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跟德永英明談一場昭和氣味的愛情吧!

  • 字級


米果專欄
 
分手了;被劈腿了;明明很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看著她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臂,從對街走過……
看著他收拾好行李,從兩人居住的小屋子離開……
黃昏夕照猶如滾燙的淚水,接下來,該如何收拾?

找人去痛扁他一頓吧……
把親密裸照公佈出來吧……
在網路散播對方是負心漢或是絕情女的真相吧……
打電話去週刊爆料吧……
拿刀子去復仇,最後同歸於盡吧……

住手啊,笨蛋!這種蠢事就好像拉肚子的時候卻塞軟便劑一樣越來越糟,最後可是要坐牢的啊,寶貝!

不就是失戀後的第一個聖誕節特別痛苦嘛,頂多是失戀後的第一個情人節特別難過,若又重新找到心愛的人,那些分手的、劈腿的、說什麼明明很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搞淒美的、搞悲壯的前男友前女友們,全部都進入忠烈祠了。

德永英明 / 懷戀男聲【初回限定B盤】
德永英明 / 懷戀男聲【初回限定B盤】
讓那些沒有結果的戀情變成淒美回憶的最好方法,就是來聽德永英明的《Vintage》,那些昭和年代的名曲,關於美好的戀情,甜美的戀情,危險的戀情,以及戀情結束之後,如何優雅的、安靜的、悲涼的、人畜無害的抽身,把那些因為殘缺而顯得珍貴的情緒,如男子漢那樣坦蕩蕩的塞進抽屜裡,在一個人的小酒館,聽著小酒館留聲機播放的黑膠唱片,愛情啊,戀人啊,乾杯吧,所有的痛苦,吞進肚子裡,人啊,原本就可以很堅強的啊!

最好是穿著黑色風衣,領口起碼要拉到遮住半張臉的高度,來到港邊的小酒館,空氣之中,有海水的鹹味,一個手臂刺青的水手,擦身而過。

跟吧台點一杯酒,倘若想要嘆氣那也無妨。酒館除了留聲機,可能還有個小樂團,薩克斯風,鋼琴,吉他,貝斯,靠近小舞台角落,還有個爵士鼓手,鼓手看起來好滄桑,可能失戀過五十次,或更多。

吉他手最好一邊撥弦一邊跟著節奏緩緩甩頭與皺眉,眉心刻出深深的紋,好像什麼委屈都可以吞忍下來。主唱一定坐在高腳椅,一腳彎曲一腳伸直,要不然就戴著墨鏡,麥克風是老派的那種尺寸,歌聲有點沙啞是最好了,一開口就能擊中胸口最脆弱的那個點,那就叫義氣。

「夜晚綻放的霓虹是虛偽之花,夜晚飛舞的蝴蝶是虛偽之花,將虛偽當作小菜下酒……」「我不是積極向前的人,也不是消極負面的人,如果偷偷看我,就看到一張哭泣的臉……」
〈夢は夜ひらく〉
「一醉就會悲傷的酒,喝了會哭泣也是因為愛情啊……」
〈悲しい酒〉
「我不是因為愛喝酒才來的,我是怕一個人回家時,打開門,而你不在……」
〈酒場にて〉
「被你討厭到這種程度,真令人不敢置信,愛已消失的此刻,如同佈滿灰塵的人偶,曾被愛過,然後被拋棄,在房間被遺忘的一角……」
〈人形の家〉

總是這樣的老派,才讓悲傷顯得深刻。這時候會想起櫻桃小丸子的爺爺友藏,被孫女拒絕的時候,也是穿著大衣,走在涼風颼颼的街上,落葉伴隨涼意,只能獨自寫個俳句來療傷,這是勇氣啊,男子漢氣魄!

悲傷的抒情的歌,已經唱過一輪,一直惆悵喝酒也不行,偶爾有快歌,來點恰恰或阿哥哥,站起來扭一扭,愛情又來了,那就去YOKOHAMA,看著港邊藍色的街燈,牽手走著,像搖晃的小船,晃來晃去,你喜歡的煙草味……

要不然就去橫濱港的伊勢佐木町散步,熱戀的時候有藍調,失戀的時候也有傷心的Blues,一再失戀那也沒必要哀怨,就再去一趟港邊的小酒館,可能小舞台只剩下深夜的吉他手默默彈奏,「就別理他了呀,同是天涯淪落人,大家都孤獨又難受,默默地直到天明,彈奏吉他吧……」〈真夜中のギター〉

德永英明的聲音,空氣感的一字一句,好像湊在耳邊,有歲月的滄桑,有體恤的溫度,對著妳一個人耳語,「沒事了,我都知道……」

然後你驚覺自己根本不在橫濱那個充滿昭和風味的小酒館,沒有吉他手也沒有爵士鼓,主唱的身後更沒有唱著「哇哇哇」的和聲三人組,可是你手上拿著CD,德永英明穿著黑色高領毛衣,黑色西裝,黑色西褲,坐在紅色亮皮沙發上,恰到好處的鬍渣,看著妳,唱了最後一首歌,「幸福在白雲的頂端,幸福在天空的頂端,即使是孤單一個人,只要抬起頭,往前走,眼淚就不會掉下來……」〈上を向いて歩こう〉

老派約會之必要
老派約會之必要
這世間真的需要類似這種勇於面對戀情的男子漢氣魄呢,昭和歌謠果然充滿重生的勇氣與淒美的魅力,如果可以一邊聽著德永英明,一邊讀著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應該很匹配,要不然就把書櫃上面已經蒙上灰塵的柴門文《東京愛情故事》找出來,赤名莉香就算沒有跟完治在一起,還是亮閃閃啊!

老派的愛情是把甜蜜寫進心頭的,老派的失戀是把委屈吞進肚子的,那麼,就跟德永英明的《Vintage》來一場昭和氣味的戀愛,可能是合身的花襯衫,可能是有點寬的小喇叭褲,最好有橘子蘇打水或香蕉船或草莓聖代,倘若真的想喝酒,可別逞強開車,趁著一點點醉意,從小酒館走路回家吧!




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最新作品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992 2