿竟然誤了戲班內的晚飯,幾個女角去雜貨店,發現大箍仔跟老闆泡茶聊天。在戲班內沒人緣的大箍仔,卻被這個四十歲的和氣親切老闆當作熱心助人、聊得來的茶友。老闆說大箍仔「忠厚老實」,這話傳回戲班,班內就開玩笑,將這評語延伸閱讀為大箍仔的性:班內男子笑他應是「老童子雞」(處男)、不懂「想查某」(不懂得想要跟女人上床)、可能連「自摸」(自慰)都不會。

大箍仔本來並不會帶來性或情感的聯想,但是他跟老闆的友誼卻讓班內人嚇了一跳。班內人不知如何解讀這個同性忘年之交(兩人應相差二十歲左右),卻馬上將之篡改為大箍仔在男女性事的無知。也就是說,大箍仔忘年同性友誼的存有,被改變為大箍仔異性性事的缺席。

後來大箍仔還是喜孜孜地去雜貨店幫忙老闆幹活:他喜歡被老闆當成朋友,「是很難得的一種感情」;老闆又招呼他喝茶,問他老家(台東)、家境、戲班薪水、婚姻狀況,還說將來嫁給大箍仔的女人會好命。

老闆的關心讓一向沒人緣的大箍仔訝異,也可能讓小說讀者納悶:為甚麼這兩個男人之間這麼多戲?

不幸戲班就要「過位」到台南(從新竹移到台南表演),兩人只能匆匆道別。但大箍仔因此心情低落,一直想要再去老闆家正式告別,未料老闆親自來戲台,送紅包和禮物給大箍仔。「大箍仔高興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而老闆「原來也是性情中人」、送禮(錶)是為了「當做是我們有緣熟識的紀念」。

因為情境,大箍仔和老闆之間發生若有似無的傾慕;也因為情境,這兩人沒機會試探進一步的發展。


 

膜
紀大偉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比較文學博士。作品曾獲聯合報文學獎中篇小說首獎與極短篇首獎等。著有短篇小說集《感官世界》、中短篇小說集《》,以及評論集《晚安巴比倫:網路世代的性慾、異議與政治閱讀》,編有文集《酷兒啟示錄:台灣QUEER論述讀本》、《酷兒狂歡節:台灣QUEER文學讀本》,並譯有小說《蜘蛛女之吻》、《分成兩半的子爵》、《樹上的男爵》、《不存在的騎士》、《蛛巢小徑》、《在荒島上遇見狄更斯》等多種。現為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