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對談】淺野一二O╳高妍:刻畫終將被遺忘的「重要事物」──漫畫《綠之歌 - 收集群風 -》

  • 字級


《綠之歌 - 收集群風 -》是由來自台灣,以插畫家、漫畫家身分活躍的高妍所繪製的作品。內容描述了在台灣出生、成長的少女「綠」,透過日本的文化與嶄新的世界相遇。在接觸音樂與文學的大學生活中,一邊感受戀愛的悸動,一邊慢慢成長的過程。

在故事中,以 HAPPY END 的歌曲〈收集群風〉、村上春樹的小說《挪威的森林》...等,做為象徵的母題並登場於漫畫裡,為「綠」人生的細節,增添斑斕的色彩。於《月刊 Comic Beam》(KADOKAWA 出版)連載,且巧妙地與 1973 年發行的細野晴臣首張個人專輯《HOSONO HOUSE》相同,是於 5 月 25 日出版。

做為單行本的發售紀念,Comic Natalie 安排了高妍與她所敬愛的漫畫家——淺野一二O,進行了一場遠端對談。淺野也曾描繪以〈收集群風〉為重要象徵的作品《錯位的青春》。而高妍分享了「要是沒有讀過《錯位的青春》,《綠之歌》也不可能會誕生」的理由,以及來自台灣的她選擇挑戰在日本的漫畫雜誌連載作品的意義。還有,淺野也分享了讓他覺得「讀完好浪費」的《綠之歌》讀後感,並透過這次的對談,說明從高妍身上獲得的刺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綠之歌 -收集群風-(台日高度矚目.新銳台灣漫畫家高妍首部長篇作品,上下冊不分售)

綠之歌 -收集群風-
(台日高度矚目.新銳台灣漫畫家高妍首部長篇作品,上下冊不分售)

《綠之歌 - 收集群風 -》故事概要
故事的主角,是一名居住在台灣的北海岸,喜愛音樂與文學的女高中生「綠」。某天,一個偶然的契機下,她與 HAPPY END 的歌曲〈收集群風〉相遇。明明是第一次聽到的歌曲,卻覺得哪裡非常熟悉——〈收集群風〉,成了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存在。時光飛逝,考上大學並開始一人居住的綠,不知為何非常不習慣大學生活。無論做什麼都很不順遂的日子不斷持續,直到有天,綠遇見了對音樂非常真摯的青年——「南峻」。
第一話、第二話全試閱 



對 談 人

作者簡介

1996年,生於台灣、台北。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沖繩縣立藝術大學繪畫專攻短期留學。現以插畫家、漫畫家身分在台灣、日本發表作品。2020年受邀為村上春樹《棄貓》繪製封面與內頁插畫,並以台灣館參展漫畫家身分參與國際安古蘭漫畫節。2021年5月起於日本漫畫雜誌《月刊 Comic Beam》初次連載作品《綠之歌》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
OKAPI專訪:到不了的地方,就用創作吧!──漫畫家高妍與搖滾大師細野晴臣的相遇

作者簡介

1980 年 9 月 22 日生於茨城縣。1998年於《Big Comic Spirits 増刊Manpuku!》(小學館)出道。2002 年起在《月刊 Sunday GX》(小學館)上連載《多美好的人生》。代表作有《晚安,布布》、《零落》…等,且《SOLANIN》《錯位的青春》被翻拍為真人電影。2014 年至 2022 年 2 月,在《週刊 Big Comic Spirits》(小學館)上連載《惡魔的破壞》,並獲選為第 66 屆小學館漫畫獎一般向部門優秀賞,以及第 25 屆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漫畫部門優秀賞。2022 年,宣布《惡魔的破壞》動畫化消息。
Twitter:浅野いにお/Inio Asano (@asano_inio)


「捨不得讀完」的作品

高妍 非常感謝今天在百忙之中,還抽空參與本次的對談。

淺野一二O 沒這回事,我也很期待跟妳談話。話雖如此,這並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對吧?

