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好設計】中文書:朱利安.拔恩斯《回憶的餘燼》設計概念

  • 字級


回憶的餘燼-1
裝幀設計/蔡南昇(攝影/但以理)

回憶的餘燼
回憶的餘燼
也許有人到現在仍認為,書的設計應該會給設計者很充足的時間好好閱讀、發想,實驗各種形式來與編輯討論,找出最理想的一種樣子。實際上並非如此,書籍出版常會很多意外的流程狀況導致時間變少,《回憶的餘燼》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

臨時接到發稿的同時,每週正固定開會討論《人妻日記》。另外也進行除了小說、散文、科幻、社科、商管……等等不同類別的案子;設計師的日常生活真相是,一天內要切換多次不同的情境。我其實早已習慣也不會視為壓力,反而當成書設計的樂趣之一。

所以當編輯打電話來邀稿時,開門見山地說製作時間很短,我還是有種「應該可以幫到忙」的信心,這小說的加入反而更能平衡我日常情境的切換(我不希望自己太固定做某一種風格)。當然,編輯對作品的把關不會因此打折。這時候考量的,就是如何以最有效率的設計語言達到彼此要求。

如何有效率?我每次都有新的體悟。以前我總認為要盡我所能做出最美的稿子,「美」最重要。後來覺得不常是這樣,出版社對書的方向與包裝,不一定與我的詮釋相同。「更大眾一些?或更冷僻一點?角色說的話、做的事與其他書有什麼不同?」「不要美,只要怪?」「請再俗艷一點。」我很在意跟編輯討論的過程,不同的線索造就不同雅俗的封面,我總是直接問他們:「你們想包裝成什麼樣子?」請用最直接的語言告訴我。我的設計風格不是悶著頭的藝術創作,往往是咀嚼彼此溝通過程的產物。

希望上面的說明,能讓沒接觸過這領域的讀者們能更了解這工作在做什麼。

再回到《回憶的餘燼》的設計,編輯和設計兩者方向難得同調,希望捨棄具象圖片,以簡潔雅緻的方式表現書的文學性,我鬆了一口氣。因為常態反而是出版社考量文學書可能賣不動,想做得更大眾化一點;但熱鬧的東西實在太多,我都要麻痺了。

決定以小說裡「被燒掉的關鍵書信」來發展。因為概念簡單易懂,就用紙試燒組合、以手沾碳粉隨意塗抹,企圖在抽象與大眾化的視覺印象中取一個平衡(是啊,不需要做到連讀者都看不懂),限量版書衣下方挖了小孔,可以看到內封上另外做了那封被燒去的信,「來自過去的信,告訴我當年從未了解的真相。」我盡量用大眾能理解的語言表達出設計的概念。

回憶的餘燼-4
從「被燒掉的書信」發想,先試燒紙張、塗抹碳粉,並於書衣挖洞,組成主視覺

回憶的餘燼-5
內封印有焚燒過書信的圖像,搭配書衣營造層次感(攝影/但以理)

書名燙了霧黑,相對於金黑的醒目,霧黑是你拿在手上細看、並用手摸才能感受到的質感。我常想,書的內容本身就承載重量,有時候設計的角色就是不要多話,靜靜的陪襯,這樣就好。

回憶的餘燼-2
中英文書名字燙霧黑,低調內斂(攝影/但以理)

回憶的餘燼-3
紙張焚燒的視覺圖像延伸至書衣背面(攝影/但以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男友無預警分手的羅曼史作家琪琪,能用商管行銷概念挽回愛人的心嗎?

有人說情場如戰場,也有人說商場如戰場,如果A=B、B=C,那A就等於C,也就是情場如商場,我們讀了這麼多的兩性書感情書婚姻書、自我成長書、靈性成長書、拜兩百次的霞海城隍廟月老。但也許我們一直以來都問錯問題,找錯對象呢?如果情場是一場可以控制風險的活動呢?我們可以用商場的行銷技巧來行銷自己嗎?

41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