 是的。2020 年,曾在法國的國際安古蘭漫畫節與淺野先生見過一面。當時你對我說:「只要持續畫漫畫,未來一定還會再相見。」讓我非常地開心……。甚至覺得正是因為有這句話的勉勵,我才能一路努力至今。

淺野 我一直覺得,像做我們這種職業的人,只要持續創作,將來一定能在什麼地方再次相遇的──我想這和妳在《綠之歌》描繪的主題也有共通的地方。還有,即使不透過語言,在某種意義上,漫畫家們不也是一直透過作品在相互交流嗎?事實上,當《綠之歌》在《Comic Beam》上連載時,我就十分關注了;這次集結成單行本後又重新讀了一次,讓我再次確信這真的是一部非常棒的作品。妳先前就以插畫家的身分十分活躍了,畫技自然是不用說,但最重要的是妳筆下的角色有如真實活著一般生動,這點正是做為漫畫最有魅力的地方吧。我一邊想著「真是捨不得讀完啊」,一邊一頁一頁地仔細品味,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綠之歌》主角是面臨大學考試的綠,某天她以忘了帶作業為由,蹺課去海邊。
©Gao Yan 2022 /KADOKAWA CORPORATION

 能被如此尊敬的淺野先生這麼說……感激到好像快哭了。

淺野 這並不是客套話,我認為《綠之歌》真的是有這般強度的作品。甚至讓我不必要地擔心起:「出道作就畫出了這麼高完成度的作品,下一部作品該怎麼辦呢?」
雖然是運用「年紀較輕的主角受到年長男性的吸引」這樣簡單明瞭的愛情故事架構,但拆解劇情後,會發現構成其實相當複雜。這種做為創作者的態度也讓我相當感動。此外,這部作品也讓我重新體悟了「享受小說、音樂、漫畫」是怎麼一回事,以及這些作品並不只是單純的虛構,而是會對現實世界與人生帶來重大影響的。這一點也非常棒。

 我在高中時,第一次閱讀了台灣版的《晚安,布布》,從那之後,就一直是淺野先生的書迷。會對這本書感興趣,其實是被主角「布布」乍看之下可愛的外型所吸引。但實際上讀過之後,才發現這真的是一部很可怕的漫畫呢(笑)。在受到衝擊的同時,也感動於「原來漫畫還能這樣表現啊!」
那之後,我就開始學習日文,讀懂了更多淺野先生的作品。《錯位的青春》正是我當時所讀的漫畫之一。這部作品,可說一讀就令我著迷。會知道〈收集群風〉,也是多虧了這部漫畫。此後,〈收集群風〉成了我心中非常重要的存在,也成了《綠之歌》的原型——在同名獨立刊物的短篇版本裡,表述主角內心面的象徵之一。也因為這個契機,我實際上與松本(隆)先生、細野(晴臣)先生產生了聯繫,甚至如今能在這裡與淺野先生對談……我深切感受到有持續畫漫畫,真是太好了。
對了,淺野先生是出自於什麼理由,在《錯位的青春》中引用〈收集群風〉這首歌的歌詞呢?
晚安,布布 1 (電子書)

晚安,布布 1 (電子書)

(限)錯位的青春 1 (電子書)

錯位的青春 1 (電子書)

\ HAPPY END樂團的〈收集群風〉/

淺野 其實在發想的階段時原本是想要使用國外的知名歌曲,但海外歌曲的引用在權利關係上比較難處理……。所以才重新思考,如果是「日本搖滾樂」的話哪一首歌比較好……最終覺得〈收集群風〉最合適。總之,因為漫畫沒辦法表現真正的「聲音」,所以不能是太過小眾的,而是一定程度上多數人都聽過的歌曲。
此外,為了象徵故事裡帶點「愛裝成熟」個性的女孩內心,比起時下流行的歌曲,稍微上一個世代聽的歌或許會更好。妳也知道的,〈收集群風〉以搖滾樂來說是比較慢節奏的曲子,但我刻意將它的歌詞組合在相當激烈的暴風雨場面上,最後營造出了相當有趣的效果,這點我滿引以為傲的。

 確實,如果是激烈的場面搭配激烈的歌曲,反而會顯得普通。〈收集群風〉與暴風雨的組合,是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場景。或許也因為太過深刻了吧,〈收集群風〉在我耳裡並非一首輕快的歌,而是十分寂寞、悲傷的曲子。

淺野 另外,那場激烈的暴風雨場景也可說是帶有 MV 感的。我特別在分鏡上一格一格的畫格下了苦心,讓讀者實際一邊播放〈收集群風〉一邊讀也不會有違和感。如果有機會還請以這個方式再讀一次看看。


改變對自己作品的愛感到停滯不前的狀況

淺野 換個話題,讓妳不只想要畫插畫,而也想要畫漫畫,是有什麼契機嗎?

 我從十幾歲時就一直很想畫漫畫了,但卻遲遲沒有機會下手。我在大學時期,曾有一段時間到沖繩留學。當時,我與《錯位的青春》相對意義上不同的兩個重要作品相遇了——那分別是岡崎京子的《我很好》,以及近藤洋子的《見晴らしガ丘にて / 在遼闊之丘上》。尤其是後者,當我知道那是近藤小姐 27 至 28 歲時所繪製的作品時,嚇了一跳。當時 22 歲的我強烈感受到,如果我想畫出不亞於這個作品的創作的話,現在就必須要開始埋首鑽研漫畫了。因此不僅是插畫,我也開始認真地畫起了漫畫。

我很好

我很好

見晴らしガ丘にて見晴らしガ丘にて


淺野
 「我也想畫出這樣的作品」這種心情真的非常重要呢,尤其是在年輕的時候。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後來,2019 年又有了去日本的機會,當時我與一些在日本從事出版業相關的人士相遇,也一點一點地接起了來自日本的插畫工作。在那之後,我就接到了來自《Comic Beam》的清水先生的聯繫,邀請我在我非常憧憬的漫畫雜誌上連載,並以我剛剛提到的短篇版本《綠之歌》做為基礎,開始連載起《綠之歌 - 收集群風 -》這部作品。

淺野 原來如此。順帶一問,為什麼是選擇先在日本發表這部漫畫,而不是台灣呢?

 關於這件事,其實是與《綠之歌》裡也有提及的台灣導演——楊德昌有很大的關係。譬如他的遺作《一一》,是一部在 2000 年上映於世界各地的電影。但其實至 2017 年為止,這部片都從未在導演的故鄉,也就是台灣上映過。我聽說,這其實是出自於楊德昌導演自己的決定。2000 年當時,在台灣的主流電影無論好壞,都是以娛樂性較強的「賀歲片」為主。
這也是不打算拍這樣類型電影的楊德昌,表現出的強烈自覺。簡而言之,正因為對自己的作品有強烈的愛,能力所及的範圍內,也希望能把這份情緒傳遞給觀者。為了達成這個目的,無論如何必須先在國外製作作品,並獲得肯定。或許,這就是台灣的現況。


《綠之歌》男主角「南峻」,名字來自楊德昌電影《一一》男主角(吳念真飾演)。
©Gao Yan 2022 /KADOKAWA CORPORATION

淺野 這種想要好好珍視自己作品的心情,從妳的漫畫裡也能強烈感受到。我想正因為如此,也才能珍視其他人所做的作品吧。

 當然,把自己跟楊德昌相提並論是非常不自量力的。但正因為我也是深愛著台灣的創作者,才特意想從別的國家出發。雖然有些繞遠路,但以結果論,這使我的作品更確實地傳遞到了自己國家的人們手中。事實上,在插畫的方面,我因為在 2020 年時繪製了村上春樹的書籍(《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是》),隨後在台灣類似的工作邀約也接二連三地來。或許,在國外先得到了一些評價,以現階段的台灣來說是十分重要的。當然對此我並不是感到悲觀,而是深信這是可以被改變的狀態。

棄貓 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

棄貓 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

淺野 這麼說來,我過去也曾到台灣舉辦簽名會。當時確實親身感受到,不僅限於漫畫這個領域,台灣正處於一個吸收各種外來文化的時期。但我想,接下來應該會陸續出現許多像妳這樣的創作者。
像日本戰後的漫畫,不也是一路受到歐美文化影響一路發展至今,才成長為一個受到世界認可的獨立類別嗎?我反而擔心接下來的日本漫畫,會不會在飽和狀態後,開始慢慢萎縮……。所以我想這並不是說日本比較先進、台灣比較緩慢,而應該說就某種意義上,妳正在一個非常有趣的狀態之下畫著漫畫。


希望一邊對照自己的人生一邊閱讀的作品

淺野 如同妳前面有提到的,《綠之歌》這部作品是以先前獨立出版的短篇作品為基底。那獨立版的情節,是如何運用融入進這次的上、下集單行本之中呢?

 雖然《綠之歌》是以獨立出版的短篇做為基底,但並非具體地把這一部分的場景融入到上、下兩集的單行本當中,而是以短篇所描繪的「本質」為基礎,重新構成了超過 500 頁的故事。我個人認為,32 頁的短篇版就像是「電影預告片」,而如今上、下兩集的單行本,則是「電影正片」的感覺。
在繪製獨立刊物版時,我的人生中已經發生且存在著「綠之歌」這個故事了。我當時就想以漫畫繪製與傳達這個故事,只是礙於能力不足,僅僅完成 32 頁的漫畫就已經使出當時的渾身解術了。隨著時間與經驗的累積,如今的我終於能把當時想描繪,卻描繪不出來的故事發表成冊。

淺野 在「後記」中也有提到,女主角為了買 HAPPY END 的《風街浪漫》專輯而前往日本的情節,似乎也是妳的實際經歷,對嗎?


小綠為了尋找 HAPPY END 的《風街浪漫》專輯而來到東京的唱片行。
©Gao Yan 2022 /KADOKAWA CORPORATION


 對,其實包含這之外的場面,都深深地反映了我的真實經驗。無論插畫或漫畫,我創作根底都是來自我日常所記錄的「日記」。因為我都是以過去日記的內容做為創作的發想,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我的漫畫都是帶有「私小說」性質的作品。反覆閱讀著日記,想著如今因為疫情無法出國去玩,「那段旅行」竟成了如此奢侈的經驗呢。

淺野 《綠之歌》描繪的幾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面,正是因為基於「真實體驗」才能有這樣的說服力吧。當然漫畫本就是虛構的,全都是憑空想像的也沒關係,也確實有許多作者是這麼做的。但我時常透過作品觀察創作者,所以很開心今天實際跟妳談話後,驗證了妳確實是和作品有強烈連結的作者。

 雖然未來會變成怎樣還不確定,但現階段,我盡可能想做到的就是不要對讀者與作品說謊。投射自己的思考,與自己所喜愛的事物,就是我認為最好傳遞自己心情的做法。只是,我不希望讀者客觀地認為那是「他人的故事」,或是「外國的年輕人的經歷」,而是可以對照著現今「居住在日本的自己的人生」,來閱讀這本書。能這樣的話,我會非常開心。


把終將被遺忘的「重要事物」刻畫進作品

 話又要說回剛剛說過的話題……其實今天的對談,我最想告訴淺野先生的事情是:如果沒有《錯位的青春》,《綠之歌》也不可能會存在。
更進一步說,若沒有 HAPPY END,細野晴臣若沒有來台灣舉辦演唱會,村上春樹若沒寫《挪威的森林》、楊德昌若沒有拍電影……,只要有任何一件事沒有發生,我都不可能會畫出這本漫畫。
這並不是來我自身產出的力量,而是從過去偉大的人們身上獲取這些力量。最終,《綠之歌》才能有如今在日本、台灣同步發售的成果,讓我再次體悟到「持續閱讀」、「持續創作」的力量。


那時正準備大學考試的小綠蹺課到海邊聽歌,她在這裡遇見一個男子的憂傷背影,自此為之牽繫。
©Gao Yan 2022 /KADOKAWA CORPORATION

 

淺野 能聽到妳這麼說,也讓我有了衝勁。老實說,最近的我對漫畫的熱情變得越來越少……說變得越來越少或許誇張了點,但和剛出道的時候相比,能量確實下降許多。特別是畫完《SORANIN》後的那幾年,本該是十分熱愛的「畫漫畫」,也變得令我感到痛苦。但即使如此,我也只有畫漫畫這條路能走。所以接下來的課題,應該就是要如何在不勉強的狀況下,盡量延長做為創作者的壽命吧。確實,就像妳說的,只要不斷創作,就可能因此與重要的人與事物邂逅。所以「無論如何,只能繼續畫下去了」,是我最近的心境。

SOLANIN (1) (電子書)

SOLANIN (1) (電子書)

SOLANIN 2(完)

SOLANIN 2(完)

 我是在高中時讀了《SORANIN》,且永遠記得故事的後半段是一邊哭一邊讀完的。對於當時僅是高中生,且對任何事物都抱持新鮮與熱忱的我而言,深深體悟到這本漫畫的真誠與直白,才會有這般強烈的感動吧。
我本身,也隨著時間的變化慢慢淡忘了 十幾歲時感受音樂、小說,與生活中微小細節帶來的感動。譬如,《綠之歌》中所描繪那種初戀、怦然心動的感覺,我也忘得差不多了(笑)。當然,這也是「成為大人」的一環,並不是件壞事。但我認為,《綠之歌》正是刻畫了這些「年輕時經驗過,但終將被遺忘的重要事物」的作品。


因為能一起聊音樂,綠與南峻逐漸拉近了距離。
©Gao Yan 2022 /KADOKAWA CORPORATION

淺野 我覺得這樣很好,而且我認為這正是年輕創作者最大的優勢。然後,剛剛我雖然提到日本的漫畫將來或許有可能漸漸萎縮,但我認為妳絕對具備能夠突破這種狀況的人才,所以很希望妳在二十幾歲時盡量挑戰更多的事物。除了「漫畫」和「插畫」之外,妳甚至或許連「台灣」或「日本」這樣的問題都不必太在意。因為我認為妳是能夠在更寬廣的場域競爭的人。
我也會盡我所能,向前追求現今這個年紀的自己才能描繪出的世界。這是因為《綠之歌》讓我了解到,漫畫還有更多的可能性。


※文章授權出處:Comic Natalie

 高妍首部長篇作品 
綠之歌 -收集群風-(台日高度矚目.新銳台灣漫畫家高妍首部長篇作品,上下冊不分售)

綠之歌 -收集群風-(台日高度矚目.新銳台灣漫畫家高妍首部長篇作品,上下冊不分售)



綠之歌 -收集群風-(上/下)【獨家收錄作者手繪作品乙幅】 (電子書)

綠之歌 -收集群風-(上/下)【獨家收錄作者手繪作品乙幅】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如何告訴孩子,人生成就無關性別?

    需要讓性別發展更自由、讓平權成為事實。最根本的,是讓男孩及女孩從小知道,夢想無關性別,能力也無關性別,這樣的認知來自學習楷模的存在與否(可以是樂於工作的母親、可以是各領域的傑出女性),當然也來包括孩子們讀到、看到的文化產物對性別的刻劃。五篇文章,帶你重新思考成長過程中的各種性別謬誤。

    1866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如何告訴孩子,人生成就無關性別?

需要讓性別發展更自由、讓平權成為事實。最根本的,是讓男孩及女孩從小知道,夢想無關性別,能力也無關性別,這樣的認知來自學習楷模的存在與否(可以是樂於工作的母親、可以是各領域的傑出女性),當然也來包括孩子們讀到、看到的文化產物對性別的刻劃。五篇文章,帶你重新思考成長過程中的各種性別謬誤。

186